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41)

偷偷问一句,是不是写的不好或者糖不太甜?相比之前之前没怎么写狮蛇的时候,40这章互动糖比较多,没有人看。(还不是你写的不好看!)
〒_〒
。。——我是作者难过的分割线——。。
“这位是萨拉查斯莱特林,1000年前的黑魔法教授,”狮祖平时大大咧咧惯了,和小动物们也是可以说说笑笑成一片,大家全都没有看见过他这么严肃正经的一面,一时之间,都被他语气里的威严所震慑住了。
“他拥有黑暗种族的王者——羽蛇的血统,所以我们往后的每一次课程,在打斗上,都会强调点到即止。”
“列奥定下规矩不容易,而让你们遵守这个规矩,更加的不容易,我们对此非常满意,今后仍旧照着这些规则来实行。”

四个学院马上低下头去翻找他们的课程表。有些学生们欢喜,就有些学生们沮丧,还有些跃跃欲试,打算逃一堂课去瞻仰一下四巨头的风姿。
萨拉查斯莱特林矜持的向四个学院点了点头,那些学院全都僵硬的点头回礼,好像生怕他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情似的。
戈德里克向四张长桌一一点头致意后,又转向阿不思。校长宣布了开饭之后,他才和萨拉查一起坐下来享受教师席上的美味。
教师席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分成了三部分。校长和副校长坐在最左边,紧挨着四巨头,四巨头他们倒是没什么架子,纵容着其他老师坐在身边。而斯内普,他选择了和其他人隔开一个位置,自己一个人慢慢的享受着早餐的清静。
萨拉查无奈的看到向别的学院示好的小蛇又被其他坚守着纯血的学长学姐们瞪了一眼之后,又想要缩回泥土里。
“我私下里抓了你学院的学生问了一下,发现在一个假期中,他们的家长又开始反复提及纯血的重要性,又让他们把好不容易伸出的手缩了回去。”戈德里克密语了萨拉查,不动声色地摸摸他的背。
格兰芬多学院小狮子们在发现萨拉查看着他们的时候也会好奇的看回去。就像他们的校长——一千年前的那一个——一样活泼好动,恨不得挑战一下。
各学院都直勾勾的盯着自己1000年前的院长,恨不得能够和他们做的动作都一模一样。结果四巨头反而被吓了一跳。
如果他们知道某乎,一定会回答出“被一群狂热迷弟迷妹围着,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答:有着丰富的想都想不到的食物,却被灼热的目光注视着,难以下咽,感觉非常非常的痛苦。
“牛腰子馅饼真难吃。”
“都好吃。”说着赫尔加拿起了刀叉进攻自己面前的牛排。“说真的,总比1000年前总吃树皮和草根,偶尔才能混点肉片好得多。”
“赫尔说的对。”罗伊娜矜持的选择了一些松饼吃了起来,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萨拉查闷闷不乐的戳着眼前的牛排:“我想吃甜一些的。”
他们四个人很乐意和其他教授探讨一下关于各种学科的真谛,其他教授也惊喜的发现他们可能对现代生活还不是太熟悉,需要帮助。
当最后一道菜从盘子上消失,大家跃跃欲试地看着教师席上的四个人。赫尔加和气地笑着,跟着波莫纳斯普劳特教授去往温室;罗伊娜向两位男士低声说自己需要图书馆,步履匆匆地离开;戈德里克和萨拉查向他们挥挥手致意,一个幻影移形就落到了教室。
“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要我说《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说除了校长,没人能幻影移形——”赫敏越说声音越低,她刚刚想起来,这两个人中一个是校长。她干巴巴的补了一个字:“哦。”
其余人愉快的微笑起来。列奥和他们打了声招呼,抓了一块面包就跑了。“你的教案!”
“我带了!”
赫敏无可奈何地把教案整理好,追着列奥去上课。男孩们七零八落的跟在后面。
“说真的,你和他哥哥怎么样了?”离楼梯过来还有五分钟,他们实在没什么事可干,罗恩就多嘴问了赫敏一句。
“怎么了 ?”
“我替金妮问一句,金妮挺想着这件事儿的。”说着向他最好哥们的方向努了努嘴。
赫敏不太懂罗恩为什么向哈利努嘴,就含含糊糊的回答了一句,也就这样。
跑步时的红晕,正好遮盖了她脸上的红霞。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切——昨天晚上,阿德里安和她聊了很久,他们从大骂学校的饭菜不好吃,再到讲霍格沃茨的薯条做的不错,再到学业最近真的好累啊,赶死线赶到要挂掉,再到其实小天狼星布莱克是好人,斑斑才是可怕的真凶……聊着聊着,她困的不行,哈欠连天。阿德里安声音放轻:“我给你念一段书,你睡吧。”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但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他的声音,构成了最美妙的梦境的一部分。
半梦半醒时,感到自己在做梦,偏偏难以抽离:阿德里安狼狈不堪的站在我面前,身上穿着霍格沃茨的黑色长袍,但还别着普林斯顿的胸针。他裹着八九月英国的热气,汗打湿了他棕色的头发。“我特别想见你,于是我就飞回来了。嗯,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就是想告诉你,你最可爱。”但清楚的是,就那一点点的黑暗,就那一处幽谧,就我们两个人一起。阿德里安迫不及待的把我往墙面上压去,然后试图去摸索我。
他用唇舌称颂我的胴体:我的皮肤还是没有白回来。他却羡慕不已:“我只是希望自己能看上去结实一点儿,有力一些,我也很想要这样的肤色,只能靠涂油来实现的。”
脸上有几点雀斑,远远不如斯莱特林的先生女士们光滑完美。但他喜欢:“真是太可爱了。”说着调皮的用手指戳我的雀斑,热气喷在脸上和颈上,痒得我咯咯直笑,还笑出了一个酒窝。
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摸我的锁骨,脖颈,腋窝和肋骨,把头靠在我的胸膛,惊奇的用舌头舔一舔,卷住小红果,咬一咬又放开。
黑暗给了我放肆的本钱。
我抓着他的手向下放去,他很快无师自通地把我抱起来,托着我,腰上还是没有过多的肌肉,但我知道这是因为他有羽蛇血统又有欧米茄的缘故。我双腿困住他,享受拍击,他力气很大,我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身上留下抓痕。
后来可能又做了些梦吧,我也记不清楚了,但我很清楚的记得他那句诗,一直构成了我梦境的主旋律。
湿漉漉的梦境名不虚传。我不得不赶在寝室其他人醒过来之前完成了洗漱的工作。

赫敏清清嗓子赶跑思绪,又嗔怪了罗恩一眼,罗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又被赫敏给瞪了。
他们一行人到了教室里,列奥正反复翻找着自己的教案。戈德里克正笑嘻嘻地说着萨拉查要同他聊天。阳光洒在他金色的马尾上,像是镀上了一层蜂蜜。天蓝色的桃花眼看谁都自带了三分笑意。
赫敏瞪了讪笑的列奥一眼:‘我们问你带没带,结果你看看’
“格兰芬多的?”蛇祖淡淡抬眼,阳光洒在他身上,就被黑色的长袍给吸了进去,他整个人简直带上了一种黑暗的气场,光明与美好和他格格不入。
四人不自觉的抬头挺胸。“是的。”
罗恩磕磕绊绊的拉着纳威往前走了一步:“我是一个韦斯莱,罗纳德比利查德韦斯莱。”
“我是隆巴顿,纳威隆巴顿。”
“你呢?女士”
“赫敏格兰杰。”
罗恩和纳威赶紧试图再往前走一走,好像那样就能挡住她。
“格兰杰——我儿子好像有一个朋友就姓格兰杰。”
“那是我的妈妈。”
萨拉查点了头,然后翻过一页书,摆明了不与他们对话,他们没由来的松了一口气。
第一堂课远非一句普通的好就能形容。一个教室涌进来了四个学院所有没课的人,教授们也蜂拥而入,平斯夫人——多年以来兢兢业业镇守图书馆,今天抢课抢到头发都被挤开,就算戈德里克和萨拉查一起把三个教室打通,看起来教室仍然像一只挤进了过多沙丁鱼的罐头。
“以后我们上这堂课的时候,只需要带魔杖过来。”说着戈德里克一挥魔杖,大家的书包就自动的跳离了主人的身边,乖巧地呆在萨拉查刚刚变出的大柜子上。
“也不需要过多毫无意义的东西。”再挥魔杖,大家面前的桌子,身下的椅子都不见了。
戈德里克调侃地看着好多人都摔了个屁股墩儿。
“今天我们教学的课程是这样子安排的,首先先由列奥给你们介绍一下古时候的决斗是什么样子的?要遵循什么样的技巧?然后他先和萨拉查打一场,我们好确定现在大部分人所能接受的程度到哪里,再有我和萨拉查给你们表演十分钟的决斗,当然了,最重要的是最后我们全都给你们辅导一下,让你们学会享受决斗。”
“在此之前,我想先向你们强调一下重要性。”萨拉查开口说话了,教室里瞬间落针可闻。“一群麻瓜疯子和巫师界的败类联手了,他们在全球各处都有分布。你们一辈子遇不上是最好,但一旦遇上了,你们很可能就是要么死去,要么会终生留在阴影里。我们的课程就是为此事而作。
你们要学会单人作战,也要学会寻求合作,你们要谨防同伴的背叛,也要毫无芥蒂的寻求出路。”
前排的米里森犹豫的举了举手掌,然后又放下。
萨拉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示意自己说完了。
虽然萨拉查和利奥的打斗也很棒,但很明显的,和戈德里克与萨拉查这一组比起来,黯然失色。
戈德里克打法大开大合,看起来颇为刚猛,一度把萨拉查逼到了能力的边缘。与它相对的,萨拉查就是非常注重纤细和敏锐的,巧妙的把戈德里克控制在了某一个范围内。这个范围,让戈德里克既不能把魔杖架起来当重剑刺他,也不能把魔杖精确的对准他。
十分钟后,踩到了小陷阱的戈德里克灰头土脸地向萨拉查笑得很开心:“你赢了。”
斯莱特林的小蛇们都欢呼起来,小狮子们都气不过:“但那是因为时间有限制!你们院长都快累坏了,要是延长到二十分钟,输的就是他!”
所以,这堂课最后,大家一会练习决斗,一会儿又疯狂地拉着架,那也阻止不了狮蛇两院开始打架,“一看不能赢就直接扔了魔杖向他的鼻子揍一拳。”
这堂课以扣了两院各一百分,教授们狼狈不堪地奔波在拉架之中结束。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