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⑹

当他们从格兰芬多塔上走下来,终于看见了现在的大厅的全貌,各处都有那些金色的泡泡;榭寄生挂在了每一棵圣诞树上;每一棵圣诞树都差不多有12英尺高,底下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礼物。因为留校的人太少了,将将够坐满一个桌子,就直接一起到了教师席上,开始等待着圣诞节的盛宴。
而圣诞节的盛宴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再丰富一些,12只火鸡抹着越橘酱,看起来诱人可口;各种各样的炖菜,山似的罗了一桌子,让人甚至担心桌子能不能承受这么多盘子。
菜开始一轮轮的上又一轮轮的被撤下去,哈利摸着自己的肚子,感觉自己真的是吃撑了。

他们走回寝室,哈利神神秘秘地把一件东西拿了出来,“列奥快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那宝贝像是水制成的一样,滑滑的,而当列奥把手放上去摸一摸的时候,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手不见了。
“这是一件非常难以见到的隐形衣,”列奥用一种敬畏的口气说,“光是从看不出年代这一点和织物柔滑的程度上来讲,这几乎就是一件传家之宝了。”
“你说的对,这就是波特家的传家之宝,”哈利说道,“有人给了我这个,在今年圣诞节的时候。”他指着床上的一张小小的卡片,接下去说,“卡片上说,你父亲把它给了我,而我现在把它交给你,要好好利用它。”
“你肯定是被这只火鸡糊住了脑子,要我说你应该觉得是邓布利多送的了,”列奥懒洋洋的哼出了声,“这是波特家的传家之宝,而你爸直接把这一件东西借给了他,那么他应该是一个很受信赖的人,我觉得应该是邓布利多教授吧。”
“不一定,”罗恩也插了进来,当他发现列奥只是今年才刚回来,根本不清楚英国魔法界的事的时候,他也很热心科普,“魔法界里,当主家无力保护幼崽,只要是五代以内直系血缘的人,都可以争抢一个孤儿的抚养权,同时争抢财产。很多时候经过一系列操作,把幼崽扔下,带走财产的比比皆是,黑暗刚结束那段时间,很多中立的斯莱特林们,都为这个抚养权的事儿打破了头,更别提这些赫夫帕夫,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的人了,那段时间简直三天处理一个小问题,五天处理一个大问题,就是为了争抢这个哈利波特的抚养权。”他又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但考虑到了列奥,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又喷了一下鼻子,“可最后竟然是让你的姨妈抢到了,而且还对你这么不负责任,真是,哎。下午我能借你的隐形衣去玩一会儿吗?”
哈利犹豫了一下,列奥适时的插话道:“你不是说要我们去查尼克勒梅吗?我们可别忘了,下午我们先去查一会儿尼克勒梅吧。”
两只小狮子再去,图书馆的路上,罗恩一直把脚跺得砰砰响。列奥察觉到他情绪的不对,小声说道:“我能察觉人的情绪,哈利那个时候其实是很想和他的新的礼物待在一起的,那毕竟是他父亲的遗物,我没好意思说出来。晚上的话我们跟他一起去,估计就没有什么问题。”果不其然,在一声含含糊糊的对不起之后,这两只小狮子的步伐又趋向于轻快。他们查了一下午,还是一无所获。
晚上的时候,哈里过来找他们,第一句话就是,“我看到我爸爸的奖杯啦,我们一起去找吧。”
隐形衣有点小,将将能塞进来这三个孩子,他们就一起走在了,暗下来的霍格沃茨,走廊上,走廊现在已经被黑暗所笼罩,影影绰绰的,像是有一些张牙舞爪的鬼怪,在等着吞吃掉他们,每一条楼梯,都在晃晃悠悠的工作着,罗恩一不小心就陷进了其中一节台阶。
他们走到奖杯陈列室,那里有着好多的奖杯。他们挨个看过去,有表彰一个赫夫帕夫在草药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的,有当年的魁地奇奖杯,有一个汤姆里德尔的特殊贡献奖,还有就是,詹姆斯波特的找球手的奖杯。
“真是挺糟的!我要是能够堂堂正正的比完这个试而没有食死徒或者伏地魔本人来捣乱的话,我也想看看我能不能和我的爸爸一样优秀。”
他的两个朋友静静的待在他的身边,没有出声,任由着他一直摸着奖杯外的那层玻璃。
他转过身去招呼她的两个朋友,赶紧走,并且假装自己被灰尘迷了眼睛。
“从这里上去,对,然后我们再拐两条走廊,我们就到了。”哈利充满期待的指路。
他们推门进入这个空教室,吃惊的发现,布满了灰尘的教室里,有一面气派到了极点的镜子,他们仰头一看,镜子的高度都能顶到天花板上,那华美的镜框上面雕满了花纹,写着一句怎么读也读不通的句子。
“你们快过来看呀,就是这面镜子里,你看这个是我的爸爸,我很确定这是我的妈妈,她们都说我有和妈妈一样漂亮的绿色眼睛,还有这个一定是我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他们肯定都是,我看着他们膝盖下凹程度都和我一样呢,”哈利激动得语无伦次,就指给他的小伙伴们看,而他的小伙伴们全都愣愣的看着那空无一物的镜面儿。
“我没有看见,”罗恩直愣愣的说道,“我再凑近些看看吧。”
“怎么可能!”他失声叫了出来,“我看见了,我成为了男学生会主席,是魁地奇的队长,为他们捧起了今年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杯,哦!我的天哪,我的妈妈还在我边上为我骄傲。难道说这是一面能看见未来的镜子吗?”
哈利看起来很迷惑:“我爸爸妈妈早逝,而爷爷奶奶他们肯定早已离开,不然我肯定会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觉得呀他应该是个,是个什么呢?”
列奥挤占了他们特地为他腾出来的空里,很快的他也说道:“我看见爸爸病已经好了,容光焕发的给大家讲着经济学,姐姐也是,开开心心的在试穿着衣服,妹妹呢在给我们跳舞,哥哥呢,在一边跟我们讲,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学术成绩,我们一家都在圣诞树底下拆礼物。”
所以它到底是显现出来的是什么?是哈利求而不得的过去,还是他们所求而不得的未来呢。三个人窝在寝室里,还是对这个问题念念不忘。
而哈利显然是个实践派,当他又一次又一次夜游,在镜子前被邓不利多教授抓住的时候,他非常尴尬。
“我,我不知道先生,”哈利尴尬的结巴了起来,“我不知道您也在这里。”
“啊,上了年纪的老人肯定就有一点儿这样那样的小手段,比如说,不被你发现,也不用通过隐形衣。”邓布利多教授温和的说道,“你一直被我关注着,我知道你来这里已经不止一次了,”他敲了敲自己的魔杖,让那一长串不知所云的字母显现在半空中,重新倒了个个儿,哈利吃惊地发现,它变成了一句话,我所展示的不是你的面貌,而是你的欲望,“这就是厄里斯魔镜。”邓布利多教授缓缓的说道。
“古往今来,有很多青年才俊都被这个镜子的魔力所征服,他们沉湎于欲望所带来的幻觉之中,不再踏实,努力,也不再肯往前走,他们几乎都毁在了这面镜子上,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这面镜子了,这面镜子只会出现在他该出现的地方,以后也不要夜游了呀。”
哈利灰溜溜的点头称是,又踌躇着想要说些什么。
“毕竟圣诞节期间,圣诞节就是要让人过好的,我们就不扣分了吧,来,我送你回去。”邓布利多教授,直到亲眼看到哈利翻过了胖夫人的肖像才肯离开。
哈利也老老实实的遵循了和邓布利多的约定,他和他的两个朋友们一起,都在努力的为找到尼可勒梅这个人而发愁,但还是没有什么用,直到这个假期结束,赫敏把她的怒火发泄到他们的头上的时候,他们还是没有找到那个人。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要知道你都觉得说有可能看到过这个人了,你就不能想一想在哪里有这本书吗?我们把你所有借过的书都借一遍出来,我们一起找!”赫敏为了尼可勒梅这个人几乎已经要斯歇底里了!
@溟翎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原著里应该是哈利在收到隐形衣的晚上就去夜游了,一个人的。他还把禁书给打开了,引来了教授,幸好教授没有发现他,他才慌不择路之下找到了这个厄里斯魔镜。
今天爆了字数,实在是因为讯飞输入法很好用啊,很高兴。
今天,好不容易才把圣诞节给结束了,也是达到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很开心,以后我也算是看懂了,就要把自己的这个目标给列出来,不管写多少字,现在毕竟是讯飞输入法好用,不再用手写着再打上去啊这样的一种手段了。
老伏的奖杯今天出了个镜啊。
列奥真体贴,哎呀,我都想跟他配一下了。哈利真可怜呢,在他父亲的奖杯前被灰尘迷了眼睛。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