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12)

列奥觉得大事不妙,赶紧去找朋友们求助。五人又一次聚在一个空教室。
“敏妮你说,染发和美瞳能不能够真正的改变一个人的相貌,要是真的可以的话,我得度过一段这样的时间,唉,我的外公啊,我最怕的就是他的到来,我担心我得出卖我哥,最好是我们两个不要碰上面,这样的话我哥哥就不会出事情了。”
“并不可能,你死心吧!染发和美瞳最多是能让你看起来和往日不太一样,但是要想改头换面,你得去整个容啊。”
“那哪里有良好的整容医院?”
“嘿!我的小狮子们,”一道热情爽朗的男声插入了他们的五人对话中,“我的萨尔可不会被整容之类的小伎俩所欺骗。”
“格兰芬多先生!”他们又惊又喜。
为什么斯莱特林不能直接说自己的名字,而格兰芬多可以大方的和他们打招呼呢,这又是一个小插曲。
就在萨拉查来访的当天晚上,哈利和他的朋友们就被悄悄的叫到了校长室。校长告诉他们,这个1000年前的空画像终于出现了人,而今天早上的人,把他们唤了起来。
哈利觉得1000年这个时间很熟悉,而罗恩,萌萌的小狮子挠了挠头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呀,挺好的一件事情;赫敏熟读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这本书,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第一任校长,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和他们的画像吗?那今天早上的那个人就是——
“当时的校工?”
戈德里克,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就像被阳光泡过一样:“我们有四个人,可画像上只有三个。”
“但是《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上说,斯莱特林先生因为和你们不和,愤而出走 。我不认为他还会回来。”
“事实上,我的傻姑娘,他只是有点事情离开了,他要把自己的儿子托付出去,等他参加完他儿子的婚礼回来的时候,霍格沃茨赶上了一场浩劫,我们三个人都被重伤,只有他一个人力撑到了最后。他为我们保全灵魂,修复肉体。再然后,他自己身体也要受不了了,只能选择回去自己的庄园暂避一段时间,对外只能说我们和他不和,但是一旦霍格沃茨出事那他还会再赶回来,这样——四个人里三个人曾经濒死却又奇迹生还,仍旧有很强的一战之力,而另一个战力选择窝在自己的庄园里面不出现,谁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有什么下一步的打算,就打消了一部分狂徒对我们霍格沃茨的想法。”
赫敏听得目不转睛,连连称赞他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是的,他就是这样出色,优秀。当年,他领导的斯莱特林啊,是我们之中最珍惜的,人数最少的一个院,不为什么,就为他们魔法力量最强盛,就是我们霍格沃茨保卫战里的中坚力量。”
罗恩听得目瞪口呆,“他不是应该是极其讨厌麻瓜种和混血种吗?不是应该和你们的意见相反吗?我为什么听您的话好像是,您还挺赞成他的呢。”
“当时的事谁都没法说出个对错,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因为麻瓜种出身的孩子有时候总会把我们卖给教会,我们不得不让霍格沃兹无法标记;可是,就算是混血种与纯血种加起来也不过勉强够麻瓜们的麻瓜血统的1/10,没有麻瓜血统的孩子们,我们甚至都不能叫做一个巫师界,一个巫师村也就差不多了。
我们出于人数的考虑,所以才建议把麻瓜种巫师和混血种巫师,也都一视同仁,但是萨尔坚持,要把纯血种和混血种,收入巫师界而把麻瓜种剔除出去,不然的话,很快的巫师界都没了,虽然说长远来看,没有了麻瓜种的孩子们,巫师界也是迟早要完的。
后来出了一件大事,使我们三个人对他心怀歉疚。”
“是那场著名的圣战,”列奥开口,“多个麻瓜种一起偷偷的把圣水混在了霍格沃茨的水源里,然后让留守的斯莱特林们服了下去,最后导致他们的魔法能力减退,往日能够呼风唤雨的斯莱特林们,血脉里的魔力越来越低微,只能靠联姻,不然的话,纯血的魔力就会稀释的很快,包括会出现哑炮。”
狮祖脸上的笑意退了下去:“哪怕我们真的能够处死那些叛徒,但是斯莱特林的强盛时期是再也不能回去的了。”
校长室里更加尴尬,而戈德里克一无所觉,继续往下说,“现在我们每一个人,其实在梅林那里应该是已经离世了的,所以我们会新换一个名字,新换一个身份,再重新开始,不会在霍格沃茨以外的地方透漏自己的名字了,甚至我们的——和现代巫师不一样的魔法——也不能动用,所以你们不要向任何外人提起我们到底是谁。
我们之间也有一个小秘密了。”
视线转回这个空教室。
“那——”
“戈德里克,罗伊娜,赫尔加,来泡药吧,”蛇祖清冷如玉石相击的声音透过画框传过来,“都不回来,难道要我泡画框和羊皮纸吗?”
列奥马上俯身蹲下,双手抱头,希望假装自己是个隐形的东西。
戈德里克意识到了什么,他笑眯眯的立起一根食指,抵在自己的唇间,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就从画框里走掉了。
第二天,列奥坐在早餐桌前,绝望的想,果然,墨菲定律是正确的,只要是有糟糕的事情发生,马上另一件更糟糕的事情也会发生——他的外公坐在了他的面前。
“你哥哥呢?”他问。
“嗯,这个吧,嗯,怎么说呢?啊,哥哥说了,人和人,人和事之间都要讲究一个缘分,嗯,这个他和霍格沃茨有缘,所以他就算是在中国也接到了霍格沃茨的猫头鹰,然后吧,嗯,那个,他她觉得霍格沃茨撑不起他的,理想和志向,所以要那个,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嗯,那个,”
“说人话。”
“他和霍格沃茨的缘分尽了。”
“嗯?”强大的魔压向他袭来。
“他退学了。”
“……我整理了一下你刚刚说的话,那个意思是不是说,霍格沃茨撑不起他的理想和志向,所以他从全欧洲最好的魔法学院走了,他去了哪儿?哪个魔法学院还能比我的霍格沃茨更好吗?”
“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
“我受人之托给他带了些东西,”蛇祖正在强压怒火。
“我是真的真的不知道,他是在我们全校面前直接拉着箱子就走掉了的,所以我们谁也没有预先得知这一事情啊,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呀”列奥偷偷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嗷一声哭了出来!
萨拉查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安慰他,不,没有事情了,你你不要哭。
得知这个男人真实身份的四人组,越看越觉得有趣,觉得萨拉查本身竟不像是一个恶名昭著的黑巫师,竟像个手足无措的,笨拙的长者。
——还有谁家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萨拉查斯莱特林带东西?
——我赌一个加隆,我猜是别人只知道他现在的身份,然后拜托他给自己的儿子带一点儿东西,他爸爸不是说是哑炮吗?
——有没有可能是他的外公?
——疯了吗?他要是列奥的外公,不得早给列奥打死在地上,他竟然是一个格兰芬多。以及要真是他的外公的话,怎么能看起来都像是他父亲那一辈儿的似的?
——真的哎,看起来就这么年轻,应该不是吧,应该是恰好被拜托要去给他送些东西吧。
傻孩子们,今天的震惊还差得远呢。
邓布利多站了起来,开口:“我们有可靠的线索表明,现在的巫师界即将陷入一场大麻烦。不论是麻瓜还是巫师,多学一点东西总是好的。我们会重新安排课程表,待一会儿,各院的院长会重新下发;周五全天都用来讲黑魔法防御术和黑魔法课程,在黑魔法课程授课时,我们所有的教授,连同格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罗伊纳拉文克劳女士,赫尔加赫夫帕夫女士的三张画像一起,”他不得不提高了声音,并且敲了敲他自己的高脚酒杯,“肃静!”
嘈杂的嗡嗡声被压了下去。
“由于我们的列奥斯莱扎卡血统非常的浓厚,足以承载起黑魔法而不被其反噬,所以一位黑魔法研究大师——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教了他一些法术,并希望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列奥斯莱扎卡给你们授课。”

简直是往一群恐惧的火苗上泼了一把恐怖的热油。学生们像热油上的蚂蚁一样交头接耳交换信息。
“他还会回来吗?”一个赫夫帕夫女生战战兢兢的问道。
而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本人看起来对这甜点有了不一般的浓厚兴趣。
“他会回来的,我的女孩,但是他现在分不开身,基本上就是靠列奥给你们讲课,这一点不用担心。”赫尔加赫夫帕夫温和的说道,“没准儿你跟他认识久了,会觉得他比我们上课还要好呢。”
大家干巴巴的附和着,笑了几声,又为竟然能够亲眼见到三位创始人而激动不已!
“当你们亲手拿起盾与剑的时候,你们也同样的将会是勇武的战士,我们希望做那个递给你剑和盾的人。”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向大家开怀大笑,努力的安抚着人心。
大家平静了下来,开始一顿忙碌又混乱的早餐,不知道何时,那个神秘的人已经走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