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36)

“问一下你的老师是谁?”罗恩鬼鬼祟祟的把头凑过来,“我可以给你看我的。”
“罗恩 !”赫敏低声咆哮道,“是个人隐私!”
罗恩又含糊的诅咒了两声,谁也没听清他说了些啥。
“第一堂课,下周日十点半,”哈利绝望的呻吟出声,“我希望下周六的审判能够挪到周日。”
“打起精神来,伙计,你要相信这种课程没有什么值得可怕的,听说——还——你懂的。”罗恩拍了拍他。
无知真是一种幸福。
哈利和赫敏开始约在图书馆,哈利主要是希望繁重的工作能够让他把小天狼星救出来,也让他忘了周日那一天所能想象到的最可怕的场景,而赫敏,当然了,麦格教授的爱徒,所有老师们的宝贝宠儿,理所当然的拿到了一个时间转换器,奔波在各项繁重的课程之中。
“你真是不知疲倦,在我看来,很少有麻瓜出身的巫师选择从巫师方面重新看待麻瓜。”
赫敏疲倦的抬起头,晃了晃长时间伏案所带来的疼痛的颈椎,“你小声一点儿,”她低声咆哮道:“你要知道,关于时间转换器,我必须承诺不向任何人说明,而我跟你们所有人都稍微透露这个信息,实际上麦格教授,要是按照真正的处罚办法的话,那——总之别说出去。”
“图书馆要关门了,你们几个快一点儿!”平斯夫人气势汹汹的挥着鸡毛掸子向他们。
“夫人,我要借这些书,”赫敏跑向登记台,而哈利留下把这些书整理到书包里,赫敏和哈利两个人的书包都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呻吟。
两个人从图书馆出来,拔腿向格兰芬多塔楼的方向狂奔而去。哈利一边狂喘着粗气,一边对着赫敏连呼带喘的说:“赫,赫敏,你有没有觉得,你,其实,其实真的应该,应该考虑,好好的,放下一点儿课程了?”
“不可能,我还,没有,学到,足够多的,知识,咳,我不会去——”
“吉星——”“高照。”
胖夫人看起来有点蒙,她叹着气说道:“两个人说出来的口令是不生效的,你们先喘一会儿气吧。”
赫敏扫了一眼表,震惊的发现竟然只有30秒钟就要进入宵禁状态了,她也顾不得自己连气都快喘不上来,赶紧勉强的说完了口令吉星高照,拽着哈利就滚进了胖妇人露出来的洞口。
赫敏的书包突然就开了。那些大块头的书籍,或古老或陈旧,但总有一点是相通的,他们都很沉,而封皮都比较尖锐。一道女声尖利的响了起来:“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哈利被朋友们搀扶着站起来,发现救命咒语的发射者是金妮韦斯莱。金妮一看到哈利在看他,脸红的不成样子,结巴了很久也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一跺脚,转身就跑进了女生宿舍。让哈利  刚刚喘匀了气  波特根本连声谢也没有好好道。
“我这么可怕吗?罗恩?”哈利有些摸不着头脑。
“相信我,你一岁就打败了神秘人,你是她的大英雄。魅力无边,倾国倾城。”
“一年级能用漂浮咒把这么多的书飘起来,真的是了不起啊。”
“哈利,给。”大家舒服的窝在床上,纷纷把自己手边儿所有关于小天狼星的审判的资料给了哈利。
“哈利,你可以替小天狼星申请要求一大笔金加隆的补助。在战前,布莱克家属于小天狼星的那一部分资产,全都给了魔法部。他们那些铺子之类的东西已经要不回来了,但是可以要一大笔赔偿。”
“我前两天从他给我的信里勉强看懂了一点点,他说他15岁的时候就被家族除名了。”
“除名的确是非常恶毒的惩罚,那意味着你从此不再被这个家所接纳,你永远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但巧的很,魔法认血缘,除非最后一个直系血亲死绝,庄园,产业这些都会被封锁起来,直到消失在历史尘埃。”
“不过话说回来,他可真酷呀,一个人只身为这个错误在阿兹卡班待了12年,阿兹卡班那可不是什么能开玩笑的地方!我爸去参观了一下,回来冷得全身打颤;海格因为神秘人被关了几天回来,都说那是他最不希望回忆的地方。然后又为了你,他从北海游了回来,然后又辗转的去看你,说真的,他可真是偶像啊!”罗恩憧憬的想象着小天狼星的样子。
“非法的阿尼玛格斯。”赫敏不太赞成的摇了摇头,但她也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结论,“要是没有这个一技之长,我真的不敢想象他要在那里怎么熬过这12年,他注定得疯了。”
“没有这非法的阿尼玛格斯,我都不能想象,我还能,能和,能和我家里人来得这么近”哈利原本想假装平静一点,但他哽咽的声音出卖了他。
“周六我们,我和妹妹,还需要出席,是吗?”
“对,”哈利不好意思说一声谢谢,挨个儿拥抱了他们。
星期六很快就到了。
哈利在早晨五点半的时候突然完全惊醒,仿佛有人在他耳边大声叫喊一样。有一小段时间他稳稳的躺在床上,听证会的情景充满了他脑子的每一个角落,几乎让哈利无法忍受,他跳下床戴上眼镜。他的牛仔裤和T恤衫已经被清洗干净并且放在床脚。厚实的床幔微微飘动。

    罗恩四肢张开仰面躺着,嘴巴张的大大的,很快就睡着了,当哈利穿过房间的时候他并没有被吵醒。哈利走出寝室并轻轻的带上身后的门。哈利试图再次系统的思考这个问题,就觉得脑子里只有一团浆糊。
他们——特指哈利,列奥,和伊莉莎——在早餐之前就已经被韦斯莱先生带离了霍格沃茨。“邓布利多校长特批的,不然光是被霍格沃茨的小孩子们看着,我们就脱不了身了。还有你们谁会坐地铁?”
亚瑟韦斯莱看起来对地铁的一系列流程都非常感兴趣。“对不起,”韦斯莱先生说道,“不过我从来没有乘坐火车上班,从一个麻瓜的观点来看我的举止极为不同。事实上,我以前从来没有使用过来宾入口。”(这里的来宾入口应该是指魔法部的来宾入口,也就是连接麻瓜世界和魔法部的通道)
    他们走的越深入,路边的建筑物就显得越发的矮小破旧,直到最后他们抵达了一条小巷子,这条小巷包括几间破烂不堪的办公室,一个酒吧以及一辆正在溢水的罐车。哈利本来希望魔法部设在一个更加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我们到了,”韦斯莱先生简洁的说道,他用手指着一个老旧的红色电话亭,这个电话亭少了几块玻璃,并且竖立在一堵被严重乱图乱画的墙壁前面,“跟我来,大家。”
    他打开了电话亭的门。
    哈利抱着脖子上挂着一条羽蛇的狼崽走进了电话亭,并且很好奇这个地方到底是干什么用的。韦斯莱先生自己挤到哈利旁边并且把电话亭的门关上了。这里面有点狭窄;哈利被挤的靠在电话机上,电话机弯弯曲曲的挂在墙上仿佛一个野蛮人曾经试图把它撕开一样。韦斯莱先生越过哈利拿到了听筒。
    “韦斯莱先生,我认为这部电话机也失灵了,”哈利说道。
    “不,不,我肯定它是好的,”韦斯莱先生将听筒靠在耳边开始拨号。“让我看看...六...”他拨着号码,“二...四...再一个四...再一个二...”
    当号码盘平稳的回到原位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女声从电话机里面传出来,而不是从韦斯莱先生手上的听筒里面传出,不过这个声音十分响亮明白,好象有一个看不见的女人就站在他们旁边。
    “欢迎光临魔法部。请报出您的姓名、职业。”
    “恩...”韦斯莱先生显然不确定他是否要对着听筒说话。他折衷的把话筒放在耳朵上,“亚瑟韦斯莱,不适当使用魔法物品办公室的,旁边陪同的是哈利.波特,列奥斯莱扎卡,伊莉莎斯莱扎卡,被要求前来参加一个纪律听证会...”
    “谢谢,”这个冰冷的女声说道,“来访者,请拿好徽章并把它系在长袍的前面。”
    出现了一阵卡嗒声,接着哈利就看见有某样东西从金属滑道里面滑出来,这个金属滑道通常是用来返回硬币的。他把这个东西拣起来,那是一个正方形的银制徽章,上面写着哈利.波特,纪律听证会的字样。当女声再次响起的时候,他将徽章别在T恤衫的前面。他将剩下两枚银制徽章塞进裤兜里。
    “魔法部的来访者,您需要接受一个检查,并且将您的魔杖拿到安全处登记注册,安全处就在中厅的最里面。“
    电话亭的地板突然颤抖起来。他们慢慢的沉入地下。当外面的人行道慢慢抬升并超过电话亭的玻璃窗直到黑暗在他们的头上逐渐增大的时候,哈利看起来有点紧张。然后他们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只能听见电话亭向下通过地面时发出的枯燥的摩擦噪音。尽管哈利感觉要漫长的多,但是大概一分钟之后一束金色的光线照亮了他的脚下,并且越来越宽,逐渐上升直到射到他的脸上,哈利不得不眨眼以避免流泪。
    “魔法部预祝你们度过愉快的一天,”这个女声说道。
    电话亭的门弹开了,韦斯莱先生走了出去,后面跟着哈利,他的嘴巴惊讶的几乎合不拢,连列奥和伊莉莎都变成了人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从他的裤兜里拿走了银质徽章都没有察觉。
    他们现在正站在一个极为深长壮观的大厅的一端,大厅铺着十分光亮的黑色木质地板。孔雀蓝的天花板上镶嵌着闪闪发光的金色符号,这些符号持续移动并且改变,就象是许多天堂的守护者。两边的墙上都镶嵌着发亮的黑色木头,并且有许多镀金的壁炉。每隔几秒钟,随着一声轻微的飞速移动就有一个巫师或者女巫从左手边的壁炉里走出来。而在右手边,每个壁炉前面都排起了小股队伍等着离开。
    在大厅的半路上有一个喷泉。一组比真人尺寸稍大的金色雕像站在一个圆形水池的中央。这些雕像里面最高大的是一位长相高贵的巫师,他的魔杖直指天空。围绕在这个巫师雕像周围的有一个漂亮的女巫,一头半人马,一只小妖精和一只小精灵。后面的三尊雕像都以崇敬的表情站在巫师和女巫的面前。水流正在从他们魔杖顶端闪闪发光的喷嘴里面飞出,其他的喷嘴还包括半人马的一条拖绳,小妖精帽子的顶端,以及小精灵的两只耳朵,因此丁冬作响的落水声从雕像的缝隙传出,而在这些雕像的脚下错落分布着数以百计的巫师和女巫,这些雕像大多数都衣着灰暗,看上去有些早熟。笔直的看过去在大厅的尽头有一组金色的门。
    “这条路,”韦斯莱先生说道。
    他们加入了人流,在魔法部的工作人员之间穿行,有些工作人员手上拿着一大叠摇摇晃晃的羊皮纸,而另外一些则提着一个扁扁的公文包;还有一些人则边走边读着每日先知报。当哈利和韦斯莱先生经过喷泉的时候,他看见在水池的底部闪烁着许多银币和青铜币。在水池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被弄脏的牌子,上面写道: 来自魔法同胞喷泉的所有收益都将捐献给圣芒戈魔法医院,用以治疗魔法疾病与伤害。
    哈利发现自己拼命的想着:“如果这次我获得一个真正家人的话,我会捐上十个加隆。”
    “上这来,哈利,”韦斯莱先生说道。他们走出了魔法部雇员的人流,前往那些金色的门。在左边的地方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有一个标志牌写着安全处,当他们靠近的时候一个巫师抬头看着他们并放下了手中的每日先知报,这个家伙胡子刮的很糟糕的,身上穿着一件孔雀蓝的长袍。
    “我正在陪同访问者,”韦斯莱先生对着哈利一行人做了一个手势。
    “站过来,”这个巫师用一种无聊的口气说道。接着又欣喜地跳起来:“哈利波特!”他激动压低了声音,但还是没有忍住向哈利伸出了手。
    哈利向他走过去,这个巫师拿出一根长长的金色棒子,这根棒子象汽车天线一样又细又柔软,巫师用它在哈利的前前后后上下翻飞的探测。并且给他的朋友们同样热情的待遇。
    “魔杖,”安全处的巫师放下了那个金色的设备并且把手伸了出来。
    哈利把自己的魔杖递过去。巫师将魔杖放到一个奇怪的黄铜仪器上,它有点象各种比例的碟形天线。仪器开始振动起来。一张窄条的羊皮纸从仪器的底部传出来。巫师拿起羊皮纸读着上面的文字。
    “十一英寸,凤凰羽毛的轴心,已经使用两年。资料正确吗?”
    “是的,”哈利紧张的回答道。
    “我留下这个,”巫师说着把这一小条羊皮纸钉在一只小铜钉上。“你把魔杖拿回去,”他把魔杖扔给哈利补充道。
    “谢谢。”
    “谢谢你,伊瑞克,”韦斯莱先生沉稳的说道。他抓着哈利的肩膀带着哈利离开了安全处,重新加入了在各个金色大门之间穿梭的巫师和女巫们的大军。
    人群稍稍有点拥挤,他们跟着韦斯莱先生穿过几扇门来到较远处的一个小一点的大厅,在这里至少有二十部金色格子一样的电梯在工作着。哈利和韦斯莱先生加入了其中的一群等电梯的人。在他们的旁边站着大胡子巫师,手上拿着一个巨大的纸板盒,盒子里发出一阵令人焦躁的噪音。
    “你好吗,亚瑟?”这个巫师冲着韦斯莱先生点点头。
    “你端着的是什么,鲍勃?”韦斯莱先生看着盒子问道。
    “我不能肯定,”这个巫师严肃的说道,“我原本以为它只是一只符合标准的小鸡,可是它现在开始吐出火焰了。看样子我已经严重破坏了禁止实验性饲养的规定。”
    随着一声嘈杂的响声,一部电梯停在了他们的面前;金色的格子门打开,哈利和韦斯莱先生跟着其他人走进电梯,哈利发现他自己已经被挤到了后面的墙上。几个巫师和女巫好奇的打量着他;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以避免碰到任何人的视线,当他这么做的时候额头的刘海垂了下来。格子门哗的一声关上了并开始缓慢爬升,当哈利在电话亭听过的同样的女声再度响起的时候,电梯的链条发出了喀哒声。
    “第七层,魔法竞赛与运动部,不列颠与爱尔兰快迪斯合作联盟总部、办公室桌球俱乐部、和魔法玩具专利局。”
    电梯门打开了。哈利瞥见一条凌乱不堪的走廊,各种各样的广告乱七八糟的钉在墙上。电梯里面一个抱着扫帚柄的巫师艰难的从电梯里面挤出来并且消失在走廊里。门关上了,电梯再度颤抖着爬升,这一次那个女声宣布:
    “第六层,魔法运输部、弗罗粉传送网络合作中心、扫帚调整控制处、波奇办公室和传输测试中心。”
    再一次,电梯门打开了,四五个巫师和女巫走了出去;与此同时,有几架纸飞机冲进了电梯。当这些纸飞机悠闲的拍打着翅膀在头顶盘旋的时候,哈利盯着他们,他们通体是淡紫色的,在他们的翅膀边缘上盖着魔法部的邮戳。
    “这只不过是内部邮件罢了,”韦斯莱先生轻轻的告诉哈利,“我们一般情况下使用猫头鹰,但是信件的数量多的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堆满了我的办公桌。”
    当他们爬升的过程中,这些内部邮件全都在围着天花板的吸顶灯盘旋。
    “第五层,国际魔法合作部,国际魔法物品交易标准合作办公室,国际魔法法律办公室和国际魔法联盟英国分会。”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两封内部邮件及几个巫师出去了,但是又飞进来几封内部邮件,因此他们头顶上的灯变得忽明忽暗。
    “第四层,魔法生物规章与控制部,魔法生物合作处,身体与灵魂分离办公室,小妖精联络办公室,和宠物咨询中心。”
    “到了,”那个提着喷火鸡的巫师还有几封内部邮件一起出了电梯。电梯门再度关闭。
    “第三层,魔法意外与灾难部,包括魔法灾难逆转办公室,救援指挥部,以及保护麻瓜委员会。”
    在这一层,除了哈利、韦斯莱先生和一个正在电梯里读着一张很长的羊皮纸的巫师以外,其他人都出了电梯。当电梯再度上升的时候剩下的内部邮件仍然在围着吸顶灯盘旋。接着电梯门再度打开,那个女声宣布道。
    “第二层,魔法条例执行部,包括不适当使用魔法办公室,傲罗指挥部,和魔法物品维修保养管理办公室。”
    “这里就是了。”
      亚瑟和一个脸上一点表情纹都没有的中年男人打交道,但是看来好象很难沟通,而当哈利想开口的时候,韦斯莱先生踩了一下哈利的脚。他们一直走进去直到一个最里面的单间。
    哈利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在他身边每个方向上都是小天狼星的相貌,有关的新闻剪接和老照片--甚至小天狼星还在作为好人参加波特婚礼时候的照片都有--它们都贴在墙上。唯一一块没有贴小天狼星内容的地方是一张世界地图,地图上的红色大头针象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啊,哈利,这位是珀金斯。”
    一个驼背的,看来有点羞涩的老巫师正好走进了房间,他留着花白胡须,正在喘气。
    “哦,亚瑟!”他没看哈利拼命叫道,“感谢上帝,我不知道最好怎么处理这件事,是否要等你来。我刚刚给你家派去一只猫头鹰,不过很显然你没收到--十分钟前来了一封紧急信件,是关于小天狼星听证会的事情--他们已经修改了时间和地点--它就在现在八点钟的时候,在楼下老的十号审判庭举行--”
    “在楼下的十--但是他们告诉我--梅林的胡子!
    韦斯莱先生看看表,发出一声尖叫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快,大家,我们应该在五分钟前到那里!”
    “为什么他们修改时间?”当他们穿过傲罗单间的时候哈利气喘吁吁的问道。人们纷纷侧头让开并盯着他们快速经过。
    “我也不知道,但是感谢上帝我们来的够早,如果错过了听证会,那小天狼星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韦斯莱先生在一个电梯前面急刹车并焦躁不安的戳着下降按纽。
    “快来!”
    电梯喀哒喀哒的进入视野,他们迅速的跑进去。每次电梯停下的时候韦斯莱先生都要恼火的咒骂,并且用拳头使劲砸着九层的按纽。
    “那些审判庭已经多年不用了,”韦斯莱先生愤怒的说道,“我想不出他们为什么要在那里举行听证会--除非--但是不--”
“快点,哈利,”那扇令人恼火的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韦斯莱先生说道。他们迅速的跑过一个走廊。这个走廊看起来和上面的完全不同。墙上光秃秃的,既没有窗户也没有门,只在走廊的尽头有一片黑色的草原图画。哈利以为他们要从这里穿出去,但是韦斯莱先生抓着他的手并且把他拽向左边,在这里有一个开放的楼梯踏步。
    “从这里下去,从这里下去...”韦斯莱先生气喘吁吁的叫道,同时一步两级的往下冲。“电梯也不能下到这么远...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干这件事情,我...”
    他们跑到楼梯底部并延着另一个走廊一直跑,这条走廊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面斯内普的地牢有许多令人讨厌的相似之处,都有着粗糙的石头墙和突出墙面的火炬。在这里他们经过的都是栓着铁栓,带锁眼的沉重的木头门。
    “审判庭...十号...我认为...我们快到了...是的。”
    韦斯莱先生在一个肮脏的带着一把大锁的黑色大门前面一个急刹车,他靠在墙上疲惫不堪,手紧紧的抓着胸口。
    “进去吧,”他气喘吁吁的说道,并且用拇指指这这扇门,“就是这里。”
    “不是--你不跟我们一起进来吗--?”
“我不被允许进去,祝你们和小天狼星好运。”
墙壁是由黑色的石头构成的,火炬发出昏暗的光线。他的两边是空空的长椅,但是在顶头一排最高的长椅上有许多阴影。他们都在小声说话,但是当哈利身后的大门轰然关闭的时候,大厅里充满的不祥的寂静。
    一个冷漠的声音在审判庭中响起。
    “你迟到了。”
    “对不起,”哈利紧张不安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时间改变了。”
    “那不是陪审团的过错,”这个声音说道,“但毕竟是未成年人,可以谅解,请坐到证人席上。”
哈利远远瞥见审判庭中间的椅子的扶手上隐藏着镣铐。
“毕竟小天狼星布莱克在众目睽睽之下潜进了霍格沃茨,这件事情是有目共睹的,要么他被老老实实的锁起来,要不然的话我们怎么知道陪审团会不会再赔上一命。”是巴蒂克劳奇。哈利心里反复的想着这个名字,恨不得磨牙吮血,要是他肯给小天狼星一场审判,而小天狼星坚持动用比如说吐真剂之类的手段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无辜,那哈利就不用再和姨妈一家一起度过这漫长的11年。
小天狼星身着束缚衣,被几个圣芒格的医生放到了椅子上,医生们通过石头地面走去,脚步的回声显得格外响亮。当小天狼星小心翼翼的在椅子边缘挪动的时候,镣铐发出威胁的叮当声,但是并没有锁住他。哈利的感觉更加不舒服了,他抬起头看着坐在上面那排长椅上的人。
从他能够看见的数目估计,大约有五十个人坐在那里,他们都穿着李子色的长袍,在长袍胸前左边的位置上绣着一个做工精美的银色“W”的字样,所有人都从鼻子下方凝视着他,有些人脸上带着一丝不苟的表情,而其他人看上去则十分的好奇。
    在前排正中间的位置上坐着康奈利.福吉,魔法大臣。福吉是一个身体肥胖的人,经常戴着一顶灰绿色的魔法帽,不过今天脱掉了;他今天还脱掉了他平常和哈利说话的时候惯有的纵容的微笑。一个有着宽阔的,正方形下巴的女巫坐在福吉的左边,她戴着单片眼镜,表情可怕。在福吉的右边是另外一个女巫,不过她坐在长椅的很后面,所以她的脸整个藏在阴影里。

    “很好,”福吉说道,“被告已经到了--尽管是最后到的--让我们开始吧。你们准备好了吗?”他问在座的各位。他得意的微笑着,看着眼前像一头暴怒的雄狮的巴蒂克劳奇。
书记官卢修斯马尔福矜持的点了一点下巴。
“10月8日的纪律听证会,”福吉用一种响亮的声音说道,而卢修斯则马上做起了记录,“将审理西里斯布莱克先生违反梅林法典的违纪行为,西里斯布莱克先生现为格里莫广场12号的居民。”
“质询者:法尼治奥斯瓦尔德福吉,魔法大臣;爱米拉苏珊波尼斯,魔法条例执行处处长;多罗尔斯简乌姆布瑞杰,魔法部高级次长。庭审记录员:卢修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
    “辩护律师,阿巴斯帕斯威尔乌尔福瑞克布瑞安邓不利多,”一个平静的声音在小天狼星的身后响起,哈利迅速的站起身看去,结果被兄妹两个一起拉下。
    邓不利多正安详的走过房间,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袍,一脸极为平静的表情。他的长长的银色须发在火炬的光线之下闪闪发光。邓不利多站到了小天狼星旁边通过眼镜片抬头看着福吉,他的半月形眼镜架在长长的鹰钩鼻子的中段。
    陪审团的成员们开始交头接耳。所有的眼睛现在都集中在邓不利多身上。后排的年纪稍长的巫师则挥舞着双手表示欢迎。
    当哈利看见邓不利多的时候,一股强有力的感情从胸中升起,那种充满希望的感觉不亚于听见了凤凰之歌。他想看见邓不利多的眼睛,不过邓不利多并没有看着他;他一直持续的盯着显然狼狈不堪的巴蒂克劳奇。
    “啊,”巴蒂克劳奇说道,他看起来完全惊慌失措。“邓不利多。是的。你--恩--得到我们--恩--改变听证会时间--恩--和地点的消息吗?”
“请注意先生,我是质询者。”福吉得意的挺了挺胸。
    “我本来肯定会错过听证会的,”邓不利多兴高采烈的说道,“然而,归功于一个幸运的错误,我提前三个小时到了魔法部,因此一无所损。”
    “是的,马尔福,你能不能给邓布利多一张椅子?”巴蒂克劳奇转向卢修斯马尔福发难。

    “没关系,没关系,”邓不利多高兴的说道;他掏出了自己的魔杖,做了一个小手势,一只柔软的印花棉布的扶手椅子就出现在小天狼星的旁边。邓不利多坐下了,他长长的手指末端张开,透过手指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仔细打量着福吉。陪审团的成员们仍然在窃窃私语,他们表情慌张,坐立不安;直到福吉再次开口的时候他们才安静下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