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17)

赫敏带着无穷无尽的遗憾和愤懑摔在自己床上,打算把自己扔进黑甜的梦乡去逃避今天所有的一切,包括偶像的破灭和无尽的惋惜。临睡之前,她模模糊糊想到一个问题——第一年魁地奇比赛中,那道网上为什么会同时有银绿色的光芒,又有金红色的光芒呢?是不是看错了呀?然后她就在梦里沉沉睡去,一醒来她觉得自己忘了点儿什么,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不过又觉得没有什么大的必要,跳下床去收拾自己的书包。
昨天还是那蠢透了的决斗台,今天又已经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早餐之前,邓布利多教授高高兴兴的站了起来向大家挥手,甚至还想讲个笑话!不过却被严肃的麦格教授制止了,他只好叹了口气,接了下去:“今年是充满着无尽惊喜的一年,这个学年到头的时候,差不多三位创始人都可以从画像中走出来一小会儿,因此我们将魁地奇赛的时间往后顺延,让创始人们看到我们的精彩表现。差不多要顺延到这个学期考试之后,时间我们将另行通知。”
“您三位都能到吗?”那三张长桌上几乎敲锣打鼓,欢呼声险些掀翻了整个桌子。
“我们四个人都会到的,你们放心吧。”狮祖斩钉截铁的说。
“那那您能不让他来吗?”大家的声音,从混乱到有序,再到大声的疑问。
“要么我们两个去,要不然我们四个去,没有其他的选择。”罗伊娜和赫尔加两个人手挽着手往前走了一步,坚定的说道。
大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都偷偷的叹了口气,私下里觉得,那三个人对着萨拉查斯莱特林真是太好了,他们总有一天会被蛇反咬一口的!
校长在吃完早餐之后,回到了校长室,那里,萨拉查斯莱特林正在椅子上休闲的坐着,在等他。
当看到自己的甜食被蛇祖吃的所剩无几,就算是邓布利多也心疼的把胡子揪掉几根。
而当萨拉查看到邓布利多那种委屈的眼神儿,立刻把剩下的甜点,又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吃极了,我们1000年前的时候,都不能常吃到这么多的糖,这个真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
“在霍格沃茨毗邻的霍格莫德村,有一家蜂蜜公爵,也是卖糖果的,您可以去那里碰一碰运气,对角巷也有一家佛洛克的甜点,那里的甜点也非常的好吃,还有,嗯,麻瓜界第七大道有一家,叫做甜心相随,那里的奶茶特别的好喝,还有……”
萨拉查很认真的掏出来本子做笔记,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正要密谋什么大事件呢!
终于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萨拉查终于在短暂的甜品交流会后,告诉老校长:“我很快要去找一些新的药材了,在这期间我要带走我在学校里存放的蛇怪,因为我很有可能要去面对更多的事情。如果还有些什么新的情况和新的进展,这里是一面双面镜,请代为转交列奥。我会随时告诉列奥,这样的话好方便他们上课。”
“先生是这样的,我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同时是凤凰社的领导人,也是学校的校长,我率领的凤凰社就是在黑暗时期,抗击伏地魔的,现在如果出现了这种很有可能损伤巫师界的根本的事情,我希望能够有一定的知情权,好让我们能够做出及时应对。”邓布利多手心见汗,他知道这是一个试探,他必须要确认蛇祖一定会站在魔法界这一方,而不仅仅是站在纯血魔法界这一方。
蛇祖想了想,点了点头,“可以。”
狮祖愉快地wink一下:“不然这样吧,萨尔,我本身是个画像,跑起来也快,我能够随时的听着你的双面镜,然后呢把大事告诉给邓布利多教授,也能最快的把你遇上的事情告诉给列奥,这样的话双方都方便,我要是有什么事情还可以随时找你。”
蛇祖默默地把这个双面镜启动的方式变成了用魔力启动。
“是的是的,然后分院帽里有我的剑,你可以把这把剑拔出来,然后剑尖敲一下,就能注入我的魔力啦。”狮祖连连点头。
“啰嗦。我难道不知道吗?”蛇祖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然后就熟练的把格兰芬多宝剑拔了出来,敲了一下。
“您看起来不是很介意这个分院帽的设定是‘只有勇敢的人才能拔出这把宝剑’啊。”邓布利多有些贸贸然的问道。
“我的确喜欢优雅一些的方式,但是我也不反对勇敢热情,知书达理,诚恳朴实。这些都是生活的优良品质,我为什么非要反对,才能证明我的高明?”
阿不思邓布利多沉浸在这种发现之中,没有注意到蛇祖已经带着蛇怪走远了。
也没有注意到狮祖面对双面镜悄悄的说了一句:“你还没等走远,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已经是18.25个小时了。”
四个学院的特性并不全是对,也并不会全是错吗?阿不思从未这样想过,他曾经以为其他三个院更好一些,而那最后一个学院听起来阴沉,疯狂,追求纯血,好像一无是处。原来他们也并不总是这样啊。
我有没有把偏见也同样的带给了小孩子们呢,偏见造就偏见,愚昧造就愚昧!我们可能都将为这愚昧和偏见付出更大的代价。斯莱特林不容于其他三个学院,其他三个学院就反过来憎恨。第一年,明明是斯莱特林他们能胜的时候,三个院里,谁也不肯多出一声庆祝,而在格兰芬多院那将近两百分的加分之下,最后一刻反超了斯莱特林的时候,三个院欢呼雀跃,声音几乎能掀掉了天花板,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东西吗?这正是我之前所在追求的东西呀!
他从旭日初升坐到正午艳阳高照,感觉像被兜头打了一闷棍,又像是醍醐灌顶,把他多年来的愚昧和偏见,都给摊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他不想对着自己说谎,他最终只能说,我今年,以后,都会改的。
但是表决心谁都会做,改起来可能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不只是一个校长,他本身就得为全校学生负责,然后他又是凤凰社的领导者,也就是说他必须要为凤凰社里这么多人的情感做出一个宣泄,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成,但是不管能不能成,明天就是星期五,列奥又要上黑魔法课了!他舒了一口气。
“从今天起,我们开始正式上课,正式上课之前,我希望你们再把这份规矩读一下,这份规矩将由你们签字,这也将意味着你们将处在它的约束和保护之下。”
“从今天起,我们将会有更多的内容,比如说,三位创始人将和我一起讲述一下黑魔法史,这一部分呢将占到个人考试的80%,然后呢,我们将会在中间穿插着讲一些,如何躲避,如何逃跑,这样的一些课程,这一部分呢,将会属于个人实战,也会有一部分的笔试,这一部分差不多能占到15%,最后还有一部分的,黑魔法的粗浅认识,之类的,将会占到5%。”
赫敏无愧她举手狂的美誉,立刻举起了手。
“格兰杰小姐,请问有什么事?”
“是这样,大家都认为你上的是黑魔法课,但为什么黑魔法的比重却是个人考试里最轻的呢?”
“这是和很多老师一起商议后的成果,我们认为,大家可能都没有太明白到底什么是黑魔法的严重后果,大家也没有明白什么是黑魔法。我现在要是把这个黑魔法的部分提的太多,很有可能让你们哪怕是为了考到一个好成绩而学得更多一些,就有点儿像我们在一个汽油厂里,我把一根火柴递给了你。我认为这是对大家都一个不负责任的做法,所以我希望说,在12年级,大家能够有一定的认识之后再说。”
赫敏沮丧的坐下,她觉得自己有可能不会在黑魔法课程中考出来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成绩。
“好,我们开始上课。”
不得不说三位创始人讲起来黑魔法史也比其他人有些优势在。他们讲得娓娓动听,引人入胜。到了下课的时候,小动物们竟然还不想让他们三个离开。
“好了,我们要下课了。现在起请记一下我们的作业,因为现在还没有分组,所以,我们开始留作业,请诸位仔细听。首先格兰芬多,拉文克劳和赫夫帕夫,我需要你们写写关于你们对黑魔法的认识,请注意是好的方面。参考书目我给你们写在黑板上了,你们可以去图书馆借阅。而斯莱特林,你们要写的是对黑魔法伤害这一方面的认知,同样的,参考书目给你们写在黑板上了。八英寸。”
坚持黑魔法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的众人别别扭扭的,而坚持黑魔法是一个优雅浪漫,又非常动人的,有一点黑暗气质的斯莱特林也不是很高兴。毕竟一份作业下去,相当于毁了他们多少年来的坚持。
“以后留作业,如果是要求个人交作业的话,都是照着这个方向去写,就是,拉文克劳格兰芬多和赫夫帕夫三个月写黑魔法好的方面,而斯莱特林写黑魔法不好的方面,可能以后只有长度的差异。”
下课铃终止了这堂课程,却终止不了学生们的讨论。学生对这一门课开始出现褒贬不一的评价。
不过还没等他们争论出个高下来,圣诞节又要到了。
罗恩听到他的哑炮叔叔要来,吓得赶紧填了自己的名字,决定留在霍格沃茨。“你是不知道,那个哑炮是个什么样的?那简直就是一个红头发的费尔奇!”
哈利想了想一个红头发的费尔奇,最终觉得罗恩留下来是对的。
赫敏今年想要看一看巫师的圣诞节到底有什么新奇有趣的地方,所以也选择了留下。
纳威含含糊糊的说要去看一看她的爸爸妈妈,只是没有提他爸爸妈妈都被折磨疯了,人在圣芒格,只能递给他糖纸。
列奥这个兄控肯定是要趁着长假多陪陪哥哥去的。
他们送走了朋友,打算在城堡里美美的睡一觉再吃中午饭,又被双子截了个胡,他们几个人一起欢快的玩起了打雪仗堆雪人儿。
北风凛冽,冬雪初融,这些问题都没有难倒,想要去玩耍的小狮子们,他们一直到耳朵脸颊都被冻得通红,这才肯放下手边儿的雪球,只穿过长廊,进到大厅里吃饭。
因为斯莱特林们都很高兴自己的始祖是唯一一个还能自由活动的,都打算通过某些手段或隐晦的向家里人传达出来这种“我们有靠山了”的信息,斯莱特林院一个人也没有留下,而斯莱特林院长也正好顺势离开了霍格沃茨,他们坐下的时候,竟然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好像是霍格沃茨里只剩下了三个院存在,他们感到了一种怅然若失。
“吃点儿布丁孩子们,我看你们的脸怎么都被冻成了这个样子?记得给自己保暖呀,”邓布利多一挥魔杖,给这些脸冻得通红的小动物们都加上了保暖咒。
赫敏吃到了一块带着银片儿的布丁。“真见鬼,我觉得我的牙要掉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今天狮祖护妻力满满!以及敏妮没看错呦。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