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45)

“下面我们把纳威的药试在这只蟾蜍身上。”药水的颜色早已经从不详的橙色转化成正确的鲜绿色。
斯内普慢慢的走过去,每一声脚步声,仿佛都踩在了纳威的心上。他俯下身子,透过纳威的肩膀看正确的药水,心满意足的感受到底下抖若筛糠的肩膀。
那威,冷汗一身接一身的往外冒,列奥,哈利,罗恩他们偷偷的向他竖起大拇指,用口型夸张的比划出:“你很棒。”
用了前人的脑子和手段之后,格兰杰小姐做的还行。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挑剔的用两根手指提起勺子,舀了一勺药水出来,在半空中,倒下去,让,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对智慧——特指赫敏格兰杰小姐的智慧——更加印象深刻,哪怕以他的眼光来看,赫敏格兰杰根本没有这玩意儿。
但是斯莱特林学院里,就连这玩意儿都稀少。学院里,不喜欢下苦功夫,热爱享乐,以与其他学院起冲突为荣,以破坏为荣,这种人比比皆是。就算去年被退学的那一个,在退学之前,在学院里也是一呼百应。斯内普教授百无聊赖的想,可是一旦这些小蠢东西走出去,就会付出昂贵的代价,知道何可为何不可为了。
这么想着,也没有妨碍他拎起来福放在手里,加了两滴纳威的药水。
伴随着一声“呱”,在一阵灰蓝色雾气之后,一只蝌蚪在他的手上扭动。他马上配合的挤了一个像是生吞柠檬一般的脸色,从袍子里掏出一瓶药水,滴了一滴在蝌蚪身上。蝌蚪扭了扭身子,又回来了,变成了蟾蜍。
格兰芬多院马上响起了掌声。
“都告诉你别帮他了,赫敏格兰杰小姐。”他在格兰芬多院的掌声中这么说:“格兰芬多扣五分。”
斯莱特林们以马尔福和潘西为首,从一开始看戏的容光焕发,到没看成戏却被看戏的如丧考妣,再到最后的趾高气昂,也不过短短十分钟。还有几个小家族的孩子,看起来眼神飘忽不定,不太忍心看这只蟾蜍的下场。
真蠢呢,傻孩子们,难道我不能帮他吗?目的只在于树立一种,黑魔王所代表的斯莱特林必须会失败,而格兰芬多所代表的凤凰社必须胜利,这是一个政治的游戏,而我从不失手。斯内普看着斯莱特林们的样子,其实内心也很愉悦。天之骄子,连这点打击也承受不住的天之骄子。
魔药课后,他们五个人坐在空教室里,罗恩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最后的那五分:“看在梅林的面子上,赫敏你为什么不说是纳威自己改的,那是五分哎!斯内普那个老蝙蝠。”
话题的主人公,今天也为他所做的事情,心满意足。不是吗?扣到了分,发泄了情绪,还成功的表演出了格兰芬多必胜的情怀,还有什么比这样一个演员更合适的?
就是可惜了,罗恩韦斯莱现在既不是魁地奇球员,也不在魔药课上出太大的事情,还不和哈利一组,他要是和哈利波特一组,我还能挑点刺儿出来,但现在他和列奥一组,我根本找不出来什么问题,不然的话,真的让他试一试我的手段。他第一年就因为下了一盘棋,获得了200分,这200分让我耿耿于怀呀。
17年前,西里斯布莱克诱骗了我去尖叫棚屋找狼人,那个时候,校方对于这么大的事情——杀人未遂——的处理,也是200分,我的一条命恰好有如格兰芬多下赢了一盘棋,这真是个有趣的巧合。
下一步就是盯住了罗恩韦斯莱来了。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说服校长呢?
西弗勒斯斯内普想了一下子,用院长联系校长的特殊方法联系到了阿不思:“校长先生,我希望能够盯罗恩韦斯莱,一来是彼得佩德鲁选择了潜伏在凤凰社出了名忠诚的家族,我担心,他还会选择再次潜入回来。二来哈利波特可以说和罗恩韦斯莱是形影不离的好伙伴,他唯一不和罗恩韦斯莱在的时候还和我在一起学习新知识,盯住了罗恩韦斯莱,就相当于把哈利波特的安全也掌控在手心。”
“好的,我希望你小心一点,别被发现了。”
@A-zine行竹  @透明小鱼渣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溟翎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