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27)

哈利默默的来回想着刚刚邓布利多教授的发言,来抵御摄魂怪带来的寒流!

    邓布利多教授虽然很老了,却总是给人以精力充沛的印象。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有几英尺长,他戴着半圆形眼镜,鼻子钩得厉害。人们时常说他是当今最伟大的男巫,但哈利尊敬他可不是为了这一点。你不由自主地要信任邓布利多教授,当哈利看到他对全场学生微笑时,哈利觉得,自从那摄魂怪进入火车车厢以来,他第一次真正镇静下来了。

    “欢迎!”邓布利多教授说,蜡烛的光辉照得他的胡子闪闪发光,“欢迎在新学年来到霍格沃茨!我有几句话要对你们大家说,其中有一件事是非常严肃的,我想不如在你们被这顿美餐弄得迷迷糊糊以前把这件事说清楚……”

    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下去。“它们搜查了霍格沃茨特快专列以后,你们想必都知道了。目前我们学校要接待若干阿兹卡班来的摄魂怪,它们来这里是为了执行魔法部的公务。”

    他停了一下,哈和想起韦斯莱先生曾经说过,邓布利多对摄魂怪守卫学校这件事是不乐意的。

    “它们驻扎在学校这片场地的所有入口,”邓布利多继续说,“在它们在此逗留期间,我必须说清楚的是,任何人未经允许都不得离开学校。摄魂怪不应该受到玩花招或者伪装的欺骗——哪怕是隐形衣也不行。”他没有表情地加上了这一句,哈利和罗恩相互看了一眼。“摄魂怪天生不懂得什么是请求或是借口。因此我警告你们每一个人:不要给它们以伤害你们的任何借口。我指望级长们,还有我们新上任的男生学生会主席和女生学生会主席,你们要保证任何学生都不会和摄魂怪发生冲突。”

    珀西坐的地方离哈利只有几个位子,这时他又挺起胸膛,给人印象深刻地向周围看了一看。邓布利多又停了一下;他很严肃地环顾了一眼礼堂,没有人动,也没有人发出声音。

    “比较令人高兴的是,”他继续说,“今年,我很高兴地欢迎两位新老师加入我们的队伍。

    “第一位是卢平教授,他慨然同意补上黑魔法防御术这门课的空缺。”

    响起了一些零零落落、不怎么热情的掌声。只有那些在火车上和他在同一节车厢里待过的学生才使劲鼓掌,哈利是其中之一。卢平教授坐在所有穿着讲究的教师当中,显得格外寒酸。

    “看斯内普!”罗恩低声对着哈利的耳朵说。

    魔药课教师斯内普目光沿着教员的长桌一直盯着卢平教授。大家都知道斯内普教授一直想担任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师,但就连恨斯内普的哈利也对斯内普那瘦削、灰黄色脸庞上扭曲的表情大为惊讶。那种表情已经超过了恼怒,那是憎恶。哈利对这种表情太清楚了,斯内普每次眼光落到哈利脸上时就是这样的。

    “至于我们任命的第二位教师,”给卢平教授的不太热情的掌声消失以后。邓布利多继续说,“唔,我遗憾地告诉你们,我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师凯特尔伯恩教授去年年底退休了,以便有更多时间和他剩下的小淘气在一起。然而,我高兴地说,不是别人,而是鲁伯海格来填补他的空缺,海格已经同意在担任狩猎场看守之外,兼任教师之职。”

    哈利、罗恩和赫敏彼此大眼看小眼,呆住了。然后他们加入了鼓掌,格兰芬多桌子上的掌声格外热烈。哈利俯身向前去看海格,只见他满脸通红,瞪眼看着他那双大手,他的微笑隐藏在他乱糟糟的黑胡子里。

    “我们早就应该知道的!”罗恩吼道,捶着桌子,“别人谁会让我们去弄一本会咬人的书?”

    哈利、罗恩和赫敏是最后停止拍手的。当邓布利多教授又开始说话的时候。他们看到海格在用桌布擦眼睛。

    “好吧,我想重要的事已经说完了,”邓布利多说,“开始用餐吧。”

    他们面前的金色盘子和高脚酒杯突然之间就盛满了食品和饮料。哈利忽然觉得自己饿极了,于是他把够得着的食品都拿了一些,开始吃起来。这是一顿丰美的大餐;礼堂里回响着欢声笑语和刀叉的碰撞声。然而,哈利、罗恩和赫敏急于吃完饭好和海格说话。他们知道担任教师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海格不是完全够格的男巫:三年级时,由于不是他犯的错误而被开除出霍格沃茨。是哈利、罗恩和赫敏去年帮海格清洗了名誉。

    最后一小块南瓜馅饼从金色的盘子上消失了,邓布利多发话说大家都应该去睡觉了,他们三个人才得到了机会。

    “恭喜,海格!”他们走向教师席时,赫敏尖声叫道。

    “都亏了你们三个啊。”海格说,抬头边看他们,边用餐巾擦他那发光的脸。

    “简直不能相信……了不起的人啊,邓布利多……凯特尔伯恩教授说他受够了以后,直截了当找到我……这正是我一直想要的……”他心情激动,用餐巾捂住了脸,麦格教授示意他们走开。哈利、罗恩和赫敏与格兰芬多的学生一起拥上那大理石楼梯,他们现在已经很疲倦了,还要沿着更多的走廊登更多的楼梯,走到格兰芬多塔楼那隐藏着的入口处。一幅大大的穿着粉红衣服的胖夫人肖像画问他们:“口令?”

    “获得成功,获得成功!”珀西从人群后面叫道,“新口令是吉星高照!”

列奥他们一过来,大家的不满,就开始在他的感受里炸了锅。
他干脆冷起脸端出一个假笑,让人突然想起来他好像是什么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先错开他再说。
五人组一路摩西分海般回到了男生寝室。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竟然跟着你们回到了男生宿舍,我应该回女生宿舍那边去。”话是这么讲,但是赫敏却已经累得不想动哪怕一个手指头。
“没关系的,毕竟是家属嘛。”哈利揶喏地看着赫敏。
赫敏脸上一下子就浮现上来一朵红云,狠狠的给了哈利的小腿一脚。
“天哪赫敏,要不然我们跟你一起去逛一圈吧,在寝室里闷的太难受了。”列奥正在疯狂的享受着纳威给他揉毛。
“好吧,但是女生宿舍你们想都不要想了,因为四巨头都很肯定的说,女孩子比男孩子要可靠的多,所以,如果要是男性想要登上女生宿舍,那么,楼梯就会变成一道长长的滑梯,然后给你摔个鼻青脸肿,你们不想来的,是吧?”
“口气真是跟我哥有一拼呢。”列奥说的像唱的一样,懒洋洋的哼出了声,在看到赫敏的眼神之后,他马上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我们先就是陪你逛一逛,对,陪你逛一逛。”
在回来的时候,大家纷纷取笑着列奥,说,他真不愧是一个伟大的斯莱特林继承人,怎么回事,连赫敏都能凶住你?
“这大概是因为我们家的家规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吧。”
“对了,你说我们始院长,到底和哪个人凑成了一对儿!究竟是罗伊纳拉文克劳,智慧型的,还是说,赫尔加赫夫帕夫,柔和型的。”四个人对这个奇怪的家规表示了无语之后,罗恩突然率先问出了这句话。
“怎么讲怎么讲?”
罗恩当然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你看看四个人都说女孩子比男孩子可靠的多得多,所以,女孩能进入男生宿舍,男孩却不能进入女生宿舍,是吧?那么他们肯定摸出过规律,而他们要是这样的话,一个靠谱的带着一个不靠谱的,那不是挺正规的一种想法吗?”
“正规?”哈利有些难以置信,“不是正常的吗?”
“这么讲吧,因为,阿尔法贝塔和欧米茄,除了omega有软肉之外,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其他的特殊的能够表明自己的第二性征的,所以说,大家其实还是觉得说所谓的,阿尔法与欧米茄之间的结合,其实指的是,男alpha和女omega之间的那种结合,毕竟,另一种男阿尔法和欧米茄看起来就有点那个,奇奇怪怪的。
我打赌,我们的始院长就是一个男alpha,所以我简直想象不出来,他会和两个人里的哪一个能够有一段恋爱关系。”
这一次男孩子们,都开始摩拳擦掌打算想办法把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拥有心上人这件事情给做实,毕竟这个八卦可是千年一遇。
等四个人回到寝室,一下子就看见一只家养小精灵,在那里正调整着一副画框。
画框里的人正在努力地指挥它:“对对,往左边来一点,对,再给我往右边去一些,哎呀,这些饰品还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还应该再买一点儿。”伴随着家养小精灵,疯狂的撞头的声音,那个男生又开始哀嚎起来:“不不,你不要再撞了,我感觉我快要从桌子上磕到桌子下去了。”
“你们好,需要帮忙吗?”哈利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干巴巴的问道。
“家养小精灵是不被允许出现在巫师面前的,坏拉比,坏拉比!”说的家养小精灵就开始疯狂的把自己的头往地板上磕,这一回画像真的落到了地面上。
男孩们度过了兵荒马乱的20分钟,一切终于重回正轨。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我能问一个问题吗?”罗恩虽然最先提出来了这一点,但是真的到他的时候却反而扭扭捏捏。
“一看你们的样子,我猜是很多问题,没关系,能告诉你的我都会告诉你”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正在高高兴兴的擦拭着自己稍微有点儿脏了的头发。
“请问一下,您是一个男阿尔法吗?”
“事实上,是一个普通的性别。”戈德里克狡猾的弯起了自己的蓝眼睛,这他可没说谎,在光明种族中,阿尔法反而是个普通的性别。只是在当下,beta才是主流性别。
“您为什么没有一个流着你的血液的继承人呢?”
“我喜欢一个斯莱特林的男性贝塔,当然不会有什么继承人”
大家被这平地一声惊雷,给吓得瘫在了床上。
“什么继承人 ?”有一道声音加入了进来,声音清冷如同玉石相击,是萨拉查斯莱特林。
戈德里克生怕自己的努力,被这条错以为自己拥有了继承人的小蛇给打坏了,连忙高声纠正道:“我喜欢的是一个斯莱特林的beta,所以,我想求你帮个忙,看看我现在的打扮合不合理,能不能够追求到我的心上人。”
萨拉查斯莱特林放在蛇杖上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他向画框走去,然后说道:“很好,就是要是你把这一头金发上这点儿灰抹下去了就更好了!”说着,他就小心翼翼的,把那点儿灰尘拂下去。动作非常轻柔,生怕弄疼了戈德里克。
“那你呢?你是最高标准的那一个,你喜欢吗?这个样子的我。”狮祖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他大笑着,但是手已经偷偷的在袍子边缘擦了擦汗。
“我——还行吧”那个人的柔软就像春天被轻轻吹皱的池水,现在已经被冻在寒冬。
“你一直是最高标准的那一个,我可以吗?”
“你一直问我做什么?你不是在追求——”
“It's you,it's totally you(是你,一直都是你。)”
蛇祖吓得往门边儿退了两步,高声喊道:“亲爱的们,我这一回要去给你们做最后一剂魔药,这一剂要是成功了之后,我们四个人就将摆脱‘萨拉查斯莱特林’‘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罗伊纳拉文克劳’和‘赫尔加赫夫帕夫’这四个身份,所以,你们一定要先想好自己的名字,然后我们就可以从霍格沃茨这里出来了。在我们出去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学期末了,我邀请你们去我儿子家里一起去度一个假,然后,好的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仗着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不可以出霍格沃茨这一点,他一个幻影移形就跑了。
四个人绝望的看着,原本得意满满的大狮子现在看起来像一只落了水又被夺了吃食的狮子狗。
“狗屁的传言真是不可信”
“你醒醒,那是宾斯教授告诉我们的,魔法史里说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因为与格兰芬多不和出走的”
“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激不激动”纳威的声音平静无波。
整个寝室里所有的男性都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有志一同的把目光投射到了列奥的身上。“嘿,你们干嘛看我呀?”
“想要向你求助一下,我到底还是想要追到萨拉查”狮祖诚恳的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情,我可不愿意掺和。”
“在求人这个问题上,求人不如激人,激人不如骗人。”
“哈利,那你激激看,骗骗看?”
“如果你要是成功了的话,那么戈德里克很有可能给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吹个枕边风,那么阿德里安和赫敏很有可能就为会成为一对儿,那样的话你就会收获到你哥哥的喜爱和赫敏的感激”“看看现在的纯血家族,差不多都在斯莱特林,远的都不说,近的,你看看德拉科马尔福,高尔和克拉布这几个人,都已经蠢成了什么样子?你希望你的小妹妹就在这些里面,随手挑一个去过下半辈子吗”“你看看我们都没有什么恋爱的经验,但是如果你把他们两个人撮合成了,这不就相当于你间接的有了些经验吗?以后你要是想和什么人在一起,这不就是能够更方便一些嘛”哈利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大脑高速的运转,最终想出差不多十分钟的演讲,大体内容就是以上这几点,当然了,后来他肠子都悔青了。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溟翎  @抖森的发际线_

今天差不多一半是原文,另一半就是自己写的啦。
《gay or european》去b站搜就可以,这是很有意思的一小段儿。“嘿,你们干嘛看我呀”就配那一句话的音,非常的有感觉。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