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22)

大家各自揣着一肚子对假期的喜悦和期盼坐火车回到了家。列奥一到家就迎接了爸爸,姐姐,妹妹和外公四个人的拥抱。
列奥探头探脑的,就是想要等到第五个人。
“别想了,哥哥马上要去读一下预科,不然的话,他还要再等一整年,预科的话,好像半年就可以了。”
“那个臭小鬼,赶紧给我出家门去,我家里可没有这样的人。”这么吹胡子瞪眼的肯定是外公。
“哥哥有了一段奇遇,有一天啊,他竟然在自己的车门口收到了一些礼物。”妹妹也不是好惹的主,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些。
“乖孙女,快,我给你买了点儿好吃的,我们一起去看一眼吧。”说着架起他的孙女就到了他的房间。客厅里回荡着一句“据说是有一个长得很像外公的人送的。”
三个人一起笑,刚开始还是微笑,后来变成了大笑。特兰卡伸出一只手去擦了擦自己已经笑出来的泪花,用另一只手跟他们比了比:“我们击个掌,发誓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可以理解,毕竟外公也是个喜欢纯血统的,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后裔和这些麻瓜血的人混在一起。”
“更不要提,他竟然真的跑到了麻瓜那里了。”
“哥哥在麻瓜区吗?”
“当然,毕竟美国巫师界并不太喜欢这样的房车,所以他还是喜欢停在美国麻瓜的地方,好停车,还有很多热情的邻居。”
“对了爸爸,今年你一定想象不到,我们到底是哪个学院获得了学院杯。”
“不应该就是四个学院之一吗?难道今年还新开辟了个第五学院吗?”
“答案是,今年谁也没有获得学院杯。”列奥推着他的爸爸和姐姐:“我们去餐桌上坐下说,这可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今年不是新引进了黑魔法课,然后让我去临时授课吗?有一个新的规定,就是,但凡谁受到了黑魔法的伤害,那么,那个受袭击他的人将会扣20分;同样的,如果有谁帮助了这个受到黑魔法伤害的人,那么他将会加上20分。就靠这一条,今年他们都学会了,比如说有的人就是说好了,先要去受到伤害,然后再去找说好的第三方来救治一下,也有故意用黑魔法袭击自己,然后,让别的同学把自己扶到医疗翼的,甚至还有自己受了伤,故意指证别人伤害了他的,这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听懂了,用中国话来说,碰瓷。”姐姐潇洒的耸了耸肩。
“但是,墙上总会有一两条小蛇的雕像,所以我就用蛇语一次一次的把这些所谓的‘受伤经过’给重新过了几遍,然后等着一起秋后算账,那个时候,外公以及他的三个朋友都正坐在教师长席上,等着决出学院杯之后一起吃一顿叙旧——他们的第一顿学院晚宴,然后就听见我给他们扣分,一个院接着一个院,扣分扣得稀里哗啦,虽然说加分,我也同样没有手软就是了。但是他们四个好像都对霍格沃茨这样的现状特别失望,就有点儿像是说,为了分数,不再顾惜自己学院的或者其他学院的人的健康,这完全违背了这个竞赛的初衷,所以,他们很生气,今年就没有颁发学院杯。”
“四个大人物,你就这么全给得罪光了?”特兰卡无奈的扶额苦笑。
“事实上,我为了不出差错,下午的时候特地去找了他们,当他们看见我列出来的事实的时候,一开始也是不太相信,但是架不住蛇语这玩意儿不能作假,一问就知道的事情。最后,他们也,已经算是早得知了这个结果,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最终取消了这一届的学院杯,哎,他们应该也都不好受。”
“其实我知道,现在四个学院,都在卯足了劲儿想要给他们的创始人留下一个我们院最棒的好形象,但是什么好形象都不能靠错误的东西堆出来,越堆那不是越乱吗。”
“相当狠的下马威呀,小弟弟。”
“不许说我小了。”
“累坏了吧,今天晚上我把晚饭端给你,你先去睡会儿吧。”特兰卡愉快的结束了这一个话题。
在远离他们的时候特兰卡头痛不已,把自己抱起来埋在膝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皱着,心里想着,这个孩子将来要怎么办才好呢?这差不多是一次性得罪了所有的同学呀。
但是每一堂课都有每一堂课的必要性,如果今天选择了拖延,明天你可能就会因为懒惰而失去机会;今天你失去了一点面子,但是后来你可能就会知道,一定要回避这些校园暴力的发生。你如果逃课了,那么,生活将会给你上一堂更加沉痛又深刻的课,用痛苦交学费。
他想的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门被推开。脚步声突然停止,吓得他一下子就抬起了头,背部绷得笔直。看到是父亲才放松了些。
“听说您对阿德里安很好,这一回也去看他了。”
“我一直想和你谈谈关于阿德里安的事情,我觉得他曾经不够符合我的意图,但我现在觉得他没准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更适合当我的思想的继承人。”
“我一早就说您没准会比其他人更偏爱阿德里安,因为我总觉得你是最喜欢那种拼搏有冲劲的人,您当年不也是跟其他三位一起创建了霍格沃茨吗?”
“是的,但他是在挑战一个看不见的怪兽,这一点最让我喜欢了,他是为所有欧米茄未来的利益去的,在这一点上,他竟然真的有点儿像我那个蠢蠢的格兰芬多的朋友。”
特兰卡偷偷的微笑了起来,谁都觉得,他的父亲其实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所谓的格兰芬多的朋友,哪怕他在装腔作势,坚持表明自己并不喜欢他。
“我觉得你这几天都休息的不太好,你身体还好吗?”萨拉查转向他唯一的爱子,笑着看他。
“当然很好,我就是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有一点儿难受,但是也能挺过去。”特兰卡的微笑滴水不漏。
“那我就放心了,过两天我还要去做些魔药送过去,最迟明年我能让你看到我们四个。你先休息。”萨拉查心疼地摸摸自己爱子的黑眼圈,“不许熬夜!”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很遗憾,卡文太久,写的太少。
这是我对今年学院杯的处理。没有想到吧,所有的学院都失去了这个竞赛的资格,因为他们已经在恶意地试图去破坏这一整个,关于良性竞争的这样一种机制。然后呢我希望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很需要你引以为戒,因为我觉得说,到了哈利波特时期,处理这个学院杯的方法已经不甚公正。
第一年抢夺学院杯,第二年因为金妮格兰芬多又夺得学院杯。excuse me?金妮——在被里德尔附身的时候,她就是凶手吧?不管怎么说,格兰芬多分数一加一减我都接受,为了照顾金妮情绪没有惩罚是什么操作?故意让格兰芬多得学院杯也过火了。
而在我的文里,已经引进了新的黑魔法课,则会让这种冲突更加的剧烈,你看看,原本我得分数是非常的不容易的,课堂上我回答的好,顶多是个三分五分,但是一旦我能够受伤,指认凶手或者说是受伤了,让别人把我扶到医疗翼,这很简单,就能得到20分的操作,会不会让我觉得这是一笔很合算的买卖?合算到我可以忘记健康,也忘记底线了。
人要是破坏了底线,他要是遇到比他更弱小的,又怎么办?这个校园暴力或者说是其他的本身就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的人的一种不公正的态度,那么假如他们看到弱小的时候就可以去欺凌弱小,总有一天,弱者要么起来反抗,要么就会觉得强者做的对,这两个其实都对人生是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指引的。
所谓关于美国的预科,我这个真不知道,但是就我所知,民国时期他们有一个预科,但是,此处的预科纯为作者自己编造。(这预科的半年将会是美国高中到大学的一个衔接之处,如果能在这半年里,重新考了一次美国高考,并进行了申请,那么,分数如果足够,其他申请条件也足够,他大学还会考虑让你再跟着最后的半年,然后按照同一年进入处理,比如说,16年6月我没有考上,但是我在,17年的1月,我通过预科考上去了,那么我还是归为一六届的。)
今天的外公也是口是心非。
感觉今天的作者有话说,简直就是正文了!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