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⑽

今天是双11了,我一看这这里也已经写到第九部分了,干脆今天凑个整,写个十吧。
。。——我是凑整的分割线。——。。
特兰卡觉得很奇妙,他的儿子和他的父亲,其实根本就不对付,但是呢他们又有着某种特质又在骨子里一脉相承,他觉得这真是对血缘最好的讽刺。
不同的人都有了不同的观点,怎么可能因为血缘,把脑子都也一起流传下来。他所拥有的这些特质,三观等等,都是他自己人生的一部分。人不可能替代着别人走远,那将会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像是一个幽灵,死了又生生了又死,悄悄的潜伏在某处,等着钻进别人的脑袋,换一个躯壳,重新危害人间。
他们祖孙两个,一个是斯莱特林的上一任族长,另一个是斯莱特林现任的继承人,但是他们两个之间的脾气却并不对付,都是一样的固执,坚持,傲慢和毒舌,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什么,我们觉得他可能更喜欢这样的日子。
“就是我有时候不太喜欢,”特兰卡无奈的感慨道,“亲爱的,你们两个先分开,我觉得你们两个不应该为这种事情,几乎面红耳赤,这不优雅。”
“我是为了他好,不让他去,接受什么,麻瓜,的教学。麻瓜低劣,卑贱,臭烘烘的,怎么可能配得上他 !”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倨傲又优雅的抬高了下巴,用鼻子里的音回答了他。
“你确定?外公,我觉得你在看着外面的车呀,外面那条繁华的街道呀,那种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可觉得麻瓜好像还,1000年来变了不少。是原话吧,我亲爱的外祖父?”阿德里安抬高了眉毛,用着那种“斯莱特林式的”傲慢表情回答了他。
“不管是不是原话,你们两个给我安静一点,然后坐下来吃饭,”已经被他们两个人给惹毛了的妹妹,气冲冲的掐着腰大声喊道,“我们都要被你们吵的吃不了饭了!”
“不许这么失礼,我亲爱的伊丽丝!”特兰卡不赞成的瞪了她一眼,愤怒的插入一句,“我不允许这么有失教养的话出现在我们家!”
“对不起,我错了。”伊丽斯委屈到了极点,觉得自己连饭也没有吃上,却还要被训,实在是太难过了,眼圈都红了。
“现在两位绅士放下成见,赶紧过来吃饭,她都等急了,让一个淑女等这可不是什么绅士行为。”
这场关于“麻瓜到底是不是有智慧的生物”这场辩论赛双方辩手偃旗息鼓,等着吃饭。
“我是真的要受不了了,我们两个之间,除非跑出去一个,或者一个把另一个打一顿,没有和解的可能。”
“那,你你想怎么样呢?”
“我要出去住,别透露我在哪里住,不然的话,我这一个假期又得不得安宁。”
结果还没有等他提,他的祖父自动自觉的就说了,他马上就要离开去找新的草药,不然的话这些草药根本就不够三个人的分量。
“我今年肯定会去霍格沃茨看你们的,”在那个男孩脸上浮现出惊喜的微笑之前,他坚定的加了一句,“我一定得去看看你们,你们得在霍格沃茨给我好好学习,争取一直优秀,我听说了,斯莱特林失去了七连冠的机会,你得负责把这个奖抢回来。”
阿德里安用勺子搅着那点浓汤,并不想搭话,最后只是嗓子里含糊的应出了一个,嗯。
而当他看到自己的书单时,几乎面色铁青。那里面有什么《烹饪入门》有什么《如何取悦你的丈夫》还有些什么,保养美容之类的课程,唯独不见魔药课,炼金术课——那些他所选的课程。
那几天家里的气氛简直鬼见愁。
“你们见到哈利和罗恩他们两个人吗?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没有赶上火车?他们会不会被留在家里?”赫敏连珠炮似的提问,他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可爱的小女生,也不知道应该先回答哪一个问题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不然这样吧,我们先去找一找,纳威你留下看箱子,我们负责一个往车前找一个往车尾找,最后在这里碰面,要是真的没有的话,我们去写一封信,跟校长说吧,哎呀,我们这里正好还有一只猫头鹰,可以写信的。”列奥在关键时刻也是很能扛事的。
不久之后,猫头鹰拴着一小块羊皮纸,飞到了邓布利多校长的眼前,信上写着,亲爱的校长,我们是列奥赫敏和纳威,我们觉得哈利波特和罗恩韦斯莱可能没有赶上车,非常担心,请问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教授给没给办法已经无从得知了,因为那飞天的车,哐的一声撞进了校园里那棵可怕的打人柳上,他们已经错过分院仪式,一往城堡眺望就被那个愤怒的老蝙蝠叼走了!
第二天,一封可怕的吼叫现炸响在了格兰芬多长桌上,而罗恩绝望的变得和他的红发一样红。
斯莱特林长桌,阿德里安气势汹汹的杀过来质问校长:“我想请问一下,到底是谁掌管着我的书单?”
“我们经过所有的研究决定,欧米茄真的不适合这种高强度,高脑力劳动的工作,所以说呀,我们,为了你考虑,把这个书单全都给统一改了,你跟着他们去上课就行。”
“不巧的很校长,我很确定,在这十几年里都没有任何问题,却单单因为我分化成了欧米茄,就必须要承受着一个不平等的待遇,我觉得不行。我今天来就是要辞行的,霍格沃茨,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地方。”
说着他就转过身去,想要往外走,列奥静静的看着他的哥哥往外走,掐着自己的手,却不肯出声挽留他。
“我将满载着希望归来。”“yes,you will(你会的)”
穿堂的风承载着他们的不舍,希翼与无奈。
这是他们在二年期间最后一次对话。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