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18)

圣诞节早上,阿不思邓布利多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披着那件厚实的晨袍,晃晃悠悠的往圣诞树下走,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呢。
然后就被一声噼啪打断了思绪,萨拉查斯莱特林回来了,带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他自己身上也满是鲜血,两人的衣服已经都被染成了暗红色,看起来无比的可怕。
“校长先生,过来帮我个忙,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已经成年的巫师,他被抓住了,我们现在看他能不能承受魔药,其他的人我都不能再救了。”
“萨尔你回来啦,他们两个又出去秀恩爱了。”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热情洋溢的声音刚刚出现,又变成了惊恐的愤怒:“怎么回事?有谁伤到你了吗?”
“还是上一次的那群疯子,这一回我在他的实验室里找到了30多个人,其中20多个人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给他们一个阿瓦达索命咒,让他们重新去换一个皮囊重新活一次。
这一个是巫师,我看看巫师现在已经过了1000年,到底有没有可能把他救回来?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他能给我们更多一些的启示,我们好有些准备。因为我在那里看到的已经有一小部分是小巫师,还有一小部分可能是具有了超能力的麻瓜,都没有过11岁的样子。”
“他们那么疯狂,你肯定也被伤到了吧?”狮祖看着他身上已经看不出来原本颜色的袍子,心惊胆颤的问道。
“稍微有一点,不过羽蛇血统,就是这一点好,过不了两天,这点儿伤就没有了。”
“我不是关心伤会不会好,而是关心你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狮祖被他的话气到了,高声叫道。
蛇祖愣了一下,开始乖乖的摆弄自己的袍子,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没有,没多大的伤,就是——”
“那赶紧去喝你的魔药。”
“就是不想喝魔药。”
“萨尔,你比我们大了好多岁呀,你必须要去喝一点魔药,要喝魔药了之后伤才会好,大家才会放心,你说是不是呀?”
“……是又怎么样?麻瓜有句话说的好,听过了许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阿不思邓布利多觉得自己很难过:大圣诞节的不能有自己的恋人陪伴左右,然后还要看着最伟大的创始人像个低龄儿童一样,因为吃药而不甘心,都要哄。啊,这口狗粮吃的。
吃狗粮的时候阿不思也没忘了正事,庞弗雷夫人很快就带着有可能要用到的魔药赶到了校长室,在恭敬的问好之后,她转向那个人。
她挥动魔杖,念动出一道道咒语,越看那些咒语的颜色,她的脸就越黑。
“阿不思,赶紧联系西弗勒斯,今天我这些药是肯定救不了他的命,他的药水可能还值得期待。我最多负责把人给你救到中午十二点,中午之前,他要是不能到,那就没有办法了。”
阿布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从一个小小的抽屉里摸出一瓶金色的药水,晃荡了几下,倒进南瓜汁里喝了下去。“啊,我知道要去哪里找他了,呼神护卫,去英国中部和苏格兰的南部相接的一个小村庄,那里有他的一张床。还有,带上福克斯。”他给自己的凤凰一个强大的隐匿咒。
银色的凤凰亲昵的啄了啄他的手指,从窗户飞了出去。
半小时之后,一个一身黑,连气场都是黑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怒气冲天的站在了校长室,却在看到校长室的访客的时候,礼貌的闭住了嘴。
“你就是那个最年轻的魔药大师吧,我有事情要拜托你,从现在起,你帮我把这个人救活,然后从长远来看,你甚至要做一些麻瓜能够服用下去的救治他们的药物,然后这段时间里,我给你出所有的资费和我所拥有的那些草药。
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里有没有巫师在参与?如果有巫师参与的话,我们希望这个救治的魔药是我们对麻瓜界的诚意。我们现在都经不起第二次自己的消耗了。”
“我会尽快救回来这个巫师的。”西弗勒斯认真的告诉他,但他并没有对‘到底要不要救治麻瓜’表态。
魔药大师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是一种看起来就很让人联想到生命之类的绿色的那种液体,他将这个小瓶子凑到那人的嘴边,给他喂下去了一滴,那个人灰白的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生机。
那个将死之人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他是被做了一段时间的狼人实验后,被送到这里“重新开发他的另一项潜能。”
“所谓的狼人实验,实际上是把人往狼的方向培养,然后他要通过和狼搏斗,来一遍遍的模仿狼一样的动作和野兽的心境,这样的话,他们可以拥有一支狼人军队。”西佛勒斯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阴阳怪气的说道,“还不如去找一个狼人,给他们一人咬一口来的划算,起码这个比较快呀。”
“另一项潜能,好像是说有些异于常人的习惯可以被培养,比如说,长时间的不睡觉导致什么,什么凉脑子的,”
“——是左右两个脑,好像是如果长时间不睡觉,然后有可能就会导致一个过度的疯狂。一个不眠不休的疯子,也是够麻瓜受的了。”
“麻瓜真是个可怜的种族。”西弗勒斯不甚在意的掸了掸自己袍子上的灰,随口说了一句。
那个可怜的巫师,好多骨头已经变了形,整个人看起来更像是一具带着皮的骷髅,只剩下一双绝望又无力的眼镜,默默的看着校长室的窗户,想要从那里看见他早已承受不住进入天堂的妻子和儿女,最终,他在上午10点半多的时候,咽了气。
“圣诞节我要和家里人一起过,但是家里人竟然全都跑去了一个什么奇怪的地方,要去给阿德里安那个讨厌鬼过圣诞。”蛇祖大人嫌弃的要命。
“和我,我们一起过圣诞吧。”狮祖机智的换了一个主语,并成功的留下了蛇祖。
当赫敏在这张教师席上,又一次看到了斯内普教授和斯莱特林先生两位斯莱特林,她突然觉得,好像四个院又重新坐下来回到了一起,那种感觉终于像是到了家一样,不再是一个缺了一角的家。
“西弗勒斯,待会儿你得再帮我去准备一些医疗翼的药品,我怀疑他们一回来就得感冒一群,帮个忙吧。”
“好的女士没有问题。”
“教授,”贺明鼓足了勇气去搭了个话:“如果您方便的话,能教教我关于感冒魔药之类的魔药吗?”
罗恩差点被自己的鸡腿塞住。
当他看到斯内普犹豫了一下,真的点了头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真的被塞住了。
赫敏觉得她的假期真是前所未有的充实,每天都在去图书馆,写论文,然后去地窖做魔药,被斯内普教授点评,然后再接着做魔药充斥着。这样的生活过得很充实,也因此假期很快就完了。
当利奥和纳威一起从火车上走下来,赫敏觉得才不过过去了短短的三四天。
“这个假期很棒,斯内普教授教了我关于感冒魔药,补血魔药,生骨灵,这么多的魔药呢,我觉得我还差他好几篇论文。”
“哥哥现在人还是很精神,这段时间我去陪了陪他,发现他现在正在赶其他课的进程,他还打算写一篇论文出来,如果这篇论文能够被一个足够权威的杂志所采用的话,那么他有可能会得到很高的成绩。”
“我跟你们讲,冬天的塔楼可高了,很好玩,我跟哈利去一起飞过,玩儿了一场两人之间的魁地奇,就是没有太多的人参与进来,这一点不太好玩,我也不想找我的哥哥们,他们两个纯粹是两个疯子。”
“我过了一个一如往常的圣诞节,但是我还是很想念你们,今年你们都收到我的信了吗?”
“说到信,那个疯疯癫癫的小精灵又跑到我的床边上来了,我怀疑我没有收到信就是他干的好事,但是他就像疯了一样,使劲的用头撞墙。”
“你不懂他们,它们是一种荣誉感非常强的小东西,通常是在纯血家族中才会有,要房子足够古老才能够孕育出他们来,只有自己的主人才能够指使得动他们,他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工作,最难受的事情莫过于接到报酬和拥有假期,因为他们认为那是在羞辱他们,最大的梦想可能也就是——至少我知道的——在我们家,是希望自己死后自己的身体可以进入植物园,当作肥料供花使用。”纳威热心的科普了一下这个小东西到底是个什么。
“真是,真是个伟大的梦想啊。”哈利干巴巴的说道。
五个人互相道了个别。“明天是你的课了,别忘了呀,我们有书吗?”
“没有,今年好像是发生了很大的事情,所以我们都要抛开书本,尽力去学习一些逃生之类的技巧。今年发生了很大的事情,这句话不要往外传。”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很抱歉,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我今天就给大家,放了一段比较短的,所以说大家就将就一下看吧。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