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50)

好丢人啊,真的想不出来了,只好快进时间线希望可以解决,最主要的问题是才发现他们所有人正面在凤凰社布莱克老宅要待好久。所以可能要是还按照时间顺序写,五个年级的总章数可能不如后面的几年多,头重脚轻倒栽坑啊,必须大幅度快进时间线。

“所以那个时候就给敏妮留了一句谎言就下落不明,你到底是去了哪里?”列奥不满的捅了捅阿德里安的肋骨。
嚼口香糖的声音停下来片刻,声音的主人努力把口香糖吹起一个泡泡,很明显失败了,口香糖糊了一脸。他不爽的抽出几张纸就使劲的往脸上怼,好像和脸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去流浪。当那种在地铁站外面一坐拉一会琴,人家就会给美元的那种流浪歌手。”
“那,那你在外面的时候过得还好吗?”赫尔加想要抱抱他,却又担心他反感。
“那是代价。”
“我很抱歉,我来得这么迟。”特兰卡斯莱扎卡叹息着,走上前去,搂住了他很久都没有抱过的长子。 “我请求你的谅解,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直到这几年才渐渐学会如何和自己相处,然后我终于能够清楚的明白你并不是因为流了他身上一半的血,就是一个天生的犯罪者。 我爱你,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恨你,因为你流着他身上一半的血,我彻头彻尾把你看成一座我必须扛在肩上的火山。
我知道你喜欢数学也有天赋甚至到别人都得为你的才华折服的地步,喜欢长跑和跆拳道,但是跆拳道因为我的不支持你没有学成。
但是在那之外一个活泼的大小伙子,喜不喜欢魁地奇我不知道,喜不喜欢魔药我不知道,喜不喜欢小动物我也不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却只把你当成一个假想的敌人。 我很抱歉,我来晚了。” 阿德里安撒娇一样把头埋在父亲的身上,试着用深呼吸平复情绪,但是眼泪好不争气呀,恨不得像泵水一样,狠狠的挤出眼眶。
548年间,阿德里安试图留在昆仑小学当住宿生,可他选择回来照顾父亲,特兰卡可以选择抛弃他,但是他选择照顾儿子。哪怕双方都觉得对方是累赘,那也是不可割舍的部分。
他们父子之间有过漠视,也有过短暂的关爱;有过疯狂的批评,也有鼓励与赞扬;有过多年疏远,终于迎来亲近。而今,关系里最重要的拼图——爱——终于到了。
“我,我本来以为你,会希望我离开,就是不要再像你的累赘,或者,或者是那种,”话没有说完,阿德里安语不成句,已经先崩溃了,他嚎啕大哭,搂着面前的父亲像是在搂着最后的一根浮木。
“嘘嘘,你到家了,别怕,”特兰卡百感交集,任由儿子使劲搂着他,用下巴去蹭儿子的紫色头发,来来回回用同一句话安慰他。
亲眼见过他们是怎样为阿德里安夜不能寐的,罗伊娜和赫尔加也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戈德里克不太好意思哭,他背过身去偷偷的揩了一下发酸的鼻子。
“哥哥你好讨厌啊,”说着说着列奥一下子就冲到了哥哥的背上,特兰卡因为突然之间承受了新的压力一下子就被推倒在沙发上。
三个人像一条笨拙的大虫子一样,齐齐摔在沙发上。
列奥变成狼形,跳下沙发,贴着阿德里安不断的走。阿德里安哭够了,很顺手的抓着父亲针织衫的下摆,就擦了把脸。一旦他想抱一下列奥,雪白的狼就傲娇的跳下他的怀抱,然后接着绕着他转,就是不让他抱。
“你一个解释和交代都没有,就想哄着你弟让你抱?想什么美事!”特兰卡不怎么用力的踢了阿德里安一脚。
鼻涕和眼泪还稍微有点残留,但是脸上的快乐却怎么都压不住。
“我那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你对我寄予厚望,我却是一个一旦真正遇到了麻烦就想要逃跑的逃兵。我学数学,成为年级第一,有一部分是希望证明我特别的有能力,但是一旦当学校拒绝,我在上更加精深的课程的时候,我就转头就跑;我想要去做关于欧米茄抑制剂的魔药,但是说真的,有一部分是为了希望向父亲证明我其实很,很出色,是他喜欢的那种理想型的儿子,是你们会喜欢的那种哥哥。我确实没有多么喜欢赫敏,但是我实在是希望她能做一个支持,你懂吗?我也希望我能够不管是什么样子,也能够被人真诚的喜欢着。
但是谎言这玩意儿基本上就像嗑药一样,你是不能轻易收手的。第一次你告诉了父亲,你选择了长跑而不是跆拳道,你就看见他很高兴,他,他看起来更爱你一分;第一次你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你在数学方面拿了奖,那个时候哪怕是一点小小的无意的隐瞒,就能引来全家人崇拜的尖叫和惊喜的欢呼;当我因为愤怒于霍格沃兹提供的课程是个垃圾玩意儿,决定寻求欧米茄的出路的时候,那种崇拜真的是达到了顶峰,家里人,尤其是你,你甚至为我说了好多的好话,顶着巨大的压力,父亲头一次为我这个举措赶到美国来安慰我,祖父更是为我接触了他从来都不愿意接触的麻瓜数学。那种时候你好像是个圣人一样,但你很清楚你不是。你只是还想要当一个普通人,但你要是不能当一个圣人的时候,还有谁愿意多看你一眼呢?优秀,学习优异,会多种乐器,热爱运动,富有爱心,可一旦你要是真的在美国大学力不从心?抄袭,艹人设,omega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舆论就会压垮你。别人遭受灭顶之灾没什么,反正每一滴水都不用为此负责。
我们大学要先读四年本科,四年本科期间基本上就34年级还有可能接触一点儿真正专业方面的东西,12年级基本上就是大面积高效率的阅读,每天四杯黑咖啡,每天睡足四个小时都是个奢侈,我早就快被这大学折磨疯了,但是你一旦向别人求助,或者是单纯的对现在的生活说了不,那你别以为怎么样,赫敏和我通信的时候,我委婉透漏了一点,她恨不得坐着飞机过来指责我为什么要这样临阵脱逃。我只能含糊过关,然后就明白,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试着理解我,”阿德里安长长的叹了口气,“但是要是那个谎成了的话,我完全可以选择吹得更离谱一些,这样的话她不会对我好几年都没有回来感到疑问。
我谎言被戳穿了,冲出去想要逃开这指责,差一点被车撞到,车主好凶啊,硬是跟我掰扯了起来。要给我批假条的老师,后来气喘吁吁的赶到了,随手用麻瓜驱逐咒把他们全给赶走了,我后来才知道他用了一个什么粗糙又低劣的借口给所有麻瓜打发掉了,时至今日我还是校区的传说。”
毛茸茸的白屁股犹豫的动了动。
“我是真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退学申请扔到他办公室里就跑了,后来才知道那个老师还真挺有人情味儿的,给我办成休学状态,我可以随时回去,重新跟上他们的课程。”
长长的白尾巴甩了甩。
“退学之后,我就赶紧开着自己的车就开溜,去各个天桥或者公园那里拉一会琴,有时候能赚个几美元。美国有一片地方,亚洲鲤鱼成灾了,我就趁着那个地方没人的时候,多把亚洲鲤鱼捞上来几条,然后等着吃。
鱼倒是不好吃,但是能填饱肚子。”
列奥还在生气,但是腿却好像有了他自己的意识一样,不受控制的往哥哥那边挪呀挪。
“只要你的房车不进学校学校是不管你的,我在那段时间旁听了各个大学的生物课讲座,物理课讲座哪里有讲座我就去随便听一听,我记得还有讲香蕉的发展史。”阿德里安像是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微微笑了起来。
“在花了两年多,几乎旅行完全美之后,我在笔直的57号公路上奔驰而下,引吭高歌,我突然觉得让我现在就做一个普通人,然后重新去考一次大学,也是个好选择。一查询自己现在的学业状态,吃惊地发现是休学。刚想要取消休学状态重新去上课,结果巫师战争就爆发了,我到现在也没有上成大学。”
“你你活该。”嘴上说着活该,小狼的身体却温顺的俯下去。
要哥哥再一次亲亲抱抱举高高摸毛毛。
“我真高兴你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他们是多么的想你,我们又是多么的想你。”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罗伊娜拉文克劳和赫尔加赫奇帕奇把兄弟俩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大家都多么想他。
“萨拉查基本上就是把你的照片贴在家门上!”
“每天都礼貌的假惺惺的跟我们讲,唉呀,你也没有多优秀,也就是怎么怎么样!”
“还有还有,你不是因为成绩过于优秀被选到了杂志上吗,那一期在英国基本上卖脱销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家里人基本上都把杂志买断了。”
“还有我和妹妹都觉得你才是家里最优秀的那个人,都希望向你看齐,把照片贴了满墙”
“还有你们不要先急着抱彼此哭,你们先看一看自己脸都成什么样子了,是吧小花猫?”特兰卡凑上来给自己的儿子擦眼泪。
阿德里安哭肿了的眼睛终于睁开了一条缝,看见爸爸针织衫上眼泪和鼻涕糊得到处都是。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洁癖突然发作的猫一样,赶紧给了父亲的针织衫一个清理一新。
“没关系的,小核桃,我不笑话你。”
“不要叫我小核桃!”
“好的,听你的,我的小阿德。”
“这个也不行。”
“听见了,我的小阿德。”
紫色的羽蛇气呼呼的转头,也不看是谁就缠到了在场某个人的身上,还孩子气地打了个死结。
“我曾经跟你去过好多信,”特兰卡斯莱扎卡哭笑不得地揉着盘在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身上的自家儿子。
“我看了”紫色的羽蛇嘶嘶的吐信。
“可是你的回信好官方啊,都不说想我。”
“我——”
眼看儿子要恼羞成怒,特兰卡见好就收。
“下回一定要告诉我你看过了你有什么感想,想没想我,爱没爱我。”特兰卡故意放柔了声音,像是在冲儿子撒娇。
“嗯”阿德里安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又气又恼,一定是新妈妈带坏他的!他以前从不撒娇!这么羞耻让人怎么回答!
红烧羽蛇好不容易才若无其事地变回人形。
“哥哥你的丑照我可拍下了,到时候你也得给我封口费才行!鼻涕眼泪糊了满脸的前全年级第一的照片,可不是什么容易到手的货色!”
说着列奥就连蹦带跳的跑了。
“该说点儿什么呢?”赫尔加向阿德里安举杯,“祝你好运,家里人的怒气可不是轻易就能消的。”
“好运。”阿德里安一下子就想起来,自己也在他们面前哭的像个傻瓜。
他不介意更傻一点。

@。。。。。。。  @透明小鱼渣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