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38)

与此同时,校长室内,西弗勒斯斯内普和阿不思邓布利多隔着一张桌子遥遥相对。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竟然这么干!”蛇院院长冲着面前胡子花白的老人咆哮道。
“他是莉莉的孩子,”老人疲倦的摘下眼镜去,犀利的深蓝色眼眸便水落石出。“现在的局势越来越复杂,而我甚至还在坚信着我自己的猜想,在十几年前,那个夜里——”
“够了!”蛇院院长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样,惊跳起来。
“他没有走,甚至能够在奇洛身上附着,我现在还没有明白,那到底是个什么原理?但同样的,我会知道的。”
“这是一个老人无能为力的请求,我们现在能够不受怀疑的让他再多学一点儿东西的时间,就剩这一堂课了,你真的明白他需要什么吗!”
“一个优异的成绩,他或许会——重点在变形方面或者魔咒方面,当然了,还有黑魔法防御术方面——必须特别突出,才有可能抵挡黑魔王投过来的随意一击;而如果像我所预想的一样,黑魔王率领着食死徒们重头再来,这甚至只是他需要学习的东西里的冰山一角,更别提我们现在通过蛇院始院长知道外面甚至还有麻瓜的虎视眈眈。我们,我,米勒娃,甚至还有其他的人都对着哈利有着太深的爱了,他帮助我们驱散了黑暗,带来了光明,又失去了父母亲。爱和同情,还有其他的什么玩意儿混到一起,造就了一个软弱又宽松的环境,但外面的环境不再允许他的软弱,他需要的是你。强硬,严格。”
老人擦了擦眼镜带回去,抓起一把糖,递给面前眼神阴郁的黑发男人:“来点糖吧,糖果让人快乐。”
男人不动如山,如果不是听见了一句“继续”,阿不思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成了一座雕塑。
“我们会很快的把这个检验性别的水晶球送给你,好好检验一下他们两个人的性别都是什么好,方便我们对症下药。”
“两个?”
“是的,还有一个列奥斯莱扎卡。”老人幸福的拿起比比多味豆倒进嘴里,“见鬼了,羊杂肚味的。”
“两个人,一个是格兰芬多没脑子的小崽子,另一个是我最讨厌的那种人,他们两个凑到了一起,你还指望着我不折磨他们?”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不相信你是靠着对黑魔王的嘲讽得到他的青睐的。如果你想,你其实可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至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朋友。”老人袍子上的星星愉快的闪烁着。“哈利也是莉莉的孩子,如果你愿意放下成见,他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优秀的孩子,第一年的时候,我和他在第一场魁地奇球赛后见了一面,发现他已经足够的聪明与敏感,甚至可以选择自己追寻真相。是你一直坚持着他和詹姆斯的相似之处,而如果你愿意放下成见,你将会震惊的发现他是多么的像莉莉。”
“对不起,除了眼睛之外,我还没有发现其他的像的地方。”男人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
“而列奥斯莱扎卡,”老人像男人俯身过去,试图把音量控制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见的程度,边上校长们的画像正在舒舒服服的打鼾,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我们要竭尽全力去争取,那个小女孩实在是太小了,我们正试图让其他的老师和他建立良好的关系,而列奥他能够带给你更多更好的东西,你喜欢黑魔法,他知道应该怎样约束人,把黑魔法控制在怎样的边界。如果你真的愿意虚心向他学习,那么很快,我觉得我会对你放心不少。”
“了不起,我竟然还能让你放心不少?”
“在和斯莱特林阁下相见之后,我才意识到我曾经全部的狭隘,就在于学院之见,我想要补偿,可是现在却没有办法作出补偿,我只能希望他能够拉住你,让你不要再继续往下坠落。”
“我这个月的狼毒药剂还没有做,先走了。”男人站起身,仔细的抚平自己长袍上的褶皱。
“如果这次在遇到了斯莱特林阁下,告诉他我在麻瓜能喝的魔药方面稍微有了一点儿成就。”说完也不等老人反应,微微欠了一下身,袍浪翻滚起来,直接就离开了校长室。
“福克斯,我们总是做决定做得特别的快,做出改正却特别的慢,是吧?”老人用墨鱼骨头逗他的宠物,声音刻意的上扬,听起来又活泼又欢快。完全不像一个,已经接近150岁,饱经风霜,接受了很多自己的爱徒死于非命的老人。
“不过有进步,总比没有进步的强。”
斯莱特林院长冲进自己的地窖,把脸埋在手上,像是已经接受了他的命运。
“要严格训练哈利波特,还有要能够,至少是和善的和那个小崽子对话是吧?”他发现自己有一个正经问题忘了问,随手发出了一个守护神去问阿不思:“那关于性的课程要怎么办才能看起来比较像是上课的样子?”
阿不思宽容的听完了这段话,他知道现在斯内普已经快要焦头烂额了。
“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问到底要不要上性课程吗?不用。相信我,孩子们到一定的岁数就自己会懂的。”
“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说完那头银白色的鹿就消散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在立完了日更flag之后的第一更。
周日哈利和利奥就可以去上课了!还有实际上关于sex课程,我们其实也都讲的非常非常的少,好像到了年纪了就应该无师自通一样,但事实上,如果不学,谁都是不会的,别等到追悔莫及了才学。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