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32)

好久没有给大家更了,非常不好意思啦,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时间里给大家补一补。
。。——我是你们一定还爱我的分割线——。。
“伙计们,我们赶紧去找找海格,去年因为那个密室里的怪物是一只蛇怪,而海格很显然不可能是驱使蛇怪的人,他今年重新拿到了一根新的魔杖!”罗恩开心的向大家分享着从他的父亲那里听回来的最新消息。
“真的吗?一起去!”赫敏的眼睛亮晶晶的。
只听这时,一个趾高气扬的女声传了过来:“我的天哪,海狸鼠,你有那个功夫,不如先把自己的这点儿头发和你的那两颗大板牙收一收,我是来霍格沃茨上学的,不是来这里看动物园里的动物的。
还有你,红毛臭鼬,可以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欢欣鼓舞,肯定是因为那个傻大个子可以让你把他关在屋子里,然后让你收点参观混血巨人的门票费,给你带来一点额外的收入吧。”
声音顿了顿,绕过了列奥,直接就对着纳威开火:“怎么啦小泪包?你是你们这个团体里面的眼泪担当呗?不好意思,我还忘了,你还是你们这里面的弱智,无能,低等的担当。”
这个声音可真的是很熟悉啊,潘西帕金森德拉科马尔福身边的那个女孩儿——时常抱着德拉科马尔福的手臂在那里走动,一身的香水味儿,“你闻起来像是化妆品给你腌出了味儿。还有你们这个小团体是什么?霍格沃茨的弱智担当吗?”赫敏格兰杰当然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格兰芬多扣十分。”恰巧路过的斯内普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扣分的机会。
“可可是真的是她先说的,”哈利气得嘴唇都哆嗦了起来,直接手指着那一边双臂抱肘,冷笑着看他们的潘西帕金森。
斯内普蛇一样的眼光划过了赫敏,划过了列奥,最终落到了纳威的身上。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冲着纳威这么说道。
“试图在走廊上拿出魔杖扣十分,试图攻击教授再扣十分”说着,他转身走向魔药教室,卷起来的袍角,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只蝙蝠了。
“我们带一点儿,天了,我真的不想带着满肚子的气去见海格。”赫敏气得胸口一起一伏。
眼看着院长为自己撑腰,潘西帕金森脸上的得意表情更加真诚了几分。“天哪,傻宝宝波特。”她一边说一边夸张的表现出波特在火车上和摄魂怪正面遭遇时,摔倒下去的场景,边上所有的斯莱特林捧场的笑了起来。
潘西得意的一卷自己的斗篷,招呼着他们院里的同学们,跟她一起走掉。
“那头母牛真的是坏透了,而我虽然说觉得教授们都很应该受人尊敬,而且斯内普教授教的魔药课很出色,但我还是不想要崇拜他了,我觉得这简直是个莫大的羞辱。”赫敏愤怒的来回用岩皮饼磨牙,说真的,海格的岩皮饼可真的是很对得起它的名字了。
其他几个人都用震惊的眼神望着她,“赫敏,你竟然在骂人!”纳威有些震惊,“听起来她把你气的不轻。”
“斯莱特林先生在去年来到学校的时候,他不是手上可以掌握着让我们的始院长们回来的方法吗?当时他们学院一片欢腾,四位始院长里,只有他们的院长还活着,然后斯莱特林继承人虽然说是个伪的,但也在学校内,他们好像是有点小人得志的意思,话里话外甚至偷偷摸摸的威胁我,要我放弃年级第一,然后让年级前十全是斯莱特林的。”
“他们真是有病,自己不想着好好去学习,然后非得把别人拽下来,才能凸显自己的高贵,她高贵在哪儿?可以躺着不用起床吗?”列奥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整个人都懵了。
“好小伙子,你说的对!”海格哈哈大笑起来,一巴掌把列奥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又热情的给他再斟了一杯茶。
“想采访你一下,什么感想?”哈利故意把茶碟凑到列奥的嘴边,假装那是个话筒。
“……疼死了,海格,你要轻一点儿。”列奥强行把自己从桌面儿上撑了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茶碟。
大家大笑了起来。“对了海格,你现在是不是有了一根新的魔杖?”
“是的是的,这是我的老伙伴儿,”他举起了自己手里的粉伞,“而这一位是我的新伙伴,他得意的举高了自己手上的魔杖,“橡木,龙心弦,13英寸半。”
“事实上,我还有一个好消息没有告诉你们。”
可一下子就看到了五双湿漉漉的,期待的盯着他的眼睛,他屈服了:“好吧好吧,我是你们今年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
“难道在开学晚宴的时候我们没有恭喜你吗?”
海格挠了挠头,哈哈大笑起来:“瞧我,我都给忙晕了头,忘了。
还有我们第一课将要学习鹰头马身有翼兽。”
“这么危险的生物,难怪是你才能给我们讲。”
“他们不危险,”虽然胡子挡住了他大半的脸,但是那双黑甲虫一般的小眼睛里仍旧投射出了一股柔和与慈爱的光:“他们非常的可爱,高贵,傲慢,美丽,迷人,又危险,但只要你是真心待他们,他们就可以是你最忠诚的伙伴和友人。”
“听起来像是在说斯莱特林。”
“我也想问你们一下,为什么说同样的特征落在了动物身上,他们就听起来非常的好,但是一旦落到人身上,那好像就转而变成了一个并不太好的词汇呢?”列奥啜饮一口茶,决定放弃这杯古怪的水。
“动物和人是不一样的,”海格那双黑甲虫一般的眼睛里仍旧在放出光芒。“斯莱特林他们是属于为了利益而来,为了利益而去,这本没有什么,但是他们也同样的蔑视忠诚,友善等等一系列的美德。他们揣测美德,唾弃美德,他们根本就是些渣滓,而这些动物,她们美丽强大又迷人,你只要奉献出足够的友善和谦卑,他们也同样会考虑还给你那些友善与谦卑,他们永远都是——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
“听起来我可以提前做一点功课是吗。”好好的一句疑问,生生的被赫敏变成了肯定句。
“说句实在的,没什么太大的必要,”海格那双黑甲虫一般的眼睛里散发出骄傲:“书本上每一个插画都不及鹰头马身有翼兽的10万分之一,你看过了真正的鹰头马身有翼兽,怎么还会想要去看一张插画?”
“明天的第一堂课,我们就能够见到鹰头马身有翼兽了!”
“不会很难吧?他们会不会来咬我们?”
“你可是去年黑魔法课上能够拿O的男人,不要担心。”列奥的声音很冷静,但奇迹的安抚住了纳威。
第二天早上,哈利叼着面包走在他们旁边,他们正走下斜坡到禁林边上海格的小屋里去。他看到前面走着三个非常熟悉的背影,这才明白他们必须和斯莱特林院的学生一起上这门课。马尔福正活泼地和克拉布、高尔说话,这两人在咯咯地笑。哈利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海格在小屋门旁等待他的学生。他身穿鼹鼠皮大衣,猎狗牙牙在他脚下,似乎急于出发。“来吧,快点快点!”他叫道,这时学生们已经走近了。“今天可有好东西款待你们!马上就要上精彩的一课!大家都到了吗?好,跟我来!”

    有那么一会儿令人难受的时刻,哈利以为海格要把他们领到林子里面去。然而,海格只领着沿着林子边缘走,五分钟以后,他们已经置身于一片围场似的地方外面了。那里什么也没有。

    “大家都到这道篱笆边上来!”他叫道,“这就对了——站到你看得见的地方。现在,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书本——”

    “怎么打开?”德拉科马尔福用他那冷淡、拖长的声调说。“嗯?”海格说。

    “我们怎么打开书本呀?”马尔福又说了一遍。他拿出他的《妖怪们的妖怪书》,他已经用一根绳子把它绑上了。别的人也拿出书来;有些人,像哈利那样,也把他们的书捆好了;别的人则把这本书放在牢固的袋子里或是用大夹子夹住。

    “没有——没有人能够打开这本书吗?”海格说,看上去垂头丧气的。全班学生都摇头。“必须捋捋这些书。”海格说,好像这是世界上最明白不过的事了,“看……”他拿过赫敏的书,撕掉捆住书的胶纸。这本书想要咬人,但海格的食指在书脊上从上到下一滑,这本书就发抖了,然后打开了,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手上。“哦,我们多么笨啊!”马尔福冷嘲道,“我们应该捋捋这些书!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我……我认为这些书滑稽可笑。”海格对赫敏犹犹疑疑地说。“哦,滑稽可笑得不得了!”马尔福说,“真聪明,给我们想撕掉我们手的书!”

    “住嘴,马尔福。”哈利安静地说。海格显得垂头丧气,而哈利希望海格的第一堂课成功。“说得对,”海格说,他似乎思路乱了,找不到词儿,“那么……那么你们都有书了……哦……现在你们需要的只是神奇生物了。对。我这就去找它们。等等。”他离开学生走到林子里去了。一会儿就走得看不见了。“上帝,这地方要完蛋了。”马尔福大声挤兑,“这种蠢人教学,要是我告诉我爸爸,他不大发脾气才怪——”

    “住嘴,马尔福。”哈利又说。“小心,波特,你后面就是个摄魂怪——”

    “哦哦哦——!”拉文德•布朗尖叫起来,指着围场对面。

    十二个哈利平生未曾见过的最稀奇古怪的家伙向着他们快步走来。它们有马的身体、后腿和尾巴,但它们的前腿、双翼和脑袋似乎是鹰的,它们有钢铁样颜色的利喙和明亮的橘色大眼睛。它们前腿上的爪子有半英尺长,看上去会致人于死地。每头野兽的脖子上都围着一个浓密的羽毛领子,上面系着一根长长的链子,这些链子的末端都握在海格的那只大手里,他跟在这些动物后面慢步跑到围场上。“上那边去!”他吼道,摇晃着链子,吆喝这些家伙到全班学生站立的篱笆前面来。海格走近并且把这些家伙拴在篱笆上的时候,大家都退后了一些。“鹰头马身有翼兽!”海格快乐地吼道。向他们舞动着一只手,“它们可漂亮了,是不是?”

    哈利多少能懂一些海格的意思。乍一看见这半马半鸟的家伙会感到震惊,但震惊过去之后,你就会欣赏它那发亮的皮毛,这种皮毛顺利地从羽毛过渡到皮毛,各有不同的颜色:深灰色、青铜色、带粉红的沙毛(红白相间的)色、发亮的栗色,最后是墨黑色。“那么,”海格说,他两手相互擦着,对全体学生微微一笑,“如果你们想要走近一些……”似乎没有人想这样做。然而,哈利、罗恩和赫敏小心谨慎地向篱笆走去。“好,关于鹰头马身有翼兽,你们必须知道的第一件事是,它们是骄傲的,”海格说,“很容易就得罪了它们。永远不要得罪鹰头马身有翼兽,因为这可能是你最不愿意做的事情。”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并没有听,他们在低声说话;哈利有一种极不愉快的感觉,那就是他们在想办法破坏这堂课。“你总要等待鹰头马身有翼兽先采取行动,”海格继续说道,“这是礼貌,懂吗?你向它走过去,你鞠躬,然后你等着。如果它也向你还礼,你就可以碰碰它了。如果它不鞠躬,那就赶快离开它,因为这些爪子要伤人的。”

    “好吧——谁第一个来?”作为回答,全体学生大都往后退着。就连哈利、罗恩和赫敏也觉得害怕。怪兽们正在愤怒地摇晃脑袋,展开强大有力的双翼;它们似乎不乐意像这样受到束缚。

    “没有人吗?”海格问,露出请求的神色。

    “我来。”哈利说。

    他身后有人深深地吸了口气,拉文德和帕瓦蒂都低声道:“哦,不,哈利,想想你自己!”

    哈利不理他们。他爬过那道围场的篱笆。

    “好样的,哈利!”海格叫道,“好——让我们看看你和那头叫巴克比克的怪兽相处得怎么样。”他解开了一条链子,把巴克比克从同伴身边拖开并且退下它的皮颈圈。围场那边的全体学生好像都屏住了呼吸。马尔福的眼睛恶意地眯起来。“放松,好,哈利,”海格安静地说,“你和它必须相互注视,想办法不要眨眼——如果你眼睛眨得厉害。怪兽就不信任你……”哈利的眼睛要流泪,但他没有闭上眼睛。巴克比克已经把它那大而尖的脑袋转过来了,正用一只狂怒的橘黄色眼睛看着哈利。“这就对了,”海格说,“这就对了,哈利……现在,鞠躬……”哈利很不愿意把自己的后脖子亮给巴克比克,但是他听话地做了。他略略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身来看。

    那头怪兽仍旧满怀敌意地看着他。它没有动。

    “啊。”海格说,听上去有些担忧的意味。“好吧——后退吧,现在。哈利,放松地后退——”

    但就在这时,让哈利大为惊奇的是,那怪兽突然弯下它有鳞的前膝,身子往下沉,明显不过地是在鞠躬。

    “干得好,哈利!”海格欣喜若狂地说,“对——你现在可以碰碰它了!拍它的喙,拍吧!”

    哈利感到要是不去拍,一件更好的礼物就要失去。他慢慢地向那怪兽走去,并且向它伸出手来,在它的喙上拍了好几下。那怪兽懒懒地闭上眼睛,好像很喜欢他这么拍。

    全体同学鼓起掌来,但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除外,他们看上去很失望。

    “好,哈利,”海格说,“我想它也许愿意让你骑它呢。”

    这可是超出了哈利的愿望。他习惯骑飞天扫帚,但是他拿不准骑怪兽是不是跟骑扫帚一样。

    “你从这里爬上去,正好在翅膀关节的后边,”海格说,“当心不要拉掉它的羽毛,它不喜欢你这样做……”

    哈利把一只脚放在巴克比克的翅膀上,爬到它的背上。巴克比克站了起来。

    哈利不知道该抓住哪里;他面前的每一块地方都罩上了羽毛。

    “继续下去啊!”海格叫道,拍了拍这头怪兽的臀部。

    事先没有警告,十二英尺长的双翼在哈利的两旁展开了;哈利在向上飞时及时抓住了怪兽的脖子。这和骑扫帚一点儿也不一样,哈利知道自己宁愿骑哪一种;怪兽的双翼在他两旁鼓动着,不停地碰着他的腿,令人不舒服,让他觉得好像就要掉下来了;滑亮的羽毛在他手指下面滑动,他不敢抓得很牢;怪兽的臀部随着双翼起落,哈利觉得自己前后颠簸,真不如光轮2000那种平滑的感觉舒服。

    巴克比克载着他在围场上空飞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地面;这一着正是哈利一直害怕的;那光滑的脖子低下去了,哈利向后靠去,觉得自己要从它的喙上滑下来了;然后,怪兽搭配不匀称的四条腿着了地,哈利感觉到一下沉重的撞击,好不容易才抓住了没掉下来。并且让自己再次直了直身子。

    “干得好,哈利!”海格叫道,除了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以外,大家都欢呼起来。“好啦,谁还想试一试?”

    全体同学从哈利身上得到了鼓舞,都小心谨慎地进了围场。海格一个一个地解开链子,不久,围场上到处都有人紧张地鞠着躬。纳威几次从他的怪兽面前逃了回去,那头怪兽似乎不想弯下它的膝盖。罗恩和赫敏对着一头栗色的怪兽鞠躬,哈利在一旁看着。

    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要了巴克比克。它对马尔福鞠了躬,马尔福正拍它的喙,一副嫌恶的样子。

    “这很容易,”马尔福拖长声调说,声音响得足以让哈利听见,“要是波特能做到的话,我知道那一定是特别容易的……我打赌你一点也不危险。是不是?”他对那头怪兽说,“你不危险吧,你这头丑陋的大畜生?”

    钢灰色的爪子一挥。马尔福发出一声尖叫,海格马上把还在挣扎着要扑向马尔福的巴克比克努力套回它的颈圈里;马尔福在草地上蜷成一团。长袍上有块块血迹。

    “我要死了!”马尔福大叫,全体慌作一团。“我要死了,看呀!它杀了我!”

    “你不会死的!”海格说,脸色极其苍白。“谁来帮帮我——必须把他从这里抬走——”

    赫敏跑去打开大门,而海格轻易地举起马尔福。他们走过的时候,哈利看到马尔福臂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血流到了草上,海格带着他奔上斜坡。向城堡跑去。

    保护神奇生物课的学生大为震惊,都跟在后面。斯莱特林院的学生一起大声嚷嚷着关于海格的话。“他们应该马上开除他!”潘西帕金森说,满脸是泪。“是马尔福的错!”迪安托马斯厉声说。克拉布和高尔威胁地鼓动肌肉。

    大家爬上了石阶,来到空无一人的前厅。“我去看看他是不是没事了!”潘西说,大家都看着她奔上那道大理石楼梯。斯莱特林院的学生们仍旧在说着海格,一面走向城堡主楼他们的公共休息室去了;哈利、罗恩和赫敏上楼到格兰芬多的塔楼去了。“你们说他不会有事吧?”赫敏紧张地说。“当然不会有事啦,庞弗雷夫人大约一秒钟就能把伤口缝好。”哈利说,护士长曾经神奇地给他治好比这严重得多的创伤。“不过海格的第一课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太糟了,对不对?”罗恩说, 一副担心的样子。“马尔福肯定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晚饭时分,他们是第一批到达礼堂的,希望在那里看到海格,但是他不在那里。“他们不会开除他吧,会吗?”赫敏焦急地问道,面前的牛排腰子布丁动也没动。“他们最好别开除他。”罗恩说,他也没有吃。

    哈利正在看斯莱特林院的桌子,包括克拉布和高尔在内的一大群人挤在一起,谈得正起劲。哈利肯定他们在编造有关马尔福如何受伤的说法。“好吧,你们总不能说这个第一天没趣吧。”罗恩阴郁地说。晚饭以后他们上楼到格兰芬多院的公共休息室去了,想做麦格教授布置的作业,但三个人都时不时地停下来,而且老是向塔楼的窗外看。“海格的窗子有灯光。”哈利忽然说。罗恩看看他的表。

    “如果我们赶快,我们可以下楼去看他,时间还早……”

@溟翎  @一瓶水母酱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