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29)

今天被晕车折磨的没脾气,所以28打算不做改动了!

。。——我是不做改动的分割线——。。

小天狼星布莱克阴森森的瞪着地上的那一滩血和那一只手,使劲的磨了磨自己的犬齿,看样子更加痛恨的是自己,竟然不能把他,小矮星彼得,撕成碎片。
“复仇的滋味多甜蜜呀,”他用那种朦胧的像是唱歌一样的调子,继续往下说道:“我从没有想过他竟然是背叛了我们的友谊,我原本以为这是个好决定,然而直到那一天真的出了事,我才发现我竟然信错了人,我失去了所有我爱的人,詹姆斯,莉莉,查尔斯和多瑞娅,我都失去了。”
“我要他偿命。”刚才看起来还足够虚弱的男人此刻更像是对着一滩血发了疯,他瞳孔放大,灰色的眼睛里,简直以生命为燃料点燃了一把名为疯狂的火焰。
而直到现在才被允许躲在外围的人群里的哈利,此刻终于犹豫的探出了头。
“你是小天狼星布莱克,我爸爸最好的朋友,你甚至是我的教父。可你背叛了他们!”
“我没有,我的男孩,我没有!当时原本是要用上赤胆忠心咒给你们选一个保密人的,如果要是用了我,我担心目标太大了,就让这个东西,”他冷酷的指了指地面上的那滩血,神情激动的说下去:“选去当了那个保密人,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前一秒拿到了保密人的资格,后一秒就把詹姆斯和莉莉出卖给了黑魔王。当我赶到他们那里的时候,我已经来得太晚了,你的家已经被毁成了一片废墟,而我也不再期待詹姆斯和莉莉能够再次生存下来,我只能说我信错了人,我把飞天摩托给了海格,让他能够带着你安然无恙的落到那个伊万斯的门口,”他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然后我就去找了那个叛徒,当时在一条麻瓜的街道上,我们对峙着,可是他竟然还有脸说我是造成这一切的主谋,然后就炸开了煤气管道,最后在我反应过来之前逃之夭夭,他有时候真的是像他自己的阿尼玛格斯一样,像耗子一样畏畏缩缩。”
哈利注意到并不是他一个人在紧张,那个号称是杀了12个人的逃犯,此刻也不敢对上他的眼睛,更多的是在瞪着魔法部长的鼻子在说出这段话。
“我不知道,”哈利激动的喃喃的自语,“我不知道!”他一转身推开了想要拉住他的人,慌慌张张的冲了出去。
那个男人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大狗,疯狂的寻找哈利的气味儿,就跟上了他。哈利惊恐不安,好不容易冲到了胖夫人的肖像前,喊出了口令,试图把那只狗关在外面,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简直是疯了一样奔了整整八层楼,他精疲力竭的倒在椅子上,觉得腿都不再是自己的。
“哈利,哈利,”那个男人不在乎自己看起来像不像一个逃犯在追杀他的猎物,他几乎是在外面嚎叫了起来:“求你出来呀,詹姆斯,你会原谅我的!”
“先生,但是除非你能够在陪审团面前证明你是无罪的,在那之前我们都只能把你当做有罪来处理,你现在不能再扰乱教学秩序,就先跟我们走一趟圣芒戈,先把自己治的稍微好一些,让我们可以出庭审判,可以吗?”福吉热情地捧着自己的肚子,把自己的身体往小天狼星的方向倾了倾,友善的建议道。
“哦,哦好的,我只是不敢相信詹姆斯竟然还没有原谅我,虽然是这个样子,但我真的是无意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小矮星彼得,不对,不再是詹姆斯了,应该是哈利,对,哈利。”12年和摄魂怪近距离的接触,到底还是损伤了小天狼星的神智,他在哈利波特和詹姆斯波特之间摇摆不定,看起来竟像是一个被时光挤在了夹缝里的人,他可怜兮兮的再一次看了一眼那张胖夫人的画像,留恋的要求:“就再呆五分钟。”
五分钟后,他看到哈利还没有在出来:“求你了,再让我等他五分钟。”
大家这一次出奇的沉默,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肖像却始终没有转开的迹象。
小天狼星渐渐站不住了,“我们走吧。”
他留恋的看了这画像最后一眼,但是画像仍旧静静地守住了门,不再理睬。
“不然你在医疗翼留下来怎么样?我们这里还有西弗勒斯可以给你提供药”
“谁要那狗杂种弄出来的鬼知道是什么玩意,无意冒犯,阿不思,但是我真的不喜欢他。”
而当西弗勒斯斯内普在听到了阿不思当着所有老师的面提出来的这个建议——让西里斯布莱克留下来——的时候,他愤怒的掏出魔杖一口气炸了校长室一个坑:“我告诉你,阿不思,如果再有任何一个人敢来我的地窖游说这一点的话,那么,这个坑是怎么来的?我就让他怎么没的。”
然后愤怒的一脚踹开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头也不回的就走。
当天晚上,莱姆斯卢平小心翼翼的在地窖门口来回的游移,不敢进去。
“快点进来蠢狼,我还担心你会被关在门外,然后把我地窖的地板踏平一圈呢。”西弗勒斯斯内普不耐烦的站到了门口,冷笑了一声。
“我,只是真的没有想到——”莱姆斯卢平惊慌失措地站在那。
“给你的尊敬又仰慕的阿不思来当说客?”西弗勒斯嘴上虽然说着什么快点进来,但是整个身子把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我两方面可能都没有太想到吧,毕竟能让你这么失控——”
“你父亲还好吗?”西弗勒斯斯内普此时就像一只正在啄食腐肉的秃鹰一样,扭曲的脸上带着快意的微笑。“毕竟他只是比我多不幸了那么一点。”
他看着卢平发白的脸色,嘴里虽然也不想再说些什么话,但是还是不想承认自己输给人:“你放心吧,每个月的狼毒药剂不会短了你的,毕竟,我们还并不想把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变成霍格沃茨狼人学校。”
“你要是在不进来我就关门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几乎是有点儿歉意的看着莱姆斯卢平那发白的脸色和发抖的嘴唇,他拿出了药剂放在地上,然后关上了门。
莱姆斯卢平浑浑噩噩的拿起那个盛药剂的小瓶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反驳欺负勒斯斯内普!虽然他们并不是什么好友,甚至可以说是有敌意的双方,但是西里斯布莱克竟然敢把他推到月圆之夜自己的嘴底下,那真是太过疯狂了,他差一点要么变成狼人要么变成尸体。
而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是他最仰慕和最尊敬的师长,要是没有他自己根本不能够来到霍格沃茨读书,甚至校方特地为他安排了尖叫棚屋和打人柳,他不想说些别的什么,那是他的恩师。
他恍惚了很久,才想起来要看一眼那个小瓶子。瓶子里装的是一服生死水,足够让他睡个好觉。
西弗勒斯,西弗勒斯,他叹息着想到,你到底还是我们最为神秘的一个谜。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太不容易了!我胡汉三终于回来了!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