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31)

这个月会比较忙,所以这里肯定会暂缓更新,今天这一更的主要就是原文啦,看与不看都可以。
看了半天,发现自己整错了时间,导致海格和马尔福的冲突没有了,以及就在这黑魔法防御课之前,那威和斯内普之间的对抗也没有了,我原本以为他们是很靠后的呢。
。。——我是日后要缓更的分割线——。。
“想点好事情吧,亲爱的们,”列奥愉快的挨个拍他们的肩:“我向你们发誓,这一回,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终于不再是一个洋葱味儿的,或者是一个孔雀了。他还是挺不错的,我们下一堂课,已经约好了要让他去讲博格特,我下一回占用他的上课时间。”
“不会说出更多的了,你们可以期待一下。说实在的我也很期待。要知道我也是当了一段时间黑魔法老师,但是,当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的学生,这回可是个新体验。我猜他有一些魔法血统。”
“你骗人的吧!”“一想到上课就想到魔药,一想到魔药就厌学。”“魔法血统,巫师不是有魔法血统吗?”
“你这个人啊要是放在周五,格兰芬多就得被你扣掉20分了,为你竟然忘了我的课程。”
“这我可得给罗恩说句话,你可没有上过关于魔法血统的课。”乱蓬蓬的棕毛骄傲的面对着列奥。
“我没有讲过是吗?好吧,魔法血统是魔法生物血统的简称。魔法生物血统是巫师表现出了各种以前的魔法生物的特性,说白了,返祖。”
    他们一边胡扯着“到底为什么斯莱特林继承人比热爱麻瓜的大部分人学的都好”“今天鸡腿好吃”到了卢平教授的第一堂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室里时,卢平教授没在那里。他们都坐了下来,拿出书本、羽毛笔和羊皮纸;卢乎最后终于走进教室的时候,他们正在谈天。卢平微微一笑,把他那破破烂烂的手提箱放在讲桌上。他和来时一样地褴褛,但比在火车上的时候看起来健康些,好像是因为他结结实实地吃过几顿饭的缘故。

    “下午好,”他说,“请把书都放回到书包里去。今天是实践课,你们只需要魔杖。”

    全班把书放回了书包,有几个学生交换了惊奇的眼色。他们还从来没有上过黑魔法防御术的实践课,除非把去年那可纪念的一课也算在里边,那堂课上,原来的教师带来了一笼子小妖精,而且把它们都放了出来。

    “那么,”教授看到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就说,“你们跟着我好吗?”

    全班感到迷惑,但也觉得有兴趣,都站了起来,跟卢平教授走出教室。他带领他们沿着没有人的走廊走去,转了个弯。在那里,他们首先看到的是捉弄人的皮皮鬼,正脑袋朝下地浮在半空之中,而且正在把口香糖塞进离他最近的钥匙眼里。

    直到卢平教授走到离皮皮鬼两英尺时,他才抬头往上看,然后他扭动着脚趾蜷曲的脚,唱起来了。

    “又笨又糊涂的卢平,”皮皮鬼唱道,“又笨又糊涂的卢平,又笨又糊涂的卢平——”

    皮皮鬼一贯粗鲁无礼,又难以管辖,但他通常对教师还有几分尊重。大家都迅速把目光转向教授,看他怎么对待;让他们吃惊的是,他仍然在微笑。

    “要我是你的话,皮皮鬼,我会把口香糖从钥匙眼里拿出来的,”卢平愉快地说,“费尔奇先生没法进去拿扫帚了。”

    费尔奇是霍格沃茨的看管人,是个脾气坏、没学成的男巫,永远和学生作对,也和皮皮鬼作对。然而,皮皮鬼对卢平教授的话不理不睬,只是响亮地吹出了一个口哨。

    卢平教授略略叹了口气,拿出他的魔杖。

    “这是句有用的小咒语,”他回过头来对全班学生说,“请看好了。”

    他举起魔杖,举到肩部那么高,说:“瓦迪瓦西!”然后指着皮皮鬼。

    那小块口香糖就像子弹一样从钥匙孔里射出来了,而且直接射进了皮皮鬼左边的鼻孔里;皮皮鬼立即急急转开去了,而且陡直上升,一路诅咒着。“真棒,先生!”迪安托马斯惊奇地说。“谢谢你,迪安。”卢平教授说,又收起了魔杖。“我们继续走吧?”他们又走了下去,全班看着这位衣着槛褛的教授,增加了敬意。他带领他们走进第二条走廊,停住了,正停在教员休息室外边。

    “请进去。”卢平教授说,打开门,向后退了一步。

    教员休息室是一闯长长的、放满了不成套的旧椅子的地方,只有一位教师在那里。斯内普教授坐在一张低矮的扶手椅上,这个班的学生进来时,他四面张望着。他眼睛发亮,唇边挂着讥讽的微笑。卢平教授进来后,关上身后的门,这时,斯内普说:“别关上,卢平。我还是别看的好。”他站起来,从全班学生面前踱过,黑袍在他身后飘动着。到了门廊,他转身说:“卢平,可能没有人警告过你,但是纳威隆巴顿在这个班级。我劝你别叫他做任何难做的事情,除非格兰杰小姐在他耳边低声发出指示。”

    纳威满脸通红。哈利瞪着斯内普:他在自己班上欺负纳威,这已经够糟的了,更别提是当着其他教师的面这样做。

    卢平教授扬起了眉毛。

    “我原是希望纳威做我第一阶段操作的助手的,”他说。“我肯定他会做好的。”要是可能的话,纳威的脸现在更红了。斯内普的嘴唇皱了起来,但是他离开了,用力关上了门。

    “现在,这样,”卢平教授说,招手示意全班学生走到休息室尽头。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旧衣柜,那是教员们放富余袍子的地方。卢平教授走到这个衣柜旁边立定,衣柜突然摇晃起来,砰砰地碰着墙。

    “不用担心。”卢平教授镇静地说,因为这时有几名学生吓得跳回去了。“里面有个博格特。”多数人觉得的确需要担心。纳威向卢平教授看了一眼,目光里全是恐怖,西莫斐尼甘害怕地偷眼看那现在摇晃不已的柜门把手。

    “博格特喜欢黑暗、封闭的空间,”卢平教授说,“衣柜、床底下的空隙、水槽下面的碗橱——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藏在祖辈的老钟里面。这一个是昨天下午搬进来的,我请示校长,问教员们是否可以不去惊动它,让我的三年级学生有一些实践机会。

    “所以,我们必须向自己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博格特是什么东西?”赫敏举手。“它是变形的东西,”她说,“它可以呈现为它认为最能吓唬我们的任何形象。”

    “我自己也不能说得更好了,”卢平教授说,赫敏很得意,“所以说,衣柜里面,坐在黑暗之中的那个博格特还没有呈现为任何形象。它还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吓住门外边的人。谁也不知道博格特独处时是什么样子,但是等到我把它放出来的时候,它就会马上变成我们每个人最害怕的东西。

    “这就意味着,”卢乎教授说,故意不去理睬纳威发出来的表示恐怖的轻微声音,“在我们开始以前,我们对于博格特来说,有着巨大的优势。你找到这种优势了吗,哈利?”

    赫敏坐在哈利旁边,踮着脚跳上跳下。她的手又举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要回答问题是使人困窘的,不过哈利不能不回答。“哦——因为我们人多,它不知道应该变成什么榉子,是这样吗?”

    “一点不错。”卢平教授说,赫敏放下了手,看上去有点失望的样子。“跟博格特打交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要人多。它就糊涂了。它应该变成什么样子呢?是没有脑袋的尸体,还是食肉的鼻涕虫?有一次我就看到一个搏格特犯了这样的错误——想要同时吓两个人,于是把自己变成了半截鼻涕虫。一点也不吓人。

    “击退博格特的咒语是简单的,但需要意志力。你们知道,真正吓退博格特的是大笑。你们必须做的只是强迫它变成你认为可笑的形象。

    “我们先不用魔杖就来说一下这句咒语。请跟我说……滑稽滑稽!”

    “滑稽滑稽!”全班齐声说。“好,”卢平教授说,“很好。但是,恐怕这只是容易的部分。你们知道,单说这句咒语是不够的。这就看你的了,纳威。”那衣柜又抖动起来,不过还没有纳威抖得厉害,纳威往前走的时候,就像是去上绞刑架。“好,纳威,”卢平教授说,“第一件事:你说,世界上你最怕什么?”

    纳成的嘴唇动着,却发不出声音。“没听见,对不起,纳成。”卢平教授快乐地说。纳成急切地向四面看,好像是在求谁帮助他,然后声音低得跟耳语似地说:“斯内普教授。”几乎每个人都大笑起来。就连纳威自己也抱歉地咧嘴笑了。然而,卢平教授却似乎在深思。

    “斯内普教授……晤……纳威,我想你是和你祖母一起住的吧?”

    “哦——是的,”纳威紧张地说,“不过——我也不要博格特变成她的样子。”

    “不,不,你没听懂我的话,”卢平教授说,现在他在微笑,“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你祖母平常穿什么样的衣服?”

    纳威似乎大吃一惊,但是他说:“唔……总是戴同样的帽子。是那种高高的、顶上有个老雕标本的。还穿一件长长的女服……绿色的,通常是……有时候还围一条狐狸皮围巾。”

    “还有手袋是不是?”卢平教授鼓励他说下去。

    “一个红色的大手袋。”纳威说。

    “好,”卢平教授说,“你能把这些衣服描摹得很详细吗,纳威?你脑子里能看见这些衣服吗?”

    “能。”纳威茫然回答道,显然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

    “等到博格特从衣柜里冲出来的时候,纳威,而且看见你的时候,它就会呈现出斯内普教授的样子。”卢平说,“你呢,要拿起魔杖——这样拿——而且大叫‘滑稽滑稽’——并且努力集中注意力,想着你祖母的衣服。如果一切顺利,博格特斯内普教授就会被迫变成一个头载顶上有老雕标本的帽子、身穿绿色衣服、手提红色大手袋的人。”

    全班大笑。那衣柜摇晃得更厉害了。

    “如果纳威成功了,这个博格特可能就会把注意力轮流转向你们每一个人。”卢平教授说,“现在,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拿出一点时间来,想一想你最怕的是什么,再想象一下你怎样才能强迫它变成看上去可笑的东西……”房间里很安静。哈利想着……世界上什么东西最让他害怕?他首先想到的是伏地魔——眼前出现了和真人一般大小的伏地魔。但是,在他还没来得及哪怕只是开始计划对博格特伏地魔进行反击,他脑子里就已经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形象——黑斗篷下面摇摇摆摆地滑动着的一只腐烂的、发光的手……从一张看不见的嘴里呼出来的一口长长的、颤抖的气……然后是一阵冷气,它的渗透力如此之强,好像整个人都淹没在冰水里一样……哈利颤抖起来,然后向四面看看,希望没有人注意到他。许多同学都紧闭双眼,罗恩在自己咕哝着:“把它的腿拿掉。”哈利知道罗恩在说什么:罗恩最怕的东西是蜘蛛。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卢平教授问。

    哈利感到一阵恐怖。他没有准备好。你怎么能够让摄魂怪变得不那么可怕呢?但是他不想要求有更多的时间;其他人都在点头并且卷起了袖子。

    “纳威,我们要后退了,”卢平教授说,“让你有一片空地,好不好?我会叫下一个人上前的……现在,大家靠后,让纳威有一块空阔的地方——”

    大家都向后退,退到墙边,让纳威一个人站在衣柜旁边。纳成脸色苍白。很害怕的榉子,但他已经卷起了长袍的衣袖,也握好了魔杖。

    “我数到三,纳威,”卢平教授说,他也把自己的魔杖指着那个衣柜,“一——二——三——开始!”

    教授的魔杖末端进射出一阵火花,火花打中了衣柜门的把手。衣柜门冲开了。鹰钩鼻子、一脸威胁神态的斯内普教授走了出来,双目炯炯地注视着纳威。

    纳成往后退,他的魔杖举了起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斯内普气势汹汹地朝他逼过来,把手伸进了他的长袍。

    “滑——滑稽滑稽!”纳威尖声叫道。

    一阵噪音,像是挥动鞭子的声音。斯内普绊了一下;他身穿一件长长的、绣着花边的女服,头戴高帽,帽顶上有个已经被虫蛀的老雕标本,手里晃荡着一个巨大的猩红色手袋。

    全班轰然大笑;这个博格特停了一下,不知所措;卢平教授大声喊道:“帕瓦蒂,上前!”

    帕瓦蒂向前走去,脸板着。斯内普绕着她走了一圈。又有一声爆裂声,斯内普站过的地方现在是一个用绷带包裹着、血迹斑斑的木乃伊;它那双没有视力的眼睛转向帕瓦蒂,开始向她走来,很慢很慢地,拖着脚,僵硬的双臂举了起来——”滑稽滑稽!”帕瓦蒂大叫。

    木乃伊双脚上的绷带解开了;它被散开的绷带弄得磕磕绊绊的,脸向前跌倒在地,它的脑袋滚下来了。

    “西莫!”卢平教授叫道。

    西莫急忙越过帕瓦蒂上前。

    啪!木乃伊待过的地方现在是一个妇女,黑发一直拖到地上,一张脸只有骨架,还绿阴阴的——一个女鬼。她大张着嘴。一种非人间的声音充满整个房间,一种漫长凄厉的叫声使哈利毛骨悚然——”滑稽滑稽!”西莫嚷道。

    女鬼发出一种撕裂的声音,抓住自己的喉咙,她的声音就没有了。

    啪!女鬼变成了一只耗子,转着圈子找自己的尾巴,然后——啪!变成一条响尾蛇,蜿蜒地滑行并且扭曲着——然后——啪!它又变成一只血淋淋的眼球。

    “它已经昏了头了!”卢平教授叫遭,“我们又前进了一步!迪安!”

    迪安连忙向前。

    啪!眼球变成一只切下来的手,这只手一蹦一蹦地跳跃着,还开始沿着地板爬行,好像一只螃蟹。

    “滑稽滑稽!”迪安大叫。

    一声脆响,这只手被耗子夹夹住了。

    “太妙了!罗恩,你是下一个!”

    罗恩一步跳向前。

    啪!好几个人尖叫起来。一只巨大的蜘蛛,六英尺高,浑身是毛,正向罗恩爬来,一路上威胁地舞动着钩爪。有一会儿工夫。哈利觉得罗恩吓得不能动弹了。然后——”滑稽滑稽!”罗恩吼遭,于是蜘蛛的腿不见了。蜘蛛不停地翻滚着;拉文德布朗尖叫着躲开,蜘蛛滚着滚着滚到列奥脚边停了下来。他举起魔杖,准备好,大家看见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温和的阿德里安,他高声宣布:“我不应当做这种事情,我应该做好一个欧米茄该做的事情,比如说心甘情愿的侍奉——”
它没能再说下去,列奥狂怒的举起了自己的魔杖,用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攻击性的咒语,把他打了个粉碎。
“停!”卢平教授突然大喝道,一面向前赶去。

    啪!没有腿的蜘蛛消失了。有一秒钟工夫,大家都四处张望,看它在哪里。然后他们看见卢平面前的空中悬挂着一个银白色的球体,卢平几乎是懒洋洋地说了声:“滑稽滑稽!”

    啪!“到前面来,纳威,把它结果了!”卢平说,这时那博格特落在地板上,变成一只蟑螂。啪!斯内普又回来了。这次纳威一脸决心地往前冲。

    “滑稽滑稽!”他大叫道,不到一秒钟工夫,穿花边女服的斯内普出现在纳威面前,纳威大笑一声:“哈!”于是这个博格特炸开了,炸成千缕轻烟,消失了。

    “太妙了!”卢平教授叫道,这时全班鼓起掌来。“太捧了,纳成。干得好,大家伙儿。让我看……给格兰芬多加五分,因为每个人都对付了博格特——给纳威加十分,因为他干了两次——哈利和赫敏每人加五分。”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做啊。”哈利说。

    “你和赫敏在本课开始时就都正确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哈利。”卢平轻松地说,“很好,大家都好,极棒的一课。家庭作业,请读关于博格特的那一章,并且写篇提要……星期一交。没有了。”

    整个班级兴奋地交谈着离开了教员休息室。然而,哈利并不高兴。卢平教授有意不让他对付博格特。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在火车上看到哈利休克,就此认为哈利不能承受太多的恐慌吗?他是不是以为哈利又会昏过去呢?但是,似乎准也没有注意到什么。

    “你看见我对付女鬼了吗?”西莫大叫。

    “还有那只手!”迪安说,挥动着自己的手。

    “还有戴着那顶帽子的斯内普!”

    “还有我的木乃伊!”

    “我不知道卢平教授为什么害怕水晶球?”拉文德沉思着说。“这是我们上过的最精彩的黑魔法防御术课,对不对?”罗恩兴奋地说,这时他们正走回教室去取书包。“他好像是位很好的教师,”赫敏赞许地说,“但是我希望我能和博格特交手——”

    “你怕的是什么呢?”罗恩窃笑着说,“太过简单的家庭作业吗?”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