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35)

“霍格沃茨的孩子们实在是太热情了,他们已经一遍一遍的来到我们的办公室和我们聊天,我都觉得整个人都要累瘫了,没想到聊天儿能够是这么复杂的一件事情。”晚饭后,蛇雕像追着他们,嘶嘶的叫了一路。
“那在你们公布了自己的办公室地址之后,你们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祝你们平安吧。”哈利本以为自己是用英语小声吐槽,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也发出了那种嘶嘶的声音。
伊莉莎在边上看起来非常的纠结,过了一分钟, 她快步走上前拍了一下哈利的肩膀:“哥哥?”
哈利用一种茫然无措的表情看向她。
“你是我的表哥吗?”嘶嘶的声音为伊莉莎平白添了一份阴冷。
“当然不可能,除了有列奥的关系在,我都不认识你呀。”哈利和她开始用蛇语交流起来。
伊丽莎二话没说,一下子就抱住了哈利:“表哥!理论上我也是个斯莱特林继承人,表哥!”
“真的吗?你是几,你是7月底的生日,那你可以叫我表哥呀!”列奥又凑上来插了一脚。
哈利快要被这真假表哥给弄崩溃了,惊慌失措地拉着他们跑掉,回到男生宿舍去。
在寝室里,他长出了一口气。“是这样的,我从没有在任何一份报纸上见过我爸爸或者妈妈有这种关于蛇语的能力,我不确定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毕竟是宣称是‘斯莱特林继承人’的伏地魔杀了我父母。”
罗恩和纳威打了个哆嗦:“别提他的名字!”
“我就提一下,怎么了,你难道还能有一个杀人犯做教父,而你很快就要去参加他的审判?海格那只鹰头马身有翼兽,我们还得考虑一下怎样才能让小马尔福知难而退;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的性别测试和关于s一e—x的考试;现在我又得被迫和斯莱特林继承人的家里扯上关系,我不过就是提了一个名字,算他个屁!”
两个人看起来无措又难过。“我很抱歉,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我可以郑重的承认,只要是斯莱特林继承人都会蛇语,而也只有蛇佬腔的血液是不会外流的,一定是只在冈特家族内部通婚,他们都以为只要血统的浓度足够,总有一天会重塑像萨拉查斯莱特林一样的辉煌,为了这份辉煌,”她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流露出一个嘲笑,“别说什么亲兄妹通婚了,父女通婚,母子通婚,这都不罕见。”
哈利吓得从床上跌了下去:“听起来只能和伏地魔有关系了,”他干巴巴的说道:“毕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爸爸是波特家老牌贵族,而我妈妈是一个麻瓜种。”
伊丽莎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但是如果让我和那个丑的没边儿,做事也恶心到没边儿的人认个亲,我还是觉得认你比较能让我开心。”
“我不知道,”哈莉的喉咙像是被架到了火上一样,干燎燎的在烧。
“你们最好别是我的家里人。你们知道吗?虽然我一岁多去到图妮娅姨妈家的时候,我那么希望她能够陪陪我,但是后来只有一个保姆在那里陪我,我拥有着物质和一个空荡荡的房子,他们都不想着陪我。图妮娅阿姨只要儿子和同伴陪着她,威廉姆表哥还有那么多好同伴,我一直就只能够渴望着别人能够来陪我,一开始我希望我的魔法能够被接受,但是到十一岁,我只希望有个人能来陪我。”他抹了一把脸,看到对面敏妮和伊丽莎两个人震惊又不安的眼神,他又干巴巴的把自己想说的后面那些话吞了下去。
“很不好意思啦表弟,我可能没有办法来陪你。在上到霍格沃茨之前一年多的时候,我才断了药,然后是跟着姐姐一起在中国定居。为了收到霍格沃茨的通知书,猫头鹰差点没有飞死。”他明智的选择了把“这件事情其实是哥哥阿德里安才有过的遭遇”给吞了下去。
“在姐姐照顾不到的时间里,我就得是我爸爸的管家,我肯定也没有时间出来玩。”
“你们只是没有时间是吗?”
“是呀,我哥哥得吃药,我爸爸也得吃药,我们家常年都得是我盯着在恰当的时候吃,改天我偷偷给你顺一包药来给你看一下,比起咱们的魔药,难吃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哈利这一回连眼神里都带了敬仰:“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们更可怜了一点,我很抱歉,刚才我失控了。”
三个人结结实实的搂在一起。
“我觉得哈利忘了些什么”“他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一开始认为的,他,根本,不是,什么,斯莱特林继承人的,亲戚。”
“有事情可以来找我们,我们现在在——”列奥报了地址,“跟敏妮是邻居!”
“hello——”“我们的——”“小弟弟——”
罗恩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弗雷德或者乔治给留了下来:“快一点儿,给我们讲一下这个所谓的考试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事实上——”“是这样的——”“让伟大的弗雷德——”“其实是伟大的乔治——”“告诉你们吧!”
“每一年的考题都略有不同”双子的声线陡然压低。“在我们那一年,你们要经过一个巨怪,如果有人拿手帕捂住了鼻子,那么他就是一个欧米茄,如果有人拿手帕捂住了鼻子,又打到了巨怪,那么他就是一个贝塔,如果有人只是打到了他,那么他一定是个阿尔法。”
“难道这个意思是说,只有既聪明有优秀的才能是个贝塔吗?”
“傻乎乎的小男孩们,”自打发现他的魔法生物形态是一只狼崽儿,双子里不知道是哪一个特别喜欢摸他的毛。
“拿手帕捂住了鼻子,那会很影响施咒的,所以说他们肯定也不会有特别出彩的成绩。”
“只有最优秀的阿尔法才能有最优秀的成绩。”
“我哥哥是个欧米茄,但他有着最好的成绩。”这一次男声女声一起响起来。
“那应该是他生错了性别。”
因为性别肯定是和某些特质能够挂钩的。
这一次,列奥和伊丽莎两个人一起扬起了一模一样的假笑。不过列奥的嘴角被毛压着看不出来。
因为做了不符合性别的事情,就得被开除出那个性别,谁给你的脸呢?老天爷吗?
“真假表哥”事件稀里糊涂地结束了,但是给海格的鹰头马身有翼兽辩护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出于对着海格的爱,他们五个人一起扎进了图书馆浩瀚的书海,当他们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考试的周末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六的早上了。
“今天三年级生留一下。其他年级生从这里离开,去往霍格莫德去,不要打扰我们的考试。”
哈利当时就觉得胃里像是扔了个铅块儿,他并没有做好任何一点的准备,他到底怎样才能应付过这一次的考试呢。
可惜考试的时间不被转移,很快的,他们坐在了邓不利多凭空变出来的桌子旁。一个人一个桌,保证了自己的隐私不被泄露。
“第一题,你的性别是?男——女——”
“第二题,对于下面这些图片,哪些让你觉得非常的激动?”后面有精壮的男人和柔软的女人。
后面又有些千奇百怪的题目。
哈利用余光瞟着四周,吃惊的发现当大家都越往后做,弯下腰去,翘了起来二郎腿的人数就越来越多。
哈利不自觉的舒了一口气,努力的希望自己看起来更为体面一点。
“还有最后五分钟,请大家仔细的答题。确保你自己的名字,性别都有填好,你们这份考试是完全出自自己的内心,所以并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们会找适合你们的老师给你们上课。很可能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老师,所以在两周之后,你拿到你的老师的姓名的时候,不要去和朋友们分享,这不是一个可以分享的事情,是你个人隐私。”
哈利舒了一口气:我在大下周才能够知道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审判结果,所以有两周时间能缓一口气。
缓了两周之后,当他拿到自己老师姓名的纸条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话说的太早了,纸条上的名字赫然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