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30)

第二天早上,紧急加印的预言家日报的头版头条便是“小天狼星布莱克蒙冤入狱,昔日被证实已死的好友竟然重新出现在霍格沃茨!”
“彼得佩得鲁假死12年,潜藏救世主身边,意欲何为?”
“这就是爱——小天狼星布莱克为詹姆斯波特的死慨然入狱”
“这就是爱——小天狼星布莱克为詹姆斯波特的死慨然入狱?”哈利在他们五人小组集会里读到这个标题时,不可置信的提高了声音:“破报纸到底在想什么?”
“说真的,原本我爸爸还以为小天狼星布莱克出卖了波特一家呢,我们都没敢告诉你,他说小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斯波特的关系,好的几乎就像我的双胞胎哥哥。”
“……道理我都懂,可为什么要用那种gaygay的语气说出来。”哈利气得脸都胀红了,愤愤的扯着报纸往下读道:“笔者曾了解到,小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斯波特本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度过了几乎是青梅竹马的童年——”
他气愤至极,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带到了椅子,椅子倒地的巨大声响也没有压住他的声音:“甚至为了詹姆斯波特,小天狼星不顾家人的期许,与詹姆斯一起进入格兰芬多,热情地与其勾肩搭背,为了他的詹姆斯,被疯狂的母亲寄吼叫信,直到六年级被家族除名,也一定要呆在格兰芬多,和詹姆斯波特双宿双飞。”
“在六年级被赶出家族之后,他甚至还去和詹姆斯波特同居。”
“我怀疑不能有人分开他们两个,即使是莉莉波特也不能。”哈利现在已经像一头暴怒的公牛一样来来回回的在一小块地上徘徊,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来:“哈,她也真敢说!”
纳威怯怯的探出头去,瞄了一眼地上报纸的署名:“啊原来是丽塔斯基特,不用在乎,她就是这个样子,要是能给你写出什么好话来,梅林都会复活。”
“这一定是假的,我父亲才没有这样的好友!不过要是都像彼得佩得鲁一样包藏祸心,那也是真有可能。”哈利已经进入了愤怒的状态,他一定要检出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某些恶习,以此来证明他的父亲只是被蒙蔽了。
“和一个讨厌的家伙计较什么?”赫敏捡起了报纸,也不知道她是在说丽塔斯基特,还是小天狼星布莱克。她一目十行,匆匆的扫下去:
“詹姆斯波特曾经说他屁股痛,……男alpha和男beta之间的情谊甚是动人……”
“你爸爸究竟是男阿尔法还是男贝塔?”
哈利正在愤怒中,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打断了,他不确定的侧过头想了想,半晌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应该是一个男性贝塔。
“应该?”赫敏更是气势汹汹的逼问到:“你找了你父亲好久的资料,最后你告诉我,他应该是一个男性贝塔,你难道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吗?”
哈利被问住了,也因此,他忘记了这一条不太好的言论,转而专心的去想另一件事。
赫敏得意的向他们挑了挑眉,男孩们看看,谁才是最聪明的那个。
赫敏又艰难的在浩如烟海的废话里提炼出了一句有用信息,三周后,如果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身体足以支撑审判,那么第三周周末就将进行审判。
“如果成功的话,小天狼星布莱克将是你新的法定监护人,他是你父亲为你指定的教父。”
“我——没什么真情实感,好像突然之间人们给我定了一个莫名其妙就拥有了关系的,一个,嗯,杀人犯,”哈利用嘴咬着手指头,焦虑不安的说道。
“人们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影响力从我身边摘出去,但是我没有办法,然后呢,假期时又因为他,我获得了一些特殊的宽容,现在他又摇身一变,成了我的一个教父,一个家里人,你能想象这样一种感觉吗?好像你的人生都是被他给打乱了一样,他如果出现在了遥远的地方,那么人们就会给你毫不犹豫的多的优待,甚至能让摄魂怪在校车上来回的巡查,但是呢,一旦当这个人假如说要被证明了无罪,人们又一面欢呼着把我往他的身边送,我,我没和他相处过,我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甚至连想都不敢想,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认识我父亲吗?他眼里的我父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如果他是真的很想我的话,他为什么不早一些出来呢?”哈利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后,他沉默的把自己埋在双臂之间。
他想要一个家里人太久了,佩妮姨妈根本是把他当成了空气,虽然说她也还要为这份独特的空气提供些水,食物还有居住的场所,但那就是全部了;他可是记得,今年佩妮姨妈的新管家——多利布莱克,她应该就是一个巫师,佩妮姨妈允许她穿黑袍子,却勒令他把自己的巫师袍锁在箱子的最深处;他的表哥则看起来肥肥壮壮,有他三个大,也没有和他上同一所学校。
他想要一个家里人,一个能够耐心温和的听他的说话,陪他聊天儿,他们可以自由自在的聊魔法界的这些事情,他也可以手把手的教会哈利一些比较有趣的东西,例如恶作剧魔咒,或者是一些比较高深的东西,然后带着哈利去玩两把魁地奇。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坚称自己,理应是死了12年,却奇迹的在霍格沃茨里死而复生!另一个坚称自己被诬陷了12年,却没有再抓住更多的证据。
哈利现在就像一只落了水的猫一样惊惶失措,他不敢多相信这两个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战战兢兢的把信任的天平摆在他们两个之间,却都不敢让他们上到天平上去。
纳威无疑最懂那种感觉,他现在,或者说更早以前,他是没有办法信任他的伯父的,但他又不得不去相信他,那种感觉非常的糟糕,于是他机智的转换了话题:“你们有没有看见布告栏上?布告栏好像写着,在本周日,有那个,关于,就是那个。的考试。”
“哪一个,纳威你不要说的这么不明白,我可是,也不能够听懂你的弦外之音啊。”
“S——E——X”那为,故意把这三个字母,中间,拖了很长很长,肠道,让哈利都反应了很久,才明白过来,原来很快就要开始这一轮教学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A-zine行竹

今天比较累,写的少,我最近也是腰有点疼,椎间盘突出,所以呢,也有可能会写得比较少一些。这里就采用了很多外国人的想法,就是说,可能说要上一些关于这方面教育的课程。
(为了混字数)
【才不是为了在六年级在非法的边缘大鹏展翅】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