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43)

“你的现代英语学的怎么样?”
“别取笑我,赫尔,你知道我只要在麻瓜界都要用翻译咒语。时间太少了,今天要给英国巫师界解决烂摊子,明天德国的又来了,每一个问题,都像是雨后的蘑菇一样层出不穷。我要是稍微借助一下英国魔法界的力量,还要仔细又谨慎,既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又要说服他们给些支持。”
“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叹了口气,后悔自己的告白。萨尔看起来很累,要是在霍格沃茨,在不被另外两个挚友知情时小心翼翼地远离一个告白失败的前挚友,他就要更累。
“我们为什么还是不能离开霍格沃茨?我都期待霍格莫德很久了。”
萨拉查刚要开口,罗伊娜就叹息着拍拍他:“我懂。”我只是沮丧到发泄情绪。
“我还要去欧洲其他地方看看,但你们放心,还有最后二十杯魔药,只要到了学期末,我请你们去我儿子家玩。”
霍格沃茨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你永远不知道它有多少密道,走廊和楼梯,以及他们都通到哪里。
赫敏小心地溜进扫帚间,拿出魔杖,说了一大堆卢恩语,最后才是一个能懂的咒语“性别显现!”
她是女贝塔。
赫敏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说不上这种结果是好是不好,更像是,一个长长的马拉松,跑着跑着,到了尽头之后瘫在地上一样。
她打开手册,上面清晰的写着,作为一个女性贝塔,远不如女性欧米茄一样善于生育,所以要学会讨好,耐心的去取悦你的丈夫……
凑巧她没有一个女性贝塔具有的特质。
我是不是生错了性别?书本是不会有错误的。
她一遍遍的挥舞起魔杖,又一次次的收到同一个答复。
那要是我认为书上的是正确,我应不应该坚持着改变我自己,让自己合乎情理?
格兰芬多无所畏惧。
她被突然出现的黑猫吓了一跳。当她看清这只猫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
“是你呀,巴斯特。”是那只帮着克鲁克山给小天狼星脱罪的黑猫。
“你不是一天到晚的绕着伊丽莎转吗?怎么跟我到这儿来了?”赫敏宠爱地揉着它的毛发,猫咪舒服的咕噜咕噜叫。
即使这样,它也没有忘记自己本该有的的矜持,它端坐着,任由着另一个铲屎官的手给它揉毛。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问问阿德,他为什么,觉得男性欧米茄会……”赫敏沉浸在对阿德里安的思念中,轻轻的抚摸了两下巴斯特,并不再像刚才那样温柔又热切的对待巴斯特了。
也因此错过了这个景象:巴斯特嘴角上扬,特别像一个邪恶的坏笑;眼睛稍微瞪大,如果猫有眉毛,那就是斯莱特林标准的“抬高一边眉毛表示惊讶”的表情。
赫敏抽出了阿德里安给她的双面镜。
黑猫的毛整个炸开,急匆匆的窜了出去。
阳光总有照不到的地方。
阴影里,一群“嘶嘶”声此起彼伏。“双面镜真漂亮。”“那是我们的东西。”“狗屁的宝石是个假货。”“和那个东西一样,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流着我们一半的血,也无法阻止它是个噩梦。”“我们可以多跟赫敏那个小东西接触一下。”“她很聪明,我们还是谨慎一些好,她没有被逼到边缘的时候,我们不要接触,越接触越危险。”
“我隔着双面镜看到了他,他真好看,是我梦想的样子。”
有肖像过来,声音立刻像是投入大海的一滴墨汁一样没了踪迹。
“喵——”巴斯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跃而起窜到平台上,蹲坐着享受阳光,直到一个小姑娘给他擦干净了平台,才矜持地一点头,熟练地变成了一滩猫。
“这是伊莉莎的猫吧。”
“是啊,从来都这么矜持和骄傲,我怀疑要是猫能分院,它注定得去斯莱特林。是不是啊,小猫猫?”
巴斯特不理会他们。
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内普,他已经有两个可以下手的人了。
“别要的太多,逐二兔不得一兔。”
@透明小鱼渣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也是喜欢狮蛇的,我忘了圈⭕
太久没有更新,我重新把26到42章梳理了一遍,才明白我曾经埋下过很多根线,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些线都给写明白了才行,然后我现在就举步维艰。
有时候我自己忘了些过去的线索,你们也可以给我提出来指正一下。
多和我留两句言,让我开心一下,好吗?爱你们!
以后一周更四次!
明天写巴克比克抓伤马尔福的后续!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