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局子里的另外两个写手

@红二 大大很厉害!希望自己写文引以为戒!

红二:

日常注意事项:


1. 对事不对人,对事不对人,对事不对人。绝对不针对任何人任何圈,都是随便摘的。极度夸张。极度夸张。极度夸张。


2. 我脑子有病,不要和我计较。


3. 不喜欢求退出,不要举报!不要举报!不要举报!



1.


我醒过来的时候,一把捂紧我的小被子,警惕地左右看看。很好,没有人拿着那么大圆筒,没有人挂着弯曲世界的挂坠,没有人拿着椰子和芒果,没有人拿着小刀要捅我肾,没有死亡圣器标志,也没有人高喊我免费了。很好,暂时安全。


我慢慢坐起来,沮丧地意识到我已经没有提心吊胆的必要了;我已经被抓了。那伙人对我围追堵截了俩星期,最后还是把我套了麻袋。这里明显是个局子,我从门口的铁栅栏里探出脑袋看了一两下:我对面关着一伙打错tag的,基本上全都扒在门口嚎叫。一部分人梗着脖子破口大骂,探讨外面的祖宗先人,另一部分哭天抢地,信誓旦旦要证明自己不是故意的。


我一阵眼花缭乱,又把目光转向左边。左边看起来无比快乐,倏尔间传出一声:”互攻不算拆逆——男人与男人的事情,算拆逆么!”于是又小声说些“兄弟情深,含泪做1”之类,就一概不懂了,左边发出轰然笑声,于是局子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我看到他们这样快乐,难免有点凄凉,于是垂泪环视四周,居然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同伴,让我惊奇万分。于是我挪过去给了她一肘子:”嘿,兄弟,你也被抓了吗?怎么进来的?“


这个人凶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这才发现他正抱着小本本,拿着铅笔,端庄地坐在水泥地面上写字,被我这一下捅歪了。这位仁兄没好气地说:“因为他们嫉妒我。”


我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有点感动,觉得和她简直是惺惺相惜,时世妒英雄。于是我上去热情地握住她的手,非常诚恳地表示,我自认写作水平不行,审美还过得去,绝对不会嫉妒,希望能拜读学习一下太太的大作。


这位写手看起来十分满意,于是把手里的小本子递给了我,我诚惶诚恐,接过一看:


”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要走啊!” A拉着B的衣袖大声哭喊,眼泪像三月的雨一样落下,打湿他的衣服……


我惨叫一声,捂住眼睛:”这,这是什么?“


对方端庄地说:”唉,是我年轻时候写的文了……怎么了?虐着了?别怕啊,后面有甜的,管够。“


于是我抖抖索索地翻开了后面两页,只见上面写着:


”C看见这婆娘含羞带怯,两瓣香唇微启,忍不住冲进房门,怀里抱着朝思暮想了好久的妖艳儿。怀里的人轻轻呻吟……“


我眼一黑,躺在地上疯狂打滚,嘴里大喊大叫:”来人啊!来人啊!我不要和他关一起!求求你们把我关到NTR那屋去吧!我会写八龙入洞!我写!现在就写!“



2.


那个写手翻了个白眼,一脸见怪不怪,开始熟练地念起二十四字价值观真言,过了半小时,我好不容易缓过来,瘫在地上喘气。


这位写手问我:“好了吗?”


我半死不活地说:“好不了了。他们总算还抓对了个人。”


这位写手十分愤怒,觉得我简直不可理喻:“他们凭什么抓我!就是嫉妒我粉丝多!热度高!自己没人喜欢,就说读者不行,这种逻辑不要太恶心。”


我十分懵逼:“你写成这样,居然还能有粉丝?人家粉你图什么呢?图个乐呵吗?”


雷文写手说:“你懂不懂规矩!一看就是对圈子理解不够深刻。我们写东西,是为了满足读者需求而存在的;没有人需要的东西,写出来就没有价值。你以为他们看文要干什么?陶冶情操?升华心灵?骗鬼呢;我才是能满足他们需求的那个。他们平时生活那么无趣,想寻求点刺激不对吗?教育把他们阉割成那样,他们想看点肉不对吗?他们在恋爱关系中饱受男权主义余孽的捆绑,就想看男人痛哭流涕,有错吗?王小波说过,人有现实的生活还不够,还应当拥有诗意的世界。我帮他们创造了这个逃离现实的诗意世界,他们这我这儿感到快乐,我简直就是福星。人生本来就这么艰难,语文课已经催人泪下,再写那些苦大仇深的文,谁要做阅读理解啊?”


她这一番话说得我哑口无言,先赶快在心里对王老师拜了两拜,直念罪过。我想了老半天,没法反驳她,最后只能挤出一句:“你……你ooc!”


她冷笑一声:“谁说我ooc?”


我跳起来大喊:“你这还不承认?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你ooc!”


她反驳道:“长了眼睛的人是谁?是你?还是那些圈子里的人?我为什么不能对人物有我自己的理解?凭什么那本原著就是绝对真理?你没有发现,圈子简直就像他妈的信基督一样?一本圣经,所有人都在解读;所有人都在揣摩上帝的旨意。解读得好就能做主教,教皇,解读不好就只能蹭蹭传教的光辉。和主流不同,就是伪经,就是邪教,就是撒旦。那些手持原著追砍我的人,都他妈快赶上十字军东征了,凭什么啊?这有哪门子的上帝可言?拿着消费品当圣经,他妈的脑子有毛病呢!”


我忽然笑了:“你真是个怪人;又是游戏玩家,又要愤世嫉俗。”


她余怒未消地说:“有什么办法?人生艰难!”




3.


经过这一番对话,我已经被她洗脑得不行,不敢再和她争论关于ooc的话题,但是也不敢再拜读她的大作。我俩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于是她纡尊降贵地问我:“你又是为什么被抓的啊?”


我说:“因为我骂了所有人,我是个伟人。”


雷文写手脑门上冒出一些黑人问号:“你不是个写文的吗?”


我说:“我是。但是人间不值得我写的文。”


雷文写手冷笑:“我懂了。你肯定是那种人:水平差得要死,还非得说这届读者不行。”


我怒道:“这届读者本来就不行!你刚刚也说了,文学是为了满足需求而生的;但是你看看他们都需求些什么东西!短暂的快意,直白的感官冲击,浅薄的情欲,波涛二象性式爱情!”


雷文写手把手一摊:“你有什么办法?这就是游戏规则;这就是它产生的目的。你要是不满意,只能让这圈子彻底完蛋。”


我说:“那倒不至于,完蛋了也没用;没有这个圈,还有下一个。大众永远有这种文化需求。他们永远需要一个场所,来承认背离主流文化的价值观,缓解在真实社会里的格格不入。国家不让搞什么,我们就非要搞什么,还是大家一起搞得轰轰烈烈。我们有自己的暗语,自己的组织,我们还能义愤填膺,获得一种隐秘的快感,觉得自己在和文化钳制进行搏斗,真是刺激极了;在这种狂欢里,大家变态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没有人被责骂,没有人被追究。”


“他们追求的是那种狂欢式的、参与式的快感;狂欢就是价值,狂欢就是正义。除了狂欢之外,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东西。他们是一群冷酷无情的畜牲;他们随波逐流四处追寻快感。这就是大众文化存在的意义;这就是圈子存在的意义。”




4.


雷文写手对我刮目相看:“我觉得你虽然审美不行,脑子还是很清楚。”


我俩并肩坐在牢里,有一时间的静默。


她问我:“你觉得咱们要被关到啥时候?”


我说:“很快了;局子里的人总是来了又去;很快,我们对于圈子来说,就年纪太大了。”


她有点不快地看着我:“你在骂我们幼稚?”


我哈哈一笑:“那倒没有——低龄化永远是圈子的常态。你猜为什么?”


雷文写手冷笑一声:“你肯定要说,只有智障才爱看我的文。”


我赶快摆手:“不不不,这位太太,这地图炮太大,我可开不起;我要说的是,我们的圈子永远是意识形态的反抗场所,是对社会控制的拒绝,是反抗军的堡垒。那么这就意味着,这个圈子属于弱者——年轻人。两代人之间观念鸿沟永远存在;而有话语权的总爱打压没有话语权的。”


雷文写手说:“我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


我说:“随着我们权力地位的提高,我们慢慢就能为自己喜欢的文化争取地位;莎士比亚戏里充斥着满足大不列颠优越感的廉价笑话,又刻薄又情色,下层人民爱看得要死,过了几百年居然变成了文学名著;我爸当年因为看金庸,腿都差点被我爷爷打断,现在我们说他是武侠名家。”


“到了这种时候,我们就再也不是意识形态的反抗者了;一旦我们有了能力,我们就把自己变成意识形态本身。边缘成了主流,奴隶变成地主;这就是大众文化的逻辑,也就是圈子的逻辑。”


雷文写手说:“他妈的,我知道你为什么被关进来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你不光骂了当代的圈,你骂了古往今来,承前顾后所有的圈。凡是在圈里的人,就是弱者,还是傻逼。你他妈让我们写文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我嘻嘻笑了:“对不起,那我们假装这话没发生过,让我们重来一遍;你再问我一次为什么被关。”




5.


雷文写手问:“你为什么被关进来?”


我说:“因为我文写得不好还瞎他妈蹦哒,欠打呢。”






参考文献:
[1]蒋淑媛. 粉丝电影背后的粉丝消费心理和参与行为探析[J]. 中国青年研究,2015(11):24-30.
[2]周宪. 视觉文化的消费社会学解析[J]. 社会学研究,2004(05):58-66.
[3]蔡骐. 粉丝型受众探析[J]. 新闻与传播研究,2011,18(02):33-41+110.
[4]刘伟,王新新. 粉丝作为超常消费者的消费行为、社群文化与心理特征研究前沿探析[J]. 外国经济与管理,2011,33(07):41-48+65.
[5]李增云. 消费主义视野中的粉丝消费行为研究[D].中国传媒大学,2008.
[6]费斯克《理解大众文化》 格式我懒得打了


p.s. 这篇文里其实没有反面和正面角色……我在广泛地diss所有人,从重度ooc写手到揪着人不放的圈管,最终想要探讨的问题是:同人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及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是:你在这里想要什么。if i've given u a clue about it, then I've achieved my initial purpose. thanks for reading and sharing your opinions:)


pps:点击tag有惊喜hhh还能看见局子里的原来两个写手

评论

热度(507)

  1. 话废的阿珺红二-多行不义必自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