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47)

赫敏躲在帷幔后面担心的看着双面镜,这是很不寻常的:阿德里安从不会错过这点聊天的时间,哪怕仅仅是把双面镜放在桌面上,他自己写论文或是干点别的什么,他也会把双面镜打开和她聊两句。
从他说下个月要过来和她见一面开始,就再也没有。
刚开始她还很体谅,因为有时候你就是刚巧双面镜不在身边,过了几天又酝酿成愤怒,觉得是不是已经被他忘了,但是后来又转成了浓浓的担心,谁都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
只有和韦斯莱一家如出一辙的腕表才能告诉她,她的男朋友还是在安全的状态中。
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阿德里安却知道。
阿德里安知道他是个懦夫。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发现父亲对他的态度相比起其他的家里人都冷淡又软弱。父亲可以轻松自如的打趣其他的孩子,但是却总是拘谨的面对他;可以轻松自如的对其他人说一些抱歉,但是总是对着他做不到的事情,总是抱歉很多很多次,好像他真的会为此生气一样。当他对跆拳道这种事情表现出了比较大的兴趣,说真的,爱跆拳道就像爱数学一样,仅仅是个人兴趣问题,但是父亲却表现的好像他下一秒钟就会冲出去,狠狠的把人打翻在地上,弄出血案。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去长跑。
他希望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巫师而被父亲拒绝,可是当他看到伊莉莎的时候,他知道事情并不是出自于巫师。
有可能出自他的血脉。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就算再怎么不情愿,甚至想要弯骨剔肉来还的时候,DNA仍旧和他缠绕不休。
他不想在家里呆着。怀疑猜忌就像一条蟒蛇一样,死死地盯着他的后背,等着缠绕住他。
可他又没有办法真的远离。在逃离阿瓦隆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父亲没有选择献祭他,而是选择献祭了自己的左腿;回来后在不断的调整时差时,父亲就算当时怀着伊莉莎行动不便,还是坚持给他做些吃的,没让他饿肚子。
他特别感谢昆仑小学和霍格沃茨都是寄宿制,他可以暂时的离开他也不必承受责任和非议。
当他到了七年级必须要选择一个的时候,也毫不犹豫的舍弃了霍格沃茨。他要自由,要展翅高飞,根本不愿意被任何一种束缚钉在地面上。
当他离开时,他第一次得到了来自于父亲的认同,这让他惊喜万分,原来只要表现的非常的优秀,父亲还是爱他的。
或许有一小部分是因为那可怜的欧米茄,但是说真的,也有更大的一部分是出自于他自己,他想要这个荣誉,他想要看起来被爱着。
他被赫敏爱着,也爱赫敏,爱得神魂颠倒,但实际上他对每一个爱他的人都是这样。
虚荣。他叼着糖羽毛笔漫不经心给自己下了个定义。
包括那句“过几天就来看你”都是。他离赫敏实在是太远了,任何一个人都能趁虚而入夺走她,他需要表明自己是无可替代的,能够优秀的以新生的身份被教授赏识,能够带她离开学校,还有这个魅力足够让赫敏和他一起出去。
可他不是,他只是偷偷的和教授们买了同一班的飞机,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变装,假装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hey,guy,要不要和我们拉拉队一起出去呀?”热情的金发碧眼妞拍了他的后背一下。
“好呀”在手机上点击了付款购买了机票之后,他转过身去,听见自己这样说。

@。。。。。。。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今天的超级短,但是好不容易写完的。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