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我觉得青柑师傅已经过世了

我觉得青柑师傅已经过世了。
看过《怎样写出好故事》一本书,它说剧情要紧凑,最经典的就是死亡。死亡是每个人人生不可避免又极力避免的东西,所以人们都有共鸣。
张奶奶七拼八凑说的一段话,让我们对陈年往事有了个大概了解。可是以那个人的小心眼来说真的只是废了青柑一只手就能放人吗?
我对皮皮的文了解不多,《残次品》《默读》我都读了,并且有些记忆。
《残次品》里,林静恒拥有一个陆信,最后陆信身死,但是他的精神和对第八星系的热爱传递给林静恒,最终促成60见面。
《默读》里,陶然和骆闻舟拥有老杨,老杨身死,他“要为受害人讨公道”的精神使得罪恶最终浮出水面。
可以说,以我对皮皮最近的文的理解,事情的开端都是始于主要人物对一个已逝人物的某种精神的传递。
青柑每天看起来像是混日子,但是她轻描淡写就能指导小刘的英语,有人曾经给过她一段好时光,让她可以好好学习,后来怎么成了这样?
因为当年青柑日天日地,让自己过了瘾,结果后来——原话怎么说的大家可以告诉我——大意是后来没机会了?
小刘还抱怨青柑骗他,说各种奖学金都能解决问题,青柑的手我也不知道,但是能拿筷子应该就能拿笔,看样子也没有其他问题。
但是“没机会”会是怎样的情况?真的不是师傅想办法给她抵命了吗?
胡说一气,有不同意见大家来讨论呀。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