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40)

“我的朋友,你在干什么?”刚刚回到霍格沃茨的萨拉查,揉了揉眼睛,问他面前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你的头发上有点东西。”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答非所问,向他的萨尔靠过去,把人揽在怀里,另一只手从头发的上端一直撸到末尾,然后利用精湛的变形术变出一点儿脏东西给他看。
“麻瓜世界,”萨拉查无可奈何的叹息着,抱怨道。
“我给你把头发扎起来?头发太长应该让你不太舒服。”
萨拉查在一条金色和绿色的发带与一条银色和绿色的发带之间犹豫了半天,最终选择了银色和绿色的。
也就忽略了戈德里克把零食放进了空间袋的举动。
“这条带子最好看了,给我扎起来吧。”
“不是吧萨尔,就算是一条发带而已,你也只选择银色和绿色吗?”
萨拉查把自己嘴里一句,“我其实更喜欢绿色和金色的那一条,”在唇齿之间辗转了半天,最终咽了下去,只短促的应了一声嗯。
他的身上还带着一点儿麻瓜世界稍微混一点车尾气的味道,当然最浓烈的还是他本人的那种清冷的味道——泥土混着过量的水所散发出来的腥味,加了一点腐生植物特有那种腥甜,是他的萨尔的信息素的味道。他人还是那么瘦,很难相信一整个学校里只有他的斯莱特林特别的坎坷,他看起来竟然能够承担所有命运的重量。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你真是个胆小鬼,他在心里想,然后小心的环过他的羽蛇,把手搭在了他的肩头。“我觉得你瘦了不少。”
“我一直是这么瘦的,你可能是没发现吧。”
戈德里克深恨自己挑起话题的失败程度:“我还以为你会发现我从厨房里拿出来的甜点呢?”
“那我应该要。”说着从戈德里克的手里抢过了纸杯蛋糕塞进嘴里。
“你现在身上穿的衣服真好看。”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比划了一下。
“麻瓜好歹也得有些拿得出手的,这是他们男士要穿的衣服,西服。”
戈德里克默念了西服好几遍,打算一出去就给他的萨尔再买一些。那衬得他特别的白皙,并且好看。
他又偷偷的瞄了瞄那个人修长美好的身段,当然了,重点是臀。一定要买,然后只允许他穿给自己看。
萨拉查掩住嘴角,打了个哈欠。戈德里克不知道从哪里抓出来一杯温热的牛奶,又把自己的红色披风体贴的给他裹紧。
好像打哈欠也有某种效应,萨拉查一打哈欠就停不下来,看起来像一个孩子终于到了家一样。
“针对巫师的麻瓜这件事情我们往后拖一拖,你先睡一会儿吧。”
萨拉查眼睛里全是水汽,迷茫的看了金发蓝眼的人一眼,然后就慢吞吞的点了头,看起来很想睡死在走廊上。
那披风实在是太过温热了,带着他喜欢的人的温度。
“明天,不后天吧,你来我的课上给我做助手好吗?”狮祖平时热情又开朗的声音,为了照顾他的爱人,特地放得又低又轻,带了几分缠绵。
蛇祖累坏了,又被喜欢的人的热度笼罩着,也没有细想到底要做什么,反正他不会害他。就胡乱点了头。
罗伊娜眉头紧锁,赫尔加轻轻的安抚着她的额头:“我觉得你并不是很开心。”
“你明白吗?他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啊。倒不是我觉得萨拉查对朋友有多么的不好,但是我知道的是,戈德里克是男阿尔法,萨拉查是男贝塔,这是就是不对的。”
“你认真的,我要是没记错,我是一个女性贝塔,而你是一个女性阿尔法。”
“看看我已经成了什么样子,我失去了我最心爱的女儿,而学术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就是说,一直都没有格兰芬多学院那样充满优势。你一直是我们四个人中最随和的那一个,你对着学生的要求都没有,仅仅是我们三个人都不想要的,你就会收下来,你可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识,但我,我很难忍受这一点。”看到赫尔加面色不虞,罗伊娜把这个话题艰难的岔开。
“太久没有睡个好觉了,我觉得我都要累坏了。”
“先睡吧。”
反正萨拉查很累的,他甚至直接睡了一天多。
是一条温热的湿毛巾给他擦脸,才唤醒了他。
“你现在可光着。”
萨拉查急忙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墨绿色睡袍,手里的被子砸向戈德里克:“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甚至没有换上睡袍。”
“但你的生活质量要求很高,我基本上都不知道你会有在第二天穿同一件衣服的时候。”黑发男人这才满意地把被子抢回来:“等等,我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你帮我脱光了,给我穿上了睡袍,是这个意思?”
狮祖很想说不止,用温热毛巾给你擦了一下身子,你要是问我就说都是男人扭扭捏捏像什么话,大家都是男人,一千多年前澡都一起洗。
“怎么不等明天上课的时候才叫我?”
“因为今天就要上课了,你睡了一天多。”
早饭时,大家都欣喜若狂,四巨头好不容易整理好教案,打算分门别类的授课了。
“我今天和列奥一起上课,以后黑魔法课和格斗课合并了。我还请到了一位助教,他不常来。”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我做到了!(姬)基情满满!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