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11)

列奥失魂落魄的坐下来,简直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但他知道他不应该把哥哥留在这里,他是属于自己的,拥有自由的天空,但是他不可能只为了自己留下来,这不应该。
他匆匆忙忙的给自己的哥哥发了一条简讯:不要告诉我你去往何方,我怕外公真的来会通过我找到你,我爱你,你是自由的。
又赶紧给自己的家里人发了一条简讯:哥哥已经出走,现在我不知道他身在何方,然后家里有没有考虑给他一些钱之类的?我担心哥哥会没有钱,难以生活。
很快简讯就收到了爸爸的回复,我会等他安顿下来之后,把一把金库钥匙猫头鹰给他,这样的话,猫头鹰知道地址,但是他也说不出来。
列奥放松的坐下来,感觉自己背上千斤的重量已经消失了一半!另一半则拴在了还不知道下落的哥哥身上。
所有的教授们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柔弱无知的欧米茄,一看他现在这个样子,骄傲,跋扈,简直已经是超出了人们想象的底线!”“他还会超出更多,”列奥冷酷的回答道,“他就是在不断的带给人们惊喜。”
“哎,要我说他就是没有遇到我,你想想看我是一个,梅林三等勋章的获得者,一个——”洛哈特又在那里洋洋得意的自吹自擂。
“他总是会走的,他已经遇到了他的命运。这个夏天,他告诉我为这个现在的自己做了很多,他曾经刻苦努力过,认真的生活过,但是因为它是一个欧米茄,所以他之前所有的东西都认为是不对的,他的人生是缺陷又不完美的,他被否定了一切。
他喜欢权势,所以他就要去争取,但在这种地方,他争取不到。他就会选择把欧米茄这点问题克服掉,不让自己和后来人再被发情期所困扰,不让你们再有权力说,这不够合适,欧米茄太过柔弱,他要的是一个全新的自由的竞争,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这是他的志向,他的野心,他总会成功的,他将满载着希望归来,他的和后来者的希望。”
“即使真让你这么不高兴,难过,甚至孤独?他不是一个好哥哥!”
“真巧,我的父亲教会我的是,在他成为我的哥哥,父亲的孩子,外公的继承人和外孙之外,他必须是一个人。”
大家都觉得自己气闷,谁都不想说服谁,谁都不能说服谁。
列奥五指交叉,悄无声息的向他的哥哥送上了一份祈祷——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你将要趟过那小门,走到更成功更远的地方去,祝你平安,也祝你成功。
——小和窄是不是搞混了位置?
——我不知道!
列奥滚烫的泪水顺从了地心引力,优雅的往地上滑去。
他机械的往自己的嘴里塞满食物,又跟着大部队往上走,去教室。他的朋友们非常担心他,每天都恨不得把他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实在是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走失的灵魂的肉体,只剩下一点点躯壳还有一点意识,他没有心思去听课,也没有心思去游玩,他们都说,他别是疯了吧。
伴随着噼啪一声轻响,那是幻影移形的声音,一个男人出现在霍格沃茨大堂上。
顺滑的黑袍,把这个男人的躯体勾勒的越发出众,裸露在外的那些苍白的皮肤,却并不是羸弱无力的,而是像是血族一样充满了力量感,只待着把某种棺材盖一揭开,让可怕的力量喷薄而出。他的相貌是那种独特的混合着阴柔的一种阴郁美,黑发,黑眼。
他往阳光前走了走,众人这才发现,他的头发并不是纯黑的,而只是一种非常接近黑的深棕色。
“我有事情要找一下校长。”
“好的,请您跟过来。”邓布利多不敢粗心大意,毕竟能从这里幻影移行说明了这个男人的实力,霍格沃茨全境不允许幻影移形,那个男人除非有了很高的权限,才能像校长一样,临时把一小块儿地方用于幻影移形。想到这个男人,再想到汤姆里德尔,他觉得自己内心发苦,一定要把这个男人争取过来,不然的话,他们肯定能够再次攻打霍格沃茨,哪怕那是好多年之后的事情,他也必须要把这个萌芽扼杀在摇篮里。
“请进”邓布利多优雅的伸手示意那个男人。
与邓不利多那种恨不得把所有的颜色和图案披在身上的袍子相反,校长室极其素净:墙上挂着各类前任校长的油画;靠窗的那边有两个小沙发,两张沙发之间有一张茶几;一个大大的书桌陈在中间,上面摆满了各种精美的漂亮的银器,时不时还喷出一道蒸汽;福克斯,那只凤凰,停在,离桌子不远处的栖枝上,在那里哒哒的嚼着一块墨鱼骨头。
那位客人只是紧紧地盯着第一任校长的空油画。
他走上前,用蛇语嘶嘶的说,“对我说话吧,格兰芬多,四巨头里最没有耐心的那一个!”
油画里应声跳出来了三个人:一位是金发蓝眼的男人,看起来生性跳脱,使劲向他挥着手:“萨尔我可等到你了,这1000年了,我都要急死了!”一个是看起来高贵傲慢有书卷气质的女性,她戴着一顶王冠,手上还拿着一本书。“我倒是不急,毕竟1000年过去,最磨的就是耐性了。你也不要急,我们都休息一下,等到身体好了再说,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风尘仆仆的,你也得多休息。”还有一位女性,温柔又和煦,像是自己所有的话都被他们两个抢掉了一样,她非常害羞的笑了一下,“萨尔你不要着急,可以慢一些来,我们也可以等一等,正好和现在的是1000年后的生活,尝试着接一接轨,这个接轨这个词,我还是跟别的校长学的呢。”
邓布利多教授校长有些呆滞,1000年前,他们好像已经等了1000年;他们从第一任校长那个空白的画框里跳出来,他们四个人互相认识,那个男人会说蛇语,还知道这个油画框的通关密匙,难道说——,
“尊贵的先生,”邓布利多悚然一惊,“您是四位创始人之一吗?”
那个男人看起来像是被某种法则压制的开不了口,闻言,欣慰的点了点头。
邓布利多又问道,“请问您是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吗?”
男人身上那种,冰冷又阴郁的,像蛇一样窥探的感觉,消失了一些:“是的,我就是。”
“听着现在起我们要说的事情,最好不要离开这间校长室。
现在有很多麻瓜都要疯了,他们希望得到魔法这种,天生的力量,所以,他们开始人造巫师。”
“对不起,”邓布利多失声说道,“什么叫做人造巫师?”
“一方面,把普通人抓起来,通过极端的,折磨,让他们,重新获得某种方面的突破,另一方面他们抓到巫师,试图通过解剖之类的研究,让他们知道魔力将如何运作。”
“疯子总是有信徒的,我从去年的圣诞节开始重新回来,一直到现在为止,我已经随着出去寻找药材,端了大大小小的30多个窝点了。而不管是被折磨致死的巫师,还是被折磨致死的麻瓜,我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有一千往上了。”
死寂回荡在校长室。
“先生,”邓布利多试探的说道,“我能不能问一下,我们能不能请列奥来当我们黑魔法防御课的助教,我知道洛哈特那个人,实在是当不了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但是他是唯一一个递上来请求的,我必须得答应他。”
“黑魔法防御术?什么东西?”
“我们的光明魔法很难通过一个人施展,你的黑魔法实在是太过容易引人上歧途,都被否决了,现在所有的课,关于实战的,都是黑魔法防御术课程。”那个男人,应该就是格德里克格兰芬多,柔和的告诉他。
“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办法,”萨拉查斯莱特林焦虑的说道,“我很确定,他们都已经是一群疯子和暴徒,又一群什么黑魔法防御术,听起来就华而不实的玩意儿,肯定无法对抗他们的那些手段,我还是建议我们恢复一点黑魔法课程。”
“不然这样吧,”邓布利多犹犹豫豫的说道,“您这边不方便过来,但是他们三位还是很方便的,要不然我们就想尽办法,把黑魔法课统一在某一天,所有教授和这三位创始人一起,给我们镇场子,而让列奥他教授一些关于黑魔法的课程,让学生们有一定的还手之力,不让他们遭遇这种不幸。”
“我也会隔一段时间过来辅导一下列奥,让他能够担起这个重任。”萨拉查斯莱特林点头承认道。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赫尔加赫夫帕夫不无忧虑的说道,“千年前,通常都是一些在阿瓦隆已经混不下去的某些孩子,和这些孩子们的后人混到了一起,所以才有麻瓜种,有纯血种,还有混血种,当时他们的力量和现在学生们的力量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要是在按照1000年前的方法教授他们,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我提议让现在的教授们把这些东西把把关,而列奥那个孩子能学可以多学一些。”
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是你们三个,男人故意假装板起脸,挨个点了点他们的肩膀:“我现在手边已经有一部分材料了,但是我还需要另一些,你们得再等一等,但第一部分的钥匙我得给你们赶紧做出来,让你们初步有一定的魔法能力。”
“对了萨拉查,”赫尔加愉快的说道,“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密室出口已经在女厕所了。”
“我有很多密室,每一个也都有很多通道,我不会走那个通道出口的。”萨拉查干巴巴的说。
三个人开怀大笑,而萨拉查看着他们笑,不由自主的弯了弯眼睛。
邓不利多看着眼前这个和谐的景象,一时之间深深的怀疑,当年所谓的萨拉查出走霍格沃茨,到底是不是正史。
“是你的宠物室,”赫尔加终于正色的说道,“那个地方是你养的蛇怪,现在正在那里过了1000年还活得好好的。你先把蛇怪带上,不然的话真的遇到某些小人的时候,蛇怪还是很有用处的。”
“我会的,我亲爱的朋友们。”萨拉查柔声说道。“我去做药水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今天对巫师的来源有了一个新设定,在阿瓦隆这个另一个位面,有人受不了在阿瓦隆生活,或者有人想过一些独特的生活,就会过到这边来,然后,拥有后代,后代和这些新的一批批的后来的人,一起造就了这个巫师界。
“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引自圣经,这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大大曾经引用过的文字。
今天的阿德里安,也得到了家里人的支持呢。
我为什么非要加上人造巫师的设定,一来是为了和后文某个梗连起来,二来呢是真的想问问大家,假如说这种,巫师的力量来源,位置也不可控,那么你会觉得会喜欢,会想掌握它吗?
我以前说过,二年级蛇怪就不见了,现在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承诺。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