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 番外(虐,有剧透,无关狮蛇,慎入)

“我真是不敢相信,你竟然是另一个时空的我自己,要不是你真的向我展示了你的面容,我还以为你其实是另一个时空的冈特呢。”萨拉查抱臂面对着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向他挤出了一个堪称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和冈特在学院的竞争中有多激烈,他随时都有可能把我取而代之成为新一任的院长,从此以后就没有斯莱特林学院了,而你,建议我,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和我的儿子出去另一个时空游玩一下?”
“我怕你后悔。”另一个时空的萨拉查,在缄默了很久之后,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里微微沙哑,好像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
“我有什么可以后悔的?你是不是没有太明白,我的儿子至少有继承一半我的血统,那意味着,他可以活过一千岁,体质惊人,而在学院的斗争中,只有区区几年时间,他怎么就不可以被稍微往后延一延?”
“我曾经参加过一场婚礼,那场婚礼在斯莱特林庄园的禁闭室举行,有四个萨拉查斯莱特林和很多特兰卡斯莱特林。”那个据说是另一个时空的萨拉查斯莱特林专注的盯着自己的手指,好像要从上面看出什么花纹。
“为了方便一下,我们把那个时空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称作1号吧,然后我是2号,剩下两个萨拉查斯莱特林就是3号和4号,我们交换了自己的故事。
1号的特兰卡就是那场婚礼的主人公,他被诅咒困住,而那个时空的莉莉伊万斯和他结婚。‘我真的越来越不明白自己的儿子在想什么,’他说,‘我带他去阿瓦隆和那一边的羽蛇族认了个门,所以那就是他以后能给撑腰的娘家,我给他找了一门非常之低的亲事,所以他在那里可以不被拿捏,就是这样的一门亲事,他现在非要和一个麻瓜血统的女阿尔法成婚,要不是因为真的出了事情,我走投无路,我根本不至于让他们两个结婚。’”
讲故事的人突然发抖,抖得越来越厉害,他像是完全回到了那一天。“第二个人是我,我曾经一直以为我给了我的儿子最好的爱。可是当我艰难的从斯莱特林庄园走出来发现已经过了接近2000年了,我的儿子一直没有回来找我,也没有带着我的外孙回来治愈我。我回到了霍格沃茨,却发现再也没有我的学院的容身之处,他们说斯莱特林学院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了。我愤怒到了极点,责怪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能及时的帮助我,可我到了阿瓦隆,才发现我儿子早已过世。我狂怒地烧死了那些面目可憎的玩意儿——他的配偶和所有家人——他们应该是杀死我儿子的罪魁祸首,然后选择了回到羽蛇神庙。只要我儿子还没来得及转世投胎,我就能在神庙遇上他。”
他抬起手,盖在脸上。一个词一个词的来讲述他剩下的故事:“神庙认为,魔力是天神赐予的恩惠,而灵魂和魔力是一体的。你可能会接到一个非常珍贵的瓷瓶,那你就是一个优秀的巫师;也可能是一个非常平凡的陶罐,那你就是一个无能的哑炮。”
“我没有听出来,这和婚礼有什么关系,或者说陶罐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个人不理睬他,接着往下讲:“我见到了我的儿子,他正珍惜的把自己手上的陶罐用衣服包裹。天神问他,你到底要不要考虑原谅你的父亲,然后你将会获得一个瓷瓶。
他没有答话,只是平静的把已经包裹的很好的陶罐往地上摔,抱着那些碎片跳进了三千世界里,把碎片往空中一撒,这样他自己也要去三千世界寻找那些碎片。我无可奈何,只能去变成时空流浪者,等着看什么时候撞大运,能跟我的儿子碰上。
时空流浪者,没有时间也没有死亡。我必须使得既定的命运发生,然后才能也必须离开这个世界。
我希望这次能有一点好运气,毕竟有这么多个特兰卡。”
他使劲的吸气,又吐气,很久才平复下来:“我讲第三个人吧。”
“‘两个月前,我的儿子忤逆我,愤怒之下给他关进了这里’3号用手指指地面,‘当我回来的时候,家养小精灵们哭诉着说根本找不到少爷,我都要气死了,最终才发现他失踪了,我现在只好划破时空,出来找他。’”
“第四个人说,他那儿子也不知道有些什么毛病,看起来就是又迟钝又缓慢,‘他简直给我丢了大人’。‘我现在还是爱他,我选择了成为时空流浪者,出来找他。’”
“‘我听懂了,’我们四个人身后突然冒出了一个特兰卡,‘你们是来找自己的孩子的是吗?我们也有事情要做,你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样吧,那如果婚礼结束之前,你们能找见自己的孩子,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劝说他跟你们走。’他望进我的眼睛。我在当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那对新人——莉莉伊万斯推着特兰卡走进来。火把被依次点亮,我们终于看见了所有婚礼的参与人员。
第一张长桌上的特兰卡全都变成了蛇形在餐桌上盘着,又多又密;旁边的长桌上,每一个小一些的特兰卡边上都有一个大一点的特兰卡陪伴着;两张长桌中间的台子上空无一物;禁闭室里的床上坐着一个特兰卡,他正在仔细的抚平每一条衣服上的褶皱。
刚刚和我们说话的特兰卡重复的向我们说了一遍‘只要你能在婚礼结束之前找到你的儿子,我就试着说服他,让他跟你走。’然后转过身去站在台子上。
他没有急着完成婚礼,而是把所有的特兰卡都叫到一起,对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特兰卡指指点点。
‘你们可能根本不会想象到这个被诅咒困在这里的特兰卡,曾经是我最得意的作品。这一位,’他向床上的特兰卡比出一个邀请的手势,‘是他在七岁时分离出来的。我们甚至根本都不知道他到底算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15岁到了阿瓦隆,在定下来婚约到举行婚礼之前,他一刻不停的搜集着信息,为最终的成功奠定了基调;我只是听见了他的恳求,为他做了一个虚假的预言,他竟然真的通过这一点点的优势,成功翻盘。’
‘摆脱第二段婚姻也是如此,只需要一点点的机会,他就能成功。可你看看他现在成什么样子?’
‘软弱,庸俗,无能,把自己的命运和能力都交给了其他人,让其他人掌管自己的生命,真可怜。’
‘他一直勇敢又聪明,你别瞎说。’那个小女巫突然强硬的插嘴,打断了他们的话。
‘你可以选择让他们四位中的任何一个人主持婚礼 。’高台上的特兰卡悠悠闲闲的说道。那个小女巫屈辱地闭了嘴,又给自己的丈夫盖了张薄毯。
3号和4号发现了他们各自的儿子。一个稍微大一点儿的特兰卡,努力的给3号的特兰卡,喂些牛奶之类的流食,不让他吃得太多,但是对那个特兰卡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他几乎是疯狂的往嘴里塞东西。3号感觉特别丢人,他去拦了自己儿子一把,却直接就被他的特兰卡咬伤了。父子两个相对的时候,他的特兰卡还使劲的咀嚼了两下。
在即将爆发冲突的时候,边上看管着他的特兰卡突然开了口:‘请不要介意先生,他只是没有办法管住自己的嘴,他被他的父亲整整饿了一个多月,‘不许给他吃的,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家养小精灵忠诚的执行了主人的命令。最后是活活饿死的。’他的眼里有着某种恶毒的光芒,他看着那个父亲,从愤怒变得震惊,再到一种震惊,无助,痛苦混合在一起的表情,勾起了唇角。
4号扶着他,让他不至于滑到地上。4号也看见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就孤零零的站在桌子边儿上盯着那些食物,另一个特兰卡在看着他。他敲了敲桌子,试图吸引自己儿子的注意。他的儿子过了很久才看向他,而看他的方式,就像看见了某些亘古的难题,很久之后,他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指着4号尖叫:‘巫师!’所有的特兰卡都很高兴,鼓励地看着他,抱他起来,告诉他要远离巫师。”
‘我是他的父亲,我当年因为他不是一个巫师而疏远他,现在轮到了他因为我是巫师而疏远我了。’”
正摆出一副听戏架势的这个时空里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看着对方几乎要流下泪来,嘟囔了一句什么从空中抓出一套杯子。“喝不喝水?”最后那句话,抒发了他心里的愧疚,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学院,很久都没有考虑自己儿子的感受了。
他们双方都没有关注“喝不喝水”这个蠢透了的问题。
“‘因为你现在的——新郎没有成功的苏醒,所以由他来和你一起完成这个誓约,’台子上的特兰卡向床上终于抚平了褶皱的那个特兰卡示意。
‘我是他的一部分,或者说我是他最不幸的那一部分。我通过吸取他所有的负面情绪来成长我自己。’终于抚平了衣服褶皱的特兰卡,走过来向大家介绍自己。
‘二位做好准备了吗?’看到两个人都点了头之后,台子上的特兰卡开始主持婚礼。
‘特兰卡斯莱扎卡你愿意承认接纳莉莉伊万斯为你的妻子吗?’
‘我愿意。’
新婚夫妇两手交握。
‘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他保持贞洁吗?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
‘我愿意。我特兰卡斯莱扎卡愿意承受接纳莉莉伊万斯做我的妻子,和她生活在一起。无论在什么环境,都愿意终生养她、爱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
‘莉莉伊万斯你愿意承认特兰卡斯莱扎卡为你的丈夫吗?’
‘我愿意。’
‘你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当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并且对他保持贞洁?你在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我愿意。我莉莉伊万斯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承受接纳特兰卡斯莱扎卡做我的丈夫,和他生活在一起。’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仪式突然被新郎打断,‘他软弱无能,要依靠着你才能生存;是个胆小鬼,甚至连给自己的孩子报仇都要犹豫再三;他没有魔力,甚至要舍弃一条腿,来换取一线生机;现在——’‘他一直都不是软弱无能,我们只是可以互相依赖;他的确想要复仇,应该复仇,也成功复仇,他只是有点害怕,人之常情;没有魔力只是没有一份‘像我们这样的礼物’他聪明,善良,温和,耐心,他是梅林给我的礼物,我必将承诺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是他七岁时分离出来的一部分,那年他因为太过淘气被关在了这里,他的父亲告诉家养小精灵不要给他吃的,他就在这又饿又黑暗的地方过了七天,通过弄死了一个恶毒的小精灵,他把我分离了出来。从此之后我留在这里,而他离开。或者说无论他离开多远,总有一部分的他留在这里。
他喜欢在衣服里放一个小暗兜,里面要装夜明珠和糖。这样他就不用再害怕黑暗或者饥饿。
他喜欢做衣服吗?未必,他只是喜欢手上拥有的武器的感觉。手上拿起的剪子,衣服里永远留下的后路,这都是他所爱的。
他给我留下些信件,信上记录过他所有的恐惧,不安,愧疚与彷徨。现在我把它们给你。
请别忘了我,我想被爱着,我愿意,我愿意!’
下一刻,他变成了优雅漂亮的瓷瓶的底。”
“台上主持的特兰卡,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场婚礼马上就要结束了,你们四位有谁需要帮忙的吗?’他一个词一个词的从自己的齿缝里挤出来。
我找不到我的特兰卡;3号的 特兰卡看上去随时想要咬下来他一块肉;而4号的特兰卡没有表达出太多的兴趣。我们都摇摇头。
‘礼成。’刚说完这句话,他的脸整个就扭曲了。
‘Human emotions,filled with cheat,only fools  fall in(人类的情感充满谎言,只有傻瓜才会流连),多可爱呀,我都想俯下身去摸一摸。’他揣着手,八风不动。
‘我爱着每一个时空的特兰卡,不管我们遭遇如何,也不管我们最终能走到哪一步,只有特兰卡,才能爱着特兰卡。’
‘我从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蠢到相信了别人的谎言,只有我们自己才会爱自己,不然又谁会爱这一个哑炮呢?’
‘更加让我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真的走对了路,我们每一个特兰卡都爱着另一个时空的自己,都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我们也有过一些漂亮的瓷片,但是没有一个像这样这么圆满,端庄。怎么,难道连巫师的情感也要高我们一等吗?父亲?’
他狂怒的捡拾起瓷片,狠狠的向禁闭室的墙上砸去,电光火石之间,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就是我的儿子。我惊慌失措的试图去收拾这片瓷,再递给他。
‘Human emotions,’他的视线在我和莉莉伊万斯两个人中来回逡巡,‘你喜欢就赏给你了,我不要脏东西。’”
“这,这听起来已经很可悲了”旁边参与旁听的赫尔加赫夫帕夫结结巴巴的说道。
“1号因为对自己的儿子太过愧疚,他一夜白头;3号承受不了自己是害死儿子的真凶这一事实和朋友们告别之后,选择了投进那个时空斯莱特林庄园的沼泽。4号一刻不停的紧紧跟着他们的部队走,希望有一天能够听见儿子在喊他一声父亲;而我?我又一次被工作所迷倒,最终错过去了他们走的时间,我只好再期待下一场运气。”
赫尔加隐晦的瞪了自己的好友一眼,发现他并不像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无动于衷。杯子已经满的往外溢了,他还无知无觉的给杯子添水。
“听起来很可怜了。”
“在解开魔咒的过程中,有一回需要真正快乐的记忆的载体。我的儿子主动请缨去找相片,结果——结果是20多个特兰卡没有一个能够认出自己开心时长什么样子。”
“别总让你的特兰卡难过,有些事情是不能等的。”
“你们去哪个时空?”
“1号那个时空。”
“要是这样的话,我和他一起去。”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