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13)

“没有关系的,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我们有这么多人,而你们还有我呢,我,吉德罗洛哈特,一个梅林三等勋章的拥有者,正在这里保护着你们,不要怕!”洛哈特深情的向他们微笑着,一一的给长桌一个安抚的笑容,最后还亲切的飞了个吻,而斯莱特林长桌上一片嘘声!
这使的其他三个院偷偷的瞪视,又碍于校长在面前不好发作。
邓布利多有些尴尬,勉强的安慰自己,好吧,就当这个男人还有点别的用处,比如说安抚人心。
“一个二年级生,给所有的七个年级的同学们上课,会不会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教的,都会是,有一些什么,唉,不好的东西。你懂的。”
“黑魔法啊。”
人们小心翼翼的躲闪开列奥的目光,好像是害怕有什么东西能够从他身上穿出来,一口咬碎他们的喉咙。
“今天,是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以及黑魔法的第一堂课,我现在重新说明一下,我们的课程安排。首先,黑魔法防御术上半个小时!而黑魔法,是上一个半小时。这期间呢,第一堂是一二年级合上,下一堂课是六年级,下午是五七两个年级合上,最后是三四年级。我们所有的教授都将单独腾出来星期五这一天,和你们一起上这个课程,为了保证教学质量。”
“下面大家一起去教室吧”说着,邓布利多带头走下教师席,所有的教师都无声的跟随着他,再然后一二年级的学生们瑟瑟发抖的缀在后面,而其他年级的学生都悄无声息地等着这堂全新的课程。
列奥从容自得的站在讲台上看着他们依次入座。斯莱特林们仍旧固执的扎在一起,而其他三个院则是从从容容的抱团,大家没有明确的分界线,只有斯莱特林和他们泾渭分明。
教授们也坐好了,随着上课铃打响,他站起身来:“好的,我们开始上课了。”
“我们的课程有一个半小时,第一个小时你们可以用来问我一些问题,我呢将会选择一些问题来做出回答,并且我们将用剩下的那些时间,来根据大家的意见整理出我们课堂的法规,以后我们课堂上都会使用这个法规,这甚至可以说相当于是我们这个课程通行的规则。
我来介绍一下我自己的规则,首先,从第三周这个法规完全被制定出来之后,我希望所有的人们都已经能够组成小组,差不多一个小组有八个人,最好的是,不,我要求是,所有院四个院里的人,都会出现,只有这种情况,我才会认为他组成了一个小组。
在我要求团队上交作业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够注明你们每一个人各自的学院,和这个组的组名。
没有组的话,我很遗憾,我估计他不会及格的,我们这次的考试,从以后,所有黑魔法的考试都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单人的,而另一部分是要求团队合作的。
我暂时就想到这么多,好,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老师。”有人举起了手,问道,“那么我想问一下,您对这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是一个邪恶的黑巫师,这种事情是怎么看的呢 ?”
“亲爱的列奥,”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插了一句,“我能替你回答吗?”
那个男孩一看是格德里克格兰芬多回答他的问题,看起来幸福的都要晕过去了。
“他是羽蛇里也珍稀,罕见的纯血种,他本身就带有着强横的黑魔法力量的天赋,再加上家族的引导,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黑巫师,而至于邪恶,恕我无法苟同!他曾经为霍格沃茨出了很大的力,甚至不惜自己的颜面,陪我们游过了黑湖去探寻霍格沃茨;又不辞辛劳的,把霍格沃茨的楼梯改装出来;又把一些黑暗生物赶进禁林不让他们出来骚扰孩子们,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霍格沃茨。我实在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被称为邪恶的地方。”
“可是他和你们的观念并不一样,可以说是背道而驰,他甚至是个卑劣的,只想要纯血的那种人,他和你们最后还分道扬镳了,您真是太客气了,还跟他说好话。”
“那听起来你们真的是得好好学一学魔法史了,”罗伊娜拉文克劳非常不客气的回答他“亏你从领带上看,还是个拉文克劳。
他非常坚持只要纯血是在圣战之后的那一年,那一年,霍格沃茨里出了很多麻瓜中的叛徒,他们把圣水混入了霍格沃茨的水源当中,借此希望消耗掉别的巫师的魔力,霍格沃茨只有斯莱特林们在那里留守着,做霍格沃茨最后的一道屏障,结果呢就是因为叛徒,他们最后魔法力量被大幅度的削弱了,只能够通过纯血来维持自己的魔力。”
看着底下孩子们,有人愤怒,有人充满恶意的小脸儿们,赫尔加赫夫帕夫温柔的开了口:“观念不一并不妨碍我们是朋友,我们有很多地方可以不相同,但只要最终是志同道合,总还是会是朋友的。
所谓的分道扬镳,其实也就是一个放出来的烟雾弹罢了。那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三个人都受到了重伤濒死了,是萨拉查及时赶到的,他给我们重新修补肉体,也粗略修补灵魂,然后让我们等在这里,慢慢的用时间来修复好我们的灵魂之后,他也被迫陷入了沉睡,可当他一醒过来,他还是急着要来见我们,让我们重新从画像里出来。
毋庸置疑,他是一个非常忠诚的朋友,我也以能够交到这样的好朋友为荣。”
这几乎是打破了所有的小巫师们心中的常识,这必须要给他们一会儿时间去慢慢修补一下自己破碎的三观!
“您,您刚才提到了黑魔法,让那我们会被黑魔法给打伤吗?那个……”一个赫夫帕夫站起来,哆哆嗦嗦的问道。
“好问题,我开始向你们讲的时候,是这么想的,首先,一二年级,我们会教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比如说如何防御,如何逃离,因为你们这段时间魔法并不稳固,很有可能被捉住,所以需要的就是逃离这一方面的培训,而同时呢我们也会讲一些关于黑魔法史这些的东西;三四年级,他们已经开始有了一定的有了一定的魔法能力,但是呢,还可以接受双方,放下一定的成见,来参与合作,这一方面呢,他们就可以学得多一些;而六年级呢,我们会重点强调一些防御的,五七年级呢,我们会主要强调一些,关于如何通过考试的,就这样 。”
“那么您是怎么看待黑魔法的呢?毕竟教黑魔法的是您不是别人呀。”斯莱特林的达芙妮格林格拉斯站起来了。
“非常好,那么就从你开始吧,你开始回答我什么是黑魔法 ?”
“不知道的话就站起来,告诉左边,你要让他接着回答,如果是到了头,那么就告诉后面一排的人替你回答。我看看,到底有谁能够答出来?黑魔法到底是什么。”
“黑魔法就是邪恶的魔法。”
“只要魔力足够,我给你一个石化咒,再给你一个四分五裂咒,我同样能让你死于非命,你告诉我,这是黑魔法吗?不对,站一下。”
“黑魔法是足够强大的魔法。”
“我听说过魔力强大的,黑魔法足够强大是个什么样的意思?如果是让你施展一个足够强烈的禁咒,比如说阿瓦达索命咒,但你可能只能让他打个喷嚏,这不够对,站一下。”
“黑魔法是足够禁忌的魔法。”
“那什么是所谓的足够禁忌?你给我举个例子证明一下!”“答不上来,站一会儿,下一个。”
“黑魔法是只有纯血才能施展的魔法!”
“太蠢了,我都懒得理你,下一个。”
连续挂了三排人之后,他觉得非常有趣:“请坐吧。这是个想象不到的收获。你们在座的,有的人可能刚入校不久,所以我们不做要求,但是已经入学一年的人,竟然连自己在对付一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黑魔法防御术你总知道吧,连自己对付一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竟然还在这里信口开河,那么黑魔法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那让我们用麻瓜的某些方法来下一个定论,首先黑魔法肯定是某一种魔法,其次,黑魔法长期被人诟病,所以说,它肯定有其别人认为不合理之处。
他对魔力的要求不高,为什么呢?因为你一定要下足够的决心,首个研究出了阿瓦达索命咒的男人,就是因为他的妹妹被绑在火刑柱上,眼看着就要烧死,而他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选择让她少受一点痛苦,在这种渐强烈而坚定的信念之下,他信念的力量添补了魔法本身的不足,他当时已经近乎是,一个哑炮,但是这种信念的力量让他成功的发射了一个死咒。
好,他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个新的形容词,要有强烈的信念才能施展,但这也不够对,因为几乎所有的魔咒都是要靠着强烈的信念才能施展,你不相信一根火柴能变成针,那么,它就会一直是一根火柴;但如果你相信,一个火柴可以变成一个跳踢踏舞的梨,它没准就会变成一个非常迷你的,再给你跳踢踏舞的小梨子,所以说,这个,只能算是有一部分对。
越是高深的黑魔法师,人们就会震惊的发现他越发的孤僻偏执,傲慢与狂妄,因为黑魔法本身它是可以侵蚀人的心智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斯莱特林认为,只有血统达到了一定纯度的人才适合学习这种东西。
黑魔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那就是,在通常情况下关乎生命。这个关乎生命,可以是正面相关,也可以是负面相关,有人抽走了植物的生命力,却转把它转成了人可以接受的生命力,救活别人,这是最早的魔药的来源,是的,请不要惊讶魔药本身脱胎于炼金术,是一种介于黑魔法与炼金术之间的东西。
而负面相关,就像我举出来的例子一样,阿瓦达索命破坏掉你的肉体,让你的肉体不能和灵魂在一起。
那么,按照我的话来说,如果给黑魔法下一个定义的话,那么黑魔法应该就是,一个需要强而有力的意志而非强而有力的魔力才能施展的,通常和生命相关系的,但是最后也会吸走某些理智作为报酬的,一种魔法,那么,你要问我对这黑魔法的感官是什么?我只能这么回答你,它是一个杯子,一个破了口的杯子。”
“很高兴,能够向霍格沃茨借到了这件宝贝,这一个宝贝是由兰利马尔福先生所创作的,目的在于制造一段简短的幻境,这段幻境呢可以很复杂,来让我们进入这个幻境。”
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人们已经开始平白感到干渴而焦灼。太阳孤零零的挂在天上,冷酷的把那毒辣的日头投向四面八方,小动物们感觉沙子上都在反着光线,不自觉的吞咽了两口吐沫。到底什么地方才会有水呢?突然出现了一片绿洲。他们几乎兴致勃勃的要跑过去,这时候,列奥出声了。
“现在,假装我们都是麻瓜,我们没有了魔杖而我是绿洲的看守人,我要求你必须拿一个容器才能接水喝,用手之类的东西或者直接大口痛饮是不允许的,那么,你们现在眼前有着一个杯子。问问你们会用杯子吗 ?”
“当然呀!”大家齐声回答道。
“那要是这杯子破了一块呢?”
“还是会用的呀。”
“可是它扎破了嘴,它是不能用的呀。”
“我们还可以换一面好的。”
大家突然从那干热的沙漠中挣脱出来,坐在了凉凉的教室里,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
“这就是我要讲的了,黑魔法是一个杯子,一个有着缺口的杯子,你们有的人呢?不认识杯子,却就想认为它就会划到嘴,而有些人呢,坚持认为他是一个完好的杯子,却拒绝相信他会扎到嘴这样一个事实,我不是什么出众的人物,我就是一个给你们读杯子说明书的,不用害怕,就是 了。”
这个读杯子说明书的老师成功的赢取了很多的好感,大家更被他这种幽默的感觉给逗乐了。
“这样吧,我在考大家一个小问题,现如今,保存的最多,用的最广的黑魔法是个什么样的黑魔法?给你们一个提示,他并没有用到,那个将来会损伤神智的一点,因为呢他不通过魔咒魔杖或者无杖魔法施展,它是属于炼金的范畴。”
很多的人都做出了猜想,甚至瞎说。纯血都不能够答对这道问题,让许多老师都有些跃跃欲试,最后,他们都没有答出。最终列奥告诉他们,是壁炉和飞路粉,飞路粉完全符合了这些定义,它是一种魔法,因为没有麻瓜可以通过飞路粉,深入到别人家里去。这些所谓的飞路粉,其实本质意义上,是某些牛羊之类的骨头,‘所以如果你们要是一时半刻没有了飞路粉,你们可以用一些小动物的骨头临时磨成粉末,可以做成一些非常非常非常简陋的飞路粉,然后呢他们应该可以支撑一次非常短途的旅行。”
一个半小时很快就要过去了,列奥也获得了他们之间的约法三章。
第一,如果有人胆敢使用课堂上的东西伤害别人,不管不在课堂上,那么他将不得再上后面的所有的课程,考试取消资格,就连重考也会取消资格。
同样,列奥斯莱扎卡将承诺这一点,只要是被取消了资格的人,他将连试卷都无法拿到,如果有人对这一点存疑并发现这是真实,那么,列奥本人将会给所有的学生统一一个o,并且向家长解释为什么他们都会得到o。
第二,任何人将不得以被控制为由伤害别人,不管他是出于怎样的不幸,他都不会,拥有,考试的机会。
第三……
第四……
林林总总,一共12条,可以说,因为斯莱特林人数少,而那三个院又抱成了团,几乎所有的法规,看起来都是为斯莱特林量身定制!
“这不可能,”潘西脸色铁青,“我坚决不会答应,和那些,泥巴种们,一起,来,写这个所谓的小组作业,不可能,我宁可是个不及格!”
“可以女士,你如果真的想好了的话,你可以留下你的名字,我将会直接给你打上不及格。”
她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但是又不敢真的让他写下不及格,她也丢不起这个人,她非常艰难又尴尬。
“是这样,我们是和三位创始人一起讨论过后,做了这个决定的,我们呢主要是看双方之间,隔阂已经非常之大!纯血种们看不起麻瓜血统的,而麻瓜血统的呢也同样认为纯血种不可理喻,但是呢,双方又同时是圣水事件的受害者,有的纯血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引以为傲的那种,超强的魔力,而麻血种呢则不得不承担本不应当承担的仇恨,所以我们希望,如果可以的话,能够重新打破这些本不应当存在的门槛,重新让四个院看起来,像是同一个霍格沃茨。”
“让我们向四位创始人致敬。”
大家都舒缓了脸色,偷偷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四位创始人要大家干的,他们肯定不会错。而只要不违逆他们,别人怎么也说不了一个不字。
大家一起高声念道,“让我们向四位创始人致敬。”
“还剩最后两分钟,我们现在先来宣布一下课堂纪律,首先,只要是我的学生,我都希望他们能够在课上两分钟之前能够到,然后呢,能够跟教授们一一打招呼,所有的教授都是为了你们,所以才选择今天空出时间来,而把所有的工作往其他几天挤,他们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希望你们看到他们的时候能够打个招呼。
下面,让我每一次来感谢他们,感谢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为我们做出的奉献,感谢米勒娃麦格教授为我们做出的奉献,感谢弗利维教授为我们做出的奉献,感谢波莫纳斯普劳特教授为我们做出的奉献,感谢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为我们做出的奉献,感谢吉德罗洛哈特教授的贡献,感谢霍奇夫人的贡献。”
但是到了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时候,只有斯莱特林的声音还稍微有一些,其他院的声音都非常的稀稀拉拉。
“我不在乎你们怎么想的,重新向斯内普教授致谢一遍。”
这一次的声音中气十足了一些。
“我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相遇在这课堂上,那么,我们下面来有请的洛哈特教授来给我们讲他的课程。”
他还是那个不学无术的骗子,只能靠着那些卷纸撑出来的玩意儿度日,甚至还没有列奥讲的一半好!
但是赫敏偷偷的用心形圈出了所有黑魔法防御术课程!然后等着和她的偶像在这个小小的课堂上约一次会。

“吉德罗洛哈特到底最喜欢什么颜色,啊?这位可敬的格兰芬多的,格兰杰小姐答对了。就是紫丁香色。”
“我可能需要紫丁香色护体吧”潘西不无讽刺的说道。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新的一张新的设定,啊,以及赫敏还是那个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的小姑娘。
这是一个非常新奇又大胆的设定。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