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⑻

火车赶稿,不许嫌弃。为了让我们过一个不剁手的双十一,领导让我们加班。(。•́︿•̀。)不知道要到几点,有可能晚点再更一些。
_。。我是正文分割线。。_
十三到十五岁是性别分化期,如果过了十五岁还没有性别分化迹象,就是beta,而ao两种性别一旦分化,学校很快就会提供“符合性别的”课程。
而阿德里安就是个古怪透顶的omega。
他热爱运动,喜欢增肌,不过肌肉还是贴着骨头薄薄的一层;他还热爱魁地奇,魔药,炼金术这些看起来非常复杂艰深的课程;
在去年,他和一个已经分化成alpha的拉文克劳为学术问题打了个赌:赌今年谁的文章能发表在《学术》上。《学术》是巫师界最知名的,最权威的杂志。谁的名字能登上去,那个人假以时日肯定是一代大家。
阿德里安选择扫帚作为研究对象,而在那场惊魂魁地奇之后,他提交了这篇论文,成功发表。
这让那个alpha大感丢脸:当你是一个alpha时——尤其是在拉文克劳和赫夫帕夫这两个beta奇多的院里——你享有最多的资源,可是自己输给了一个性别没分化的人!
他觉得太过跌份,就改了口:“明明说的是发完十篇论文,先做到的获胜。”
诸位,十篇论文是个什么概念呢?西弗勒斯斯内普,最年轻的魔药大师,就是在黑魔王麾下时,既有理想,又有支持,两年才勉强发出来四篇,而这四篇论文,是他考到魔药大师的资格的强有力的支撑。
然后那个阿尔法又改口了,说既然十篇论文很难办到,那我们就先到三篇吧。
月底的时候,阿德里安的第二篇论文又一次成功地登载到《学术》杂志上,这一回那个阿尔法也要坐不住了。
2月份的时候,阿德里安因为情热,被送到了校医院,他性别分化成了一个欧米茄,但是这个赌约并没有停止,而那个阿尔法开始四处造谣,说他只有除非是为了他自己的事业“献身”,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阿德里安不能容忍这种造谣,他直接就嘲讽了回去,说:“几万人的观看量,难道就看不出来这个献身和献身之间的区别,可能是你的脑子已经被献身给捂住了吧。”
可诡异的是,人们几乎有志一同的选择了忽略这个事实,而是坚称他就是为了这个赌约的胜利,而做了一些不太正确的事情,“走了一条弯路。”
阿德里安气闷,却又没有人肯站在他的立场上支持他,他只好选择了另一条新的路。
“我要出校一趟,校长请您准个假。”他双手插兜,一身麻瓜的装束,脚边立了一个箱子,看起来就像是明确的通知校长一声。
“你是一个柔弱的欧米茄呀,你要去哪里呢?你会受伤的呀,”邓布利多校长不无担心的问道,“我们得知道你去往何处,有没有亲近的长辈alpha跟着你,你得告诉我!”
“没有alpha,”阿德里安很不耐烦的说,“你要我去证明我自己没有作弊,那我只好拿最公正的比赛去证明了,数学是最简单又直接的工具,要么对,要么错,今年这个新的全球奥林匹克数学选拔赛,我要去那里证明我自己了”
“欧米茄不适合那个呀,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别的?你看我们真的是没有觉得怎样,年轻人总是会出错的呀!”邓布利多语重心长的劝慰他。
“这个比赛从十几万的麻瓜中选的,现在已经只剩下5000人了,我们要在电视上当着面答题,然后呢要把解题步骤简单的讲解一下,我不会在这方面出错,我要么是个毫无能力的弱智,要么就是一个聪明到了极点的omega。”
“没有错,我去那里就是要告诉人们,我是个欧米茄,我也适合这样的工作。”阿德里安斩钉截铁的说。
在被邓布利多校长拒绝了之后,他毫不犹豫的选择转身往外走,一步也没有停留。
随着选拔赛的一步步逼近,队伍也越来越少,从原先的5000人到500人,再到区区30人,最后阿德里安的队伍可惜的止步于第三名。
而就算是这么优秀的成绩,他竟也招来了质疑,要是没有阿德里安的话,队伍会不会是第一名,是不是还得拖了他们的成绩?一个欧米茄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妄图在数学这种艰深的领域里崭露头角,这一定是个上天的惩罚!
而当他在参加最后一轮的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又开始情热发作了,但是就是这个样子,他也没有选择去校医院,而是,打了一针抑制剂之后,接着把这个考试完成了。
“他看起来可不怎么柔弱,真的不像一个应该听话懂事柔弱可爱的欧米茄,性别本身就是他最大的惩罚。”
而阿德里安看到自己所有的选修课程都被判定为不及格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把那张成绩单大卸八块儿。
连同性别分化之前,所有老师对他的学习的热情洋溢的赞美,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他的容貌几乎引来了所有alpha的垂涎,毕竟这么美丽的男性欧米茄看起来可不多了呀,他们却都被这个看起来柔弱的欧米茄放倒了,很多阿尔法因为自己抹不开面子,就冲着他指着鼻子嚎叫着“祝你永远都得不到一个阿尔法的垂青,你这个古里古怪的欧米茄。”他也不以为意,然后天天过着那种增肌,学习的生活。
现在这个不够欧米茄的欧米茄坐在了这里,他们都觉得万分紧张:不应该的,他不应该坐在格兰芬多长桌上。
相对无言,只有饭千盘啊。
哈利和罗恩吃惊地看着阿德里安兄弟两个面对面坐下来吃早饭。优雅,安静是他们想到的仅有的两个词。他们在那里快速的拿起不同的刀叉一遍一遍的切割着不同的食物,到了最后,他们一起点了点嘴角,换下来,等着拿起茶喝起来。
哈利非常羡慕,在偷偷学习他们的进餐方式,不过有时刀刮在盘子上的尖利声音让他偷偷红了脸;罗恩,赫敏他们莫名觉得很局促,也努力慢一点吃;一时间,格兰芬多院看起来竟然有点像一个低配版的斯莱特林院。
早饭过后就是火车出发时间,大家都对着假期充满了期待。
“别忘了写信!”格兰芬多五人组热烈地打招呼,又小心翼翼地哄阿德里安:“如果可以,我们给你带礼物。”阿德里安看着大家特地给他抬箱子,拉箱子,生怕他有一点累到,感觉很奇怪。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这一章已经开始涉及到性别歧视的多方面了,比如说欧米茄天本身是有这种生育的权利的,所以说呢这其实是影射着我们女性这个掌管着生育权的这种人,而这些言论:有生育权,就没有脑子;必须是以身体的代价才能够获得名誉;如果没有男性存在,甚至不应该出行,防止意外威胁;欧米茄必须获得特殊照顾等等,的存在,其实都在扼杀着具有生育权的人的聪明智慧和自由,这是我这个文里想探讨的很重要的一点,我也希望大家能够从现在起给我多提些意见。
非常不好意思,用了水母大大的一些话来说啊,就是斯莱特林也是被校园暴力所伤害的一方。斯莱特林本身获得分也非常不容易;那么多个老师,斯内普本身偏袒的也有限;在原著中,斯莱特林好不容易拿了160多分的高分,却被邓不利多轻飘飘的几个加分所带过去了,水母酱大大对这个加分的理解是:他们三个孩子,并没有所谓救世的想法,而可能只是想要救自己,或者去戳破一个阴谋,可能根本就没有想到能够和伏地魔正面相遇,老邓这样故意加分,其实是非常不合理的,把斯莱特林一年来所有的努力都给抹杀了,还要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接受这样的嘲笑和羞辱!而拉文克劳和赫夫帕夫两个院,也都是在为格兰芬多欢呼雀跃,却不肯为斯莱特林鼓掌,这些都算是校园暴力的一种外延。
我在这里最后一句:格兰芬多其实也有点像一个低配版的斯莱特林,我希望的是,这四个院能够达到一种和谐,而不仅仅是一种对立的状态,我希望他们都像彼此的某一个影子,某一个部分的外延一样。

评论(1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