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48)


阿德里安很清楚纸是包不住火的,拼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也毫无用处,但人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千亩豪宅可能真正有用的就百多平米,可人们还不是前赴后继。
他不敢去想他真正需要什么,因为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人们爱他,爱的还不是一张脸,声音和身材, 谁会费心思看见他呢?
有时候拥有美好的容貌都不知道是幸运抑或诅咒,人们看见珍珠就往脖子上戴,没人理会蚌磨砺沙子的痛苦。
他窝在自己的房车里想度过一个无人打扰的夜晚。今夜我不想人类,我只是想你。他随手抽起赫敏给他讲过的一本书《洛丽塔》。
“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他读了这句话好几遍,从疯狂大笑又渐渐变成小小的啜泣。
麻瓜驱逐咒真好,人们在车边来了又去,像潮水一般迫切。他在房车上欣赏着退潮后孤零零的沙滩。
对了,先收拾出箱子。
他蹲下去,拖出箱子,然后一屁股靠坐在那上面,我要收拾什么?
对了,先带足够多的西服,这样看起来更专业,不不不为了专业,应该带白大褂,那就什么都带上!还要请假,对,请假,还要买一身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风格的衣服路上穿,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对,对,他神经质的想,左手拎着电话,右手扯着西服往下拽,再随手丢到床上。
不能被发现,会被取笑,赫敏会觉得我是耻辱,机票是不是买了?哦对,买完了。
而你一直是父亲的耻辱。
带着魔力的镜子热情至极:“哦,尊贵的男孩,这一身虽然很称你头发的颜色,但是带了臭烘烘的泥巴气味······”
镜子里的男孩看起来高傲又冷酷,仿佛用唇语说:“哦,耻辱的象征,这一身让你看起来像个人似的,但是带了臭烘烘的泥巴气味。”
“封舌锁喉!”整个房车回荡他高亢的咒语声。
他快完了,他知道。
但是事情还是要做下去。第一步是请假。
他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按下去,感觉自己在一条道路上一去不回。
“老师好,是这样,我家里人生病, 我很担心他,对,我要回英国,想请十天假。”
他没想到事情会坏在这一步,老师并不肯给那么久时间的假,他只好不断游说老师,说他父亲生病了,真的很可怕,抑郁症患者,我们都很担心,您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整个人都是一具喘息的骷髅,eating disorder,吃了就吐,结果我弟弟妹妹都寄宿制,根本回不了家,姐姐生了病,两个病号都需要我,真的要不是这样,谁愿意离开这样好的大学呢。
最后老师让他明天过来走手续。
他没想到老师竟然问他能不能核实一下他姐姐的情况,他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诚信是大学最看重的品质,你竟然这样。”
阿德里安怀疑全世界都听见了,他瑟瑟发抖,掉头就跑,无暇顾及他人,也听不见那个办理请假手续的人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追赶他。
他全部能力和冲动只剩下跑。
“抓住他!”最终他真的被抓住,在他很快就要跑出校门跑上马路的前夕。突然停下的剧烈运动让他抖个不停,肌肉抽搐,这一回,怕是真的要完了,学业,父亲的肯定,祖父的肯定,家人的肯定,朋友的肯定,赫敏的肯定,整个校区的喜欢······
老人羸弱的手攥着他的肩膀不让他逃跑,搂过他的肩膀走了。
他们在窗明几净的咖啡馆坐下来。
“我们有好几个小时可以聊聊。”
阿德里安不肯开口,说出来自己就又变成一个omega了,他希望自己是一个alpha般的硬汉,看看上一个omega软弱成什么样子!抑郁,进食障碍,还有好多种病,在中国调整时差的时候几乎包揽20%的各种药丸,回到英国用麻瓜药物治疗,好几十种一起吃,害怕儿子,几乎对着莱雅和列奥有求必应,各种各样的零零碎碎的问题加在一起,他才不要。虽然和祖父联系并不紧密,但是他怀疑祖父才是最懂他的。
要是我是个beta就好了。
他递交了退学申请。他不要在这里再待下去,每一株植物,每一栋建筑都在指责他的失败,退缩和软弱。那就让它成真。让所有人认认真真看个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希望你好好想想,别轻易提交。我见过一些年轻人,他们像你一样有自毁倾向。每一次对你自己的责难都是一把刀子。它们在摧毁美好的东西。它们摧毁你。”

@。。。。。。。  @透明小鱼渣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我即将脱单,所以更新会慢。现在两头写,写未来,也写此时。大家可以留言或者私聊我谈谈想法。
爱你们,比心❤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