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15)【改】


接受他人意见,我在以后会注意把笔墨放到他人身上一些。以及我有时候根据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写的,今天才发现已经没写魁地奇好久了。。。。
以后大家感觉有问题请告诉我!
以及以后有可能会有清水与黄两个结尾,因为作者傻,家母已经知道写文(生无可恋)
。。——我是补了一些原文的分割线——。。

上一回刚说到,这个决斗俱乐部有创始人助阵,肯定不会出什么大差错,没想到转脸就被打了脸。
让我们慢慢的重新想一想,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吧。
晚上8点,大礼堂上长长的餐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靠墙的一个金光闪闪的舞台,上面点着上千支蜡烛,天花板是深紫色的,似乎所有的来参与的人都被包裹在下面,他们都满脸兴奋,带着魔杖。
吉德罗洛哈特,很高兴能够把魔药教授当成助手,在台上炫耀着他那个孔雀一样的花屁股。
“集中,集中到一起,你们每个人都能看到我吗?都能听到我吗?好极了!现在邓布利多教授已经同意我开设格斗俱乐部,来训练你们,以备你们有需要自我防卫的时候,就像我——无数次,关于细节可以在我的著作里看到。
让我介绍我的助手斯内普教授,他告诉我他自己对格斗懂得不少,并答应我们开始之前提供一些暂时的帮助,现在我不想让你们这帮年轻人担心,你们仍将拥有你们的药剂学老师,别怕!”
赫敏看起来被迷得神魂颠倒,而罗恩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个怎么不把对方互相结果了呢?”
斯内普的上唇紧抿着,哈利很想知道洛哈特为什么还能微笑,要是斯内普那样看着他,就算再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没有办法再面对。
“根据决斗礼仪,我们双方鞠躬,然后背向走出三步,在第三步后转身,挥动魔杖击倒对方。”
洛哈特和斯内普相互鞠了个躬,洛哈特看起来非常风骚,显摆了一下自己绅士的礼仪,而斯内普只是不耐烦的抖了一下头!
接着,他们将各自的魔杖像剑一样举在胸前。
“就像你们看到的,我们用这种战斗的姿势,举着魔杖,数到三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第一个符咒,当然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死对方。”洛哈特,矜持的,向台下的人们挥起了手。
四个男孩子都悄无声息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我可不相信。
洛哈特还在玩第二个帐花的时候,斯内普早就把他用一道处理武器击飞了出去。洛哈特的腹部受到了撞击,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感觉墙面都晃动了一下。
斯内普听着底下斯莱特林一片的叫好声和鼓掌声,懒洋洋的抖了一下,脑袋,接受着他的,学生们的敬意!
洛哈特摔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他的帽子掉了,一头曲发都竖直起来,步履不稳,蹒跚前行,重新站回到了台上:“嗯,我们的决斗还要继续呢。”
“非常好的品质,洛哈特教授,”斯内普不无讽刺的说道,“除你武器!”
洛哈特又一次摔了个四脚朝天,迎来了斯莱特林们更加响亮的嘘声!
“他怎么能,洛哈特教授是多优秀的一个人呐!”赫敏眼圈都急红了。
“你确定吗?敏妮,如果他真的像书中所写出来的那样具有如此出色的反应的话,竟然还能被一个这么初级的除你武器所放倒?”
赫敏愣住了,哽了一下,并不想搭理列奥,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她是持什么态度的。
“是的,斯内普教授很聪明。他就像这一次的怪兽一样,坚持等在我们疏忽大意的时候,才出手,所以呢这一次我要试试对着他出手,抢先一步的时候,你就拥有很大的主动权。”洛哈特简直屡战屡败,但还是坚持着爬了起来,又一次哆哆嗦嗦的回到了台上。
“别说没准儿,他美发美容魔咒还是挺好用的,最起码我觉得现在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神采奕奕。”
“他真聪明,都知道先预告一下,才能‘提前出手’,和他的美发美容魔咒简直凑了一对儿。”
斯内普教授甚至只是虚虚的把魔杖抓在手上,他想看看这只花孔雀到底还能有什么本领?而当洛哈特的除你武器一出,就是稍稍的把他推了一小下,甚至都没有推出半步远,斯内普不得不故意夸张的晃了一下身体,以示自己其实是被推倒了,但是他做出来的这个样子看起来,当然是更加的讽刺。
“说他是孔雀,简直对不起孔雀,”赫敏怒冲冲的说道,“每天告诉我们一堆不知道有什么狗屁用处的玩意儿,我要是知道了他最喜欢的颜色,难道就能帮助我挡过狼人吗?现在竟然被一个除你武器放倒了,还这么丑,啊,真是太过分了。”
所以说呀,来源于颜值的爱,最终也将因为颜值的褪去而消失。
狮祖笑嘻嘻的问吉德罗洛哈特:“要不然我跟你打一打?毕竟是一枚梅林三级勋章的获得者,更是第六届最迷人巫师微笑奖。”
“啊,好的很好,非常感谢斯内普教授为我们做出来的示范,你们要看看像我一样,如果没有来得及做好一个及时的防御的话,那么就会被这样甩出去,好的,大家开始的时候要小心这样的招数”吉德罗洛哈特,吓得像是连珠炮一样吐出了这些字眼,“下面我们两两一组,自由分组,来练习这个咒语。”
狮祖抱肘冷笑。吉德罗洛哈特一接触到他的眼神,吓得一个哆嗦,慌张的下了台。
可能这就是宿命的对决吧!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很快的又站在了决斗台的两边。
德拉科马尔福耍了个小聪明,在刚数到二的时候,已经甩出了一个除你武器。
哈利不甘示弱,和他互相投掷着除你武器,过了一小会儿,甚至还出现了互殴,肉体互搏。
“格兰芬多扣五分。”西弗勒斯斯内普怕被狮祖发现,偷偷的转了个脸,但还是要给格兰芬多扣分!
“你们两个先分开。”
德拉科马尔福因为感觉自己好像是处在了下风,不甘心示弱,随手甩出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竟然召唤出来了一条蛇。
还是一条饥饿的大蛇。
吉德罗洛哈特毫无疑问的吹嘘了自己:“不要怕孩子们,我肯定能给你们,解决这条蛇的,他不过是我遇到的成千上万个大麻烦中的一个小麻烦。”
然后他挥舞着魔杖,激怒了蛇。
蛇向学生堆中游了过去。
“【住手】”“【住手】”“【住手】”三声蛇语一起响起,蛇茫然不知所措的停在了原地,像是要看一眼,谁跟他说出来的这句话?西弗勒斯斯内普赶紧挥动魔杖,把蛇又给弄走了。
大家的恐惧与茫然,简直沸反盈天!
“怎么回事?狮祖为什么也会蛇语?是不是他是故意骗我们的?毕竟谁也不知道1000年前的人长什么样子 ?”
“怎么回事儿?哈利波特怎么也能说出来蛇语?难道说,难道说”那个人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这才是他为什么能够打败神秘人?”
“那个斯莱扎卡,哎呀,真是人不可貌相,他跟他们说的一样,肯定是同一个词,”
“快走离他们远一些,谁都知道那些,跟神秘人有关的东西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眼看着大家都往出口涌去,狮祖不得不赶紧拿出自己的魔杖向霍格沃茨发射了一道魔法,让霍格沃茨回应他的魔力。
瞬间这个狭小的出口就变大了。看起来,大家都能够从这个宽敞了很多倍的出口走出去,大家也突然就想起来了,狮祖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毕竟是狮祖,他没准就是学会蛇祖的一些技能,应该也没什么问题,都偷偷舒了一口气。
“请你们告诉我一下,我这里已经过了1000年了,你们刚刚说的些什么神秘人都是些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对斯莱特林有一些,嗯,别样的看法?”狮祖眼看大家的情绪都能够稳定下来,和缓的问了一句。
狮祖从底下小动物们的回答声中,得到了一些信息。有一个所谓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他本人被称为神秘人。他几乎为所欲为。后来是救世主的存在,使得他们能够免于灾难。
“我的萨尔不至于为1000年后他不知道的事情担责任,而且1000年前的事情中,我的萨尔是受害者,他虽然不太喜欢麻瓜种,但是也并没有出手伤害他们,如果出手伤害了霍格沃茨,他自己第一个不会允许的。你们慢慢的平静一下好吗?”
“但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说的就是,他在继承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祖的遗志。”说着说着,那个回答这个问题的人的声音就弱了下去。
这就很尴尬了,人没死你瞎继承什么遗志。
“但是书上说了,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本人是一位蛇腔佬,而继承了他这一点的应该都是所谓的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您肯定不是,所以现在我们有两个斯莱特林继承人,还不能算上外面那个跑了的。”
金妮瑟瑟发抖,她觉得有些什么事情不太对了,因为她怀疑自己也曾经看到过一条超——级大的蛇。
在那洛丽丝夫人被石化的墙边,那时候墙上还没有那些鲜艳的红字。
她有没有可能也是驱使了一个至少是个长条状的魔法生物,去为她做这种事情,这连七年级的人都做不到的事?
她神思恍惚,拼尽全力去想着万圣节一夜的事情,但是,记忆里总有几个小时是空白的。
珀西小心的绕过几个同院的学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好吗?到底要不要一剂感冒药剂?”
金妮惊跳起来:“不,我不用,我就是有些——出乎意料罢了。”
珀西愣了一下,给她裹在自己的外套里,又抱了抱她。
“现在我们格兰芬多有两个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啦!”双子肯定是不嫌事情大,故意唱起了歌。
哈利手足无措,看起来,又难过又无助,又窘迫的羞红了脸。
而列奥正在认真的纠正他们:“不我不是,根据《继承法》,我的父亲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我的父亲应该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可惜他是一个哑炮,换句话说,他就不能够完全成为这个继承人,而是由他的子女中所有有巫师潜质的人做这个继承人,而我不是他的亲生子女,所以说在有亲生子女在的时候,我不能成为他的继承人,所以,我哥哥才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吃瓜群众们今天晚上的瓜碎了一地。
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因为看不上霍格沃茨愤怒之下离校出走,这么劲爆的头条简直可以上一周的《预言家日报》。
他们又重新去回想了一下阿德里安斯莱扎卡。他竟然热爱着并不高雅的运动,喜欢着那些高深的东西,根本不像一个欧米茄。
有人说,肯定是因为不像一个欧米茄,蛇祖给他除了个名。
有人扼腕叹息,要是早知道这一点,赶紧向他求个婚多好,哪怕是能被打一顿,那肯定也是能够获得比现在高得多得多的收益。
有人怀疑是不是斯莱特林血统使得他看起来并不像一个欧米茄。
隔天,五张桌子上——包括了教师席——都被“嗡嗡斯莱特林继承人嗡嗡”这样的东西给充斥着。
晚餐一结束,他们四个就赶紧架着列奥,进了一个空教室。
列奥不自觉的奉上了一个讨好的笑:“怎么了,我这个,嗯,虽然说是一个冒牌的斯莱特林继承人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吧,你们是要给我上个供呢,还是要打我一顿呢?快说出来。”
“是什么?斯莱特林继承人还有冒牌的,光我们知道的已经有很多人了,比如说那个,神秘人”赫敏紧张的压低了声音。
“那个太丑了,肯定不是我们羽蛇一支的,就连旁系血脉肯定都不是那么丑,怎么可能!
去年圣诞节,我外公被招呼了起来,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时间点很熟悉?就是前几天到来的那个男的,他就是我外公!
我哥哥本身就是喜欢权势,他如果得不到,那他也不会放弃的,他总会找到某种办法成功的!哥哥一定是全世界上最聪明的哥哥,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
四个人眼神死。从不知道你竟然有这么牛的来头啊,你怎么看起来就跟我们平常的格兰芬多是一样的活泼的,就是,兄控了一点点,啊,今天还是不止一点点,看起来,那些男人,都没有你哥哥一个人聪明好看,有权势,血统还高是吧?
这真是很有趣!纳威默默的想,又加了一句:“我从不觉得,你们兄弟和马尔福帕金森他们相同。但是你哥哥,哎呀,好像并不是很斯莱特林,但本身却又担着斯莱特林的名号。”
列奥大笑起来:“我们家本身就是斯莱特林,为什么非要关注着别人的斯莱特林。总走一条道是走不通的,哥哥和他们受的教育都不一样,凭什么要和他们一样。”
“因为实在是欺负人太容易了!而,你和一个大环境待在一起的时候,更容易受到熏陶吧。”罗恩心有余悸的回答,“你看看格兰芬多有多少人喜欢恶作剧的东西,你再看看我哥哥他们每天都成批成批的鼓捣这些玩意儿,我小时候还被他们给故意取笑过,拿我最喜欢的小熊玩具,不要笑!他们给它变成了一只我最讨厌的蜘蛛,当时就给我吓坏了。那一次几乎被我吓到魔力暴动,后来虽然据说,他们坚称从此屁股就变成了四瓣儿,还是难以消我心头之恨。”
不知何时出现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偷偷的笑起来,他的声音引来了小狮子们的瞪视。
“我的天哪,您是什么时候来的?”罗恩绝望的问道。
“不太晚,赶上了那个可爱的小熊变成了可怕的蜘蛛的事情。”
“我我,我就那一次,就那一次才被吓的那么,后遗症那么重,我是说,嗯那个,毕竟谁都有点怕的东西,这个,嗯,我还是一个格兰芬多。”罗恩越说声音越弱。
“没有的事儿,我们知道的,所谓的勇敢,就是你有勇气去克服一些对你来说很难的事情,但不意味着,你将不会有任何的惧怕,没有关系,这点小事我还是懂的,你们可以以后,慢慢的做一些尝试,现在我就要求你不害怕蜘蛛可能真的是要求太高了。”他,向利奥转过头去,“那么你呢?你也觉得你哥哥这么做是对的吗?”
“当然,他终究会为他的梦想奉献一生的。”
“你爱他,就像他也爱你一样。但是他也没有为你留下来,你也没有劝说他为你留下来。”戈德里克陷入了沉思。
“我爱他,也将尊重他的选择,他爱我,也将为我多做一些生活上的打理,我们都爱着对方,不必要通过同一条道路,捆绑到一起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列奥喝了口水润润喉,接着说,“我最清楚他曾经做过一些什么事情,五年级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被选为了学生会主席,在那段时间里,就是情热还没有出现的时间里,他的工作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好评,而就在这样的期间里,他还连着发了两篇论文,但到了最后,人们都觉得他不适合这项工作,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欧米茄,他真的受不了这个,所爱只是因为自己是一个欧米茄,便要远隔山海,那他便要去做平了这山海的人,不管是去精卫填海,还是去愚公移山,他终将会去做的。前两天他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上说自由不是说,你将要去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而是在于你走什么样的路,别人都觉得这是你可以走的路。”
“自由,不是说你将要去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而是在于你走什么样的路,别人都觉得这是你可以走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喃喃自语,又抬高了声音“谢谢啦,亲爱的。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我希望在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会表现的好一点儿”罗恩无奈的把头都磕在了桌子上。
“比如说,他们其实是把你的小熊变成了一只鹰头马身有翼兽吗?”
“可敬的斯莱特林伪继承人,不要再取笑我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蛇祖大人马上要换地图了,所以很快的蛇怪要没有了,我就想看看二年级汤姆里德尔可怎么办,心疼他一秒钟!
何谓自由?自由是孔夫子在高龄时发出的感慨,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距。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