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Dream on

感恩大家,对我的支持。
歌出自优客李林,超级好听,歌名同文名,dream on。
中文译者:虾⊙鸡扒饭(瞎j8翻)已经尽力。
@透明小鱼渣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参与的最后一战很是凶险。教廷一度打到了禁林边,离霍格沃茨一公里左右。
硝烟散尽,他膝盖一软,扶着自己的剑跪在地上。
他不甘心,他想和他的萨尔告白呢。可他的生命力像是被砸碎底的水缸,存不进去哪怕一滴水。
他想着一双清冷的黑眸,只在他们的聚会上多了几分放松;纤细的手指,它的主人不爱出门,只喜欢用它们掀过一页页书籍,或是抓起魔杖创造变幻莫测的魔法;还有那声音,才不是什么冷淡,仅仅是像溪水一样清澈凌冽,冷静沉稳……
“戈迪!”
那应该不是他的声音,他不常失控。
戈德里克遗憾地想:要是早说了就好了。萨拉查一向不会拒绝他。
他的意识沉入深海。
萨拉查无声地搂着他喜欢的人的尸体。还温着。只是不会冲他笑,不会把他拉到太阳下,不会……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什么都不会了。
萨拉查幻影移形到了校长室,带着他还没有开始就终结的爱情。
霍格沃茨对外放出萨拉查斯莱特林失踪的消息。校长室里复方汤剂的味道经久不散。
萨拉查斯莱特林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从此再不分开。

“这是《霍格沃茨,一段野史》的内容?哪个学院写的?我要扣他/她十万分!”
“醒醒吧别做梦了。宾斯教授讲了一段魔法史之后,大家创作的热情就被激发了。”
“那是我的朋友被写死了!”
“今天是最特殊的一天,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我很紧张,但是,答案是是的。”
月光下澈,把霍格沃茨的某间密室的窗户晕染上了一层薄霜。
萨拉查斯莱特林躲在暗处,看着地上白水晶棺材里的男人。
男人金色头发,头发梢还有点干涸的血;双目紧闭,但萨拉查知道那双天蓝色桃花眼在面对他的时候,能盛下全世界的温柔和欢乐。身上轻甲挡不住男人结实的肌肉。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罗伊娜揶喏地捅捅他:“我们把那个解咒方法放到棺材上了。”说着拉起赫尔加就走。
她们真不是朋友!萨拉查愤愤地抓起那张救命的纸。
“我们算了半天,今晚你亲亲他,再和他赤诚相见,再12345步之后,当第一缕阳光洒到他的脸上,他就会破除这个‘睡美人的诅咒’。”
嗯。
嗯???
开什么玩笑?这一套流程不是什么骑什么乘吗???“睡美人的诅咒”正常不是一个吻就能解决吗??
但是真想这么做。想要那个男人一千年了。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遭遇突袭,袭击者竟然给他下了“睡美人的诅咒”。这个诅咒特殊之处在于如果不是被诅咒者喜欢的人也喜欢他,心甘情愿地在多年以后还亲吻他,他就会死。
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也不能离开霍格沃茨,直到今年有特里劳妮给戈德里克算了命,说他今年就会醒,解药就在身边。还是个男的。
三位女士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脸皮又薄了三分。
先亲亲他。萨拉查推开盖子,只敢嘴唇碰嘴唇。对方眼睛并没有睁开,
“我就当你默许了。”
话音未落,戈德里克化为飞灰。
“不——!”

戈德里克差点吓得打翻了杯子。他冲回他和萨拉查的卧室,搂着他的萨尔问他怎么了。
“我做了个噩梦。我梦到你并不爱我,化为飞灰。”
“我想亲亲你的,只是觉得你躺在枕头上,睡的很沉,舍不得你再醒过来。我们去看日出好了。”戈德里克总是跳脱。
“行。”萨拉查也怕了这些古怪的梦。巫师的梦境通常都是预言,他不想让它成真。
“这里最好。”戈德里克贴心地给他的萨尔披了一件斗篷。他们站在天文台。月光朦胧。
“我梦到了这样的月光。”他被梦里的情景搅得很不愉快。
戈德里克把他搂的更近了一些,不置一词。
在长久的等待之后,太阳光像是从云层之上喷涌而出,撕开了月光的阴影。露水和清霜也在和阳光的斗争中认输,变成了一缕轻盈的雾。
“Let the moonlight cast the shadows
Of our love forever more
Dawn will break and take them away
Like it always has before.
(任凭那月光将我们永恒又无坚不摧的爱意蒙上阴影吧,因为黎明注定会让它无处可逃。)”
萨拉查听着他的爱人的声音,伸出手去一寸寸摩挲他爱人的脸。他爱人的睫毛很长,故意快速眨眼,那点痒意就像是手心里藏着一只蝴蝶。
“唱一首歌给你听。”戈德里克纵容爱人长久流连在脸上的手。

“Your head lies on your pillow
Do you dream of me tonight
I'm waiting for the sunshine
To bring the morning light
To kiss your cheek and wake you
From your sleep would not be right
So gentle like a baby
I'll keep you warm tonight
(你在枕上酣眠/今夜是否想起我?/我期待日光唤起晨曦也唤起你/因为我更不忍吻你的面颊/赶跑你的美梦/你无邪的睡颜像个天使/所以就算是梦/我也偏要温暖你)
Let the moonlight cast the shadows
Of our love forever more
Dawn will break and take them away
Like it always has before
But you are here I know it's real
If I reach out my hand and touch you
So I'll leave you softly dreaming
That I'm making love to you
Dream on you little boy
Dream on you little boy
Dream on dream on you little boy

Dream on you little boy
Dream on you little boy
Dream on dream on you little boy

Why don't you dream on
Dream on dream on little boy
Dream on
(任凭那月光将我们永恒又无坚不摧的爱意蒙上阴影吧/因为黎明注定会让它无处可逃/你在此处才为真实/只要伸出双手/你便可以被感知/你便去做一个柔软的梦/梦里有我向你倾吐爱意/睡吧,睡吧,我的男孩)”
戈德里克化成了阿尼玛格斯,蓝眼睛的大狮子绕着他的萨尔转。
他像是太阳一样驱散了噩梦。萨拉查想。
风还在吹,萨拉查突然有些困倦,靠着狮子的身体想要睡一觉,被狮子连拉带拽地弄到了背上,小心翼翼地背到了密室去休息。
画像也不会随口乱说的。他们不会说那天狮祖用了学校的权限去关好每一扇窗,让每一处楼梯都乖乖听话,走得每一步都很稳,不像平时那样活泼,就为了让背上的人睡的安稳一些。
时间走得飞快,很快,阿不思邓布利多就宣布:“今天是愚人节,我们放假半天,尽情做想做的事!”
萨拉查想了想,决定去看书。再看一会就宵禁了,该回去了,有只傻乎乎的狮子还在等他。
“先生!先生!”一条小蛇打断了他:“请去看看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校长!”
萨拉查飞奔而来。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躺在白水晶棺材里。
萨拉查想都没想,俯下身去亲他。
坦诚相见,第一步,第二步……
等等,一个中了这样咒语的人为什么还会有变♂硬♂这样的反应?
“没想到萨尔喜欢这样的!”戈德里克一翻身把他压到身下。
“你,唔,在我跟你坦诚相见时,啊——就,就可以说的——”最后一个词,萨拉查叫破了音。
“你要是不着急,就会发现它把我包装的像个礼物。弄痛你就告诉我。”说着把萨拉查给推到棺材壁上开动。
他们两个脏兮兮地在棺材里搂在一起看日出。
萨拉查知道爱人为什么故意这样做,他露出了一个不明显的笑意。
以后只会做和恋人在一起的美梦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