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⑷

“来都来了,我们去夜游吧。”
“小心费尔奇和那只可恶的洛丽丝夫人。”
“我们,我,”纳威“我”了半天,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然这样吧,我们快去快回!”哈利一锤定音,“然后我们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四个男孩鬼鬼祟祟的往禁区探头探脑:“是这里啦,快快快!”
然后,对着一把大锁,四只小狮子变成了四只蒙圈的小狮子。
“我试试,”利奥轻轻的用魔杖捅了捅锁,锁应声而开。
罗恩一边嘟囔着“为什么我也捅了就捅不开,”一边推门而入,四个人,正奇怪这个占了一半儿教室的毛茸茸的东西是什么?它站了起来,三个头是一样的凶神恶煞,口水流了满地,它突然站起,一声吠叫,吓得他们后退,抱成一团儿!见此情景,狗往后退了一小步,看起来要冲过来,让擅入者把命都留下!
列奥以为他要袭击,毫不留情的低喝一声“四分五裂!”
到底害怕,真的伤到这只地狱三头犬,那畜生真的会至死方休,列奥炸的是桌椅,狗又惊得后退一步,这一次,罗恩缓了过来,腿不再抖,一把抓起纳威拔腿就往远离这个三头噩梦的地方跑,正好和斯普劳特教授撞上,他高声喊来了教授。

他们回了格兰芬多寝室,冷汗把衣服打得透湿,列奥有气无力的呻吟道:“你们要不要先洗澡或者换下衣服?”
“兄弟,我可服了,”这就是罗恩,大大咧咧,不记仇,“你可真是那个四分五裂,都炸了两排桌椅了,咱们上课学得四分五裂,能把白纸炸开就不错了。”
列奥平复了一下,接下去:“生死关头啊兄弟,不是你最后叫来斯普劳特教授,我们都得交代,没准儿生死关头一下子激发潜能了呢。”说完了,又叹了口气,“我哥要是知道这件事,一定记得先打我一顿,再骂我一顿,最后不让我在夏天睡他身上。”
那为干巴巴的来了一句:“真可怕,你为什么总提及你哥哥?难道夏天你们还一起睡?”
“因为哥哥是世界上最最最好的哥哥,”列奥伸手比了一个大圈,像是要把所有的最都囊括在里面,“我是被收养的,中国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要人造巫师,我被迫流亡,据我爸他们说,他们是被预言所提醒,才赶得及救我!回家后,爸爸自己还天天吃药,精力有限,可以说我是被哥哥姐姐,以及各种叔叔阿姨一起带大的,他几乎就是我半个父亲,”列奥懒洋洋的,晃动着身子,也不想抬高手,就指使身边的纳威,“纳威你帮我看看我头发上有没有东西?”
“哥哥的血统,是羽蛇与海鬼的混血,不过据说海鬼血统只有1/4 。”
“1/4?”哈利觉得自己的数学受到了羞辱。
列奥感觉自己陷进了麻烦中,每一个谎言都要用另一个谎言去填补,倒不如说出一片真实,反正大家都觉得这是小事。
“外公是个纯血,又坚持纯血,实际上对我爸的婚姻不太满意,”列奥尴尬的要死,但是坚持说了下去,“就是这样。”
眼看着其他三人看他的眼神,好像是在说,“不是吧,难道你爸为爱私奔了!还是个混血!我的天哪!”罗恩小声的讲出众人的心里话。
“不是,”列奥很绝望,他想不到他们的脑洞已经绕黑湖一圈了,赶紧拉回来!“整件事情是这样的,爸爸在年少的时候遇袭失去了魔力,外公的行动和言论得罪了麻瓜,他又迁怒了麻瓜种巫师,导致他根本不敢在这个位面托付我爸,怕我爸遇袭,他和我爸去了阿瓦隆,在那里得到了一则预言,说与花有关的阿尔法能护佑我爸一声,他就找了两家家徽有花儿的,让我爸选了其中一家,但是说实话都不能让他满意。一家糟糕透顶,这一家看起来还不错,就是是混血。”
他们听完了八卦,又开始拼命聊天,反正分都扣完了,他们都怕脑子一闲,梦里那只怪物又会过来。
“你还是没有说,为什么夏天不能抱着你哥哥睡是个惩罚。”
“都被你们带忘了,羽蛇血统让他体温偏低,夏天抱着他睡可舒服了,他喜欢变成蛇,我就可以睡到夏凉被身上吗!”
纳威非常羡慕,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糖纸。
他不想要别的,他只想让爸爸妈妈从圣芒格回家,能再喊他一声儿子。
而不是痴痴的看着他,递给他一张糖纸。
@一瓶水母酱_尝试修文中  @抖森的发际线_

周一的份,不过很遗憾,我只写了一千五百字(含标点),以后也就这么多了,写起来太累,开始出现其他设定。
下一章他们过圣诞。
纳威其实很脆弱,糖纸是凤凰社的梗,太虐心了,这是战争的缩影。
这文里黑暗结束时,纳威不用再接糖纸啦,会有爸爸妈妈!(剧透一下)
这里出现了不少问题,列奥给含糊过去了,所以呢二年级的时候他会有大动作哟!😏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