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good

青春少女一枚,在写文

对的爱⑶

这个出人意料的好消息——纳威不幸把记忆球落在树上,马尔福挑衅,最后哈利拿到入队机会——在这个小小的四人群体中,纳威的病床上被告知。
“没想到我人不在球场,球场还有我带来的传说。”纳威看大家都过度担忧自己的身体,强打精神说:“巫师的魔药效果极好,就是味道太可怕了,我没什么事,被魔药味熏晕过去两次了。”说着还夸张地表演了一下什么叫做“熏晕过去”。
“别装了,快点起来,你还没有看到我在魁地奇球场的英姿呢。”哈利也故意活泛气氛,夸张地拍胸脯。
“早日康复,等你回来。”列奥俯下身去,胳膊环绕了一下纳威。
“好的,我会的。”
大家都说完了,一起等着那个偷吃慰问品的小狮子把手擦干净,递上今天其他课的笔记。
“罗恩!没这么可怕的慰问品!”纳威扶额,“不能换一样么?”
“……本里夹着的都是我哥哥的那些产品,他们说给你解闷,这时候送你笔记?我就是记了,你敢看么?”
“我哥哥有笔记,到时候我们向他借就行。”
其它三人交换了一个“啊又来了”的眼神。
“对了纳威,我哥哥还让我带一句建议,你要是容易丢东西,你就多做一些功课,比如今天周一,你开始收拾东西,你把各种书打包放在一起,衣服又放在另一处,收拾之后你把它们的位置记下来贴好,今天的课结束之后,你先把它们放回原处,再看明天的课程表,再装书包,有什么不能忘的事情提前记到本子上,走之前看一眼,他说能比记忆球好一些,记忆球只能告诉你有没有忘事,不能告诉你你忘了什么事。”
“好,替我谢谢你哥。我得试试。”
赫敏格兰杰飞快地走进来,脚步声在他们身后停下。
“快坐下吧,女士。”列奥让出自己的椅子,“我去趟洗手间。”
“不,不用了,”赫敏受宠若惊,几乎有点结巴,“我给纳威送一份今天他缺的课程的笔记,”她看了一眼满床头柜的零食,尴尬地把笔记放在纳威的床头,深吸一口气,“你看一看,今天的课程比较难。你出院了还给我就行。”
“谢谢”纳威简直尴尬。刚刚说了不想要这么可怕的慰问品,又跑来了这一份!
赫敏不易觉察地舒了一口气,“要是我记得不够全,你看不懂,可以来找我。”她塞在长袍袖子下面的手指搓了搓,“我先走了。”
“谢谢”纳威眼睁睁地看着她跑开,……“你的慰问品。”
“我觉得她太紧张了。”列奥饶有兴致地说,“她舒了一口气,在你第一次说谢谢的时候,我还听见她搓手指的声音,她很紧张。我觉得她塞完就跑的感觉很像怕你退给她。”
“她还会紧张?每天举手举的恨不得戳破天花板?恨不得把鼻子捅到别人眼皮子下管事情?我们认识两个赫敏格兰杰么?”罗恩嘟嘟囔囔地抱怨着,“难怪她一个朋友也没有。”
“恭喜你,”哈利向纳威挤眼睛,纳威回报他一个苦笑。
“你们几个还想呆多久?出去!”庞弗雷校医向他们举起鸡毛掸子,三人飞快地跑了出去。
纳威终于开始上课的第三天,八只猫头鹰驮着一个细长的包袱降到格兰芬多长桌上,为首的猫头鹰啄了啄哈利要他签收。哈利愣愣地想着麦格教授昨天神秘的一句,“这两天你会有新礼物。不要在大厅打开。”
他签收了这个神秘的长条,双手颤抖,这会是我的礼物么?
正好上午没课,四人小团体一起往外走,打算找个空教室一起看,一下子就被马尔福和两个蠢跟班堵上了。
“怎么,破特,还没有被赶出去呢?”
“是啊,托你的福。”哈利笑嘻嘻地回答他,吞下了后半句“我才能加入魁地奇球队。”
马尔福一见四对三,罗恩韦斯莱那只红毛鼬鼠和那个列奥那个蠢乎乎的泥巴种能拖住两个跟班,他要和一个破特和一个小泪包打,肯定有损形象,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他又痛骂两回,又加了两句我爸爸,心里才好过一点,带着跟班走了。
他们又不把马尔福的话放在心上,一起进了空教室。
哈利小心翼翼地把包袱拆开,光轮2000柔顺地躺在里面,每一根枝子都闪着一点金色的光芒。
“光轮2000,现在市面上最快的扫帚,”罗恩敬畏地看着它,用一种梦幻的语气说,“麦格教授对你真好。我能不能?”
得到哈利肯定的答复,他双手在袍子下摆擦了擦,双手托起扫帚,小心翼翼地举着它,松手,让扫帚静静停在半空,三个人绕着它看。
列奥对此并不感兴趣,但他没说什么,稍微站得远一些。
伍德那个人高马大的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长突然闯入,在看到他的扫帚也是欣喜非常,恨不得抢过来。因此他看哈利的眼神越发炽热,生生把哈利吓了一激灵。
晚上,一脸菜色的哈利给他们讲伍德,“那就是个疯子!双胞胎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个鬼地方,竟然是个室内球场!他和双胞胎几乎给我操练到最后一秒钟,靠了密道我才赶上了第一堂课!”他叹了口气,又接下去,“但是魁地奇真棒,真是想不到的痛快。”
第二天,列奥软磨硬泡,硬是把哥哥从斯莱特林长桌拽到格兰芬多长桌。
长桌上下一片死寂,很快又爆发一阵窃窃私语。但是罪魁祸首们优雅,安静又快速地吃完了早饭。阿德里安优雅地拿餐巾点点唇角,“说吧什么事?”
已经急不可耐的列奥来了一句:“哥哥你是找球手,给我们讲讲比赛规则吧。”
“追球手,击球手之类的你们都知道吧?地面裁判一个,负责看低空有无违规行为,高空裁判一个,负责看高空有无违规行为,以找球手抓到金色飞贼结束比赛。如果没有抓到,两队联同高空裁判一起呆在空中,除非受到严重伤害不得触地,触地即下场。”
“……哥哥你怎么说的这么少?”
“我能开局三分钟结束比赛,记那么多干嘛。”
“有道理!”
“我去上课了,过两天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第一场比赛,我是找球手,记得去格兰芬多看台上看。”
“好的哥哥,我一定给你加油。”
阿德里安觉得他的室友真的不容易,你在哪个院心里没有一点数吗!“不用。”
他们四人偷偷地传纸条:第一场啊,我能让格兰芬多赢吗?
我赌哈利赢。
我也是。
不可能,一定是我哥。
罗恩重重地哼了一声,不肯理睬列奥。
一个难得的艳阳天,哈利却觉得很堵心,第一次上场的焦虑,万一做不好的愧疚,压得他喘不过气,罗恩还不停往他的盘子里加香肠。
“别怕,第一次你遇上我哥,肯定失败。”
哈利眼神死。
“所以你要是赢了,那是要买彩票;过了三分钟,也是个创举;要是输了,也是意料之中。”
哈利意外地被安慰到了,感觉轻松不少。阿德里安当了三年找球手,三年时间哪一队都没有打过第三分钟的时候。他抱着要赢,至少要过三分钟的信念去了球场。
“我是你们地面的裁判波莫纳斯普劳特,天空裁判是霍琦夫人,现在两队握手!”
双方握手。
“上扫帚!”
两队同时跨上了刚刚从扫帚棚拿来的扫帚。
一声哨响,十四位队员一起升空。
很快事情就不对了:扫帚一个接一个的颠簸起来,双方球员,霍琦夫人几乎晃成一片影子,球胡乱飞也没人去管,大家都只想管住自己的扫帚。只有一个人,阿德里安,情况稍微好一些,他抽出魔杖,抖了几下,甩出几个火星,让他的扫帚听话起来。
而哈利的状况最为凶险:扫帚没事就做两个托马斯全旋,时不时还疯狂地来回抖动,哈利整个人都像是一只蜷在木板上遭遇海难的小动物,战战兢兢地试图控制着他们降落地面。
离哈利越近,阿德里安惊恐地发现他的扫帚也受到波及,不得不离远些,他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喉咙,念了一声“声音洪亮”,然后向哈利大喊:“哈利!你的扫帚疯了,扔下它往下跳!老师能接我们!”
伴着这句话,原本四散的扫帚们分得更开了,魁地奇球场可本来就是开放式的,在场的老师们,三个院长要安抚一下孩子们,让他们回去,再赶去把十四个孩子救起来来不及;赫夫帕夫院长是地面裁判走不开,魔法确保这一点;邓不利多又不在;其他老师都要疯了,一团热锅上的蚂蚁。
“哈利,你先跳,我接你!”片刻之间,阿德里安做了决定。
哈利早已无力,精神一松,整个人滑下,阿德里安一把把他捞到扫帚上。“现在起,我要一圈圈绕行。我看前面,你看后面,越快抓到金色飞贼,我们越安全。”
隆隆的声音响在哈利耳畔,一条绳索把两人捆在一起。这么短的距离不够魔杖施展,阿德里安不得不很抱歉地说了一句“别害怕。”
哈利专心找那看不见鬼影的金色小球,“啥?”在一眼,阿德里安整条胳膊开了个大口子,正在流血。血喷出去,不知道碰了什么东西,亮起了一层银绿色的光芒,光芒急速漫延。
“上面确定没有金色飞贼是吧?”他比了一个捂耳朵的姿势,看着哈利照做了,在声嘶力竭地大吼:“如果看到有银绿色的光,跳就是了,快!”
刚跳下来的大家惊魂甫定,还没定一会,下一句就是“有魔杖的拿魔杖,看到金色飞贼,能抓就抓,不能抓告诉我们位置,这个保护罩三分钟后破!”
他们往下一层绕转,阿德里安的胳膊只剩下浅浅一道印子,他不得不又一次如法炮制。哈利看清了:他的牙突然变得极尖,极少,下巴上附着一层鳞片,一张嘴,嘴的开度都不是人可以拥有的,一口下去,这道印子又一次绽开血色的花。这一次,这个防护网让哈利看得更清晰,银绿色的网上,微微泛起一点红,和阳光的颜色。
应该是因为两个院都遭了灾吧。
这一层也没有金色飞贼。三分钟到了,众人纷纷往下落,甚至一个格兰芬多拉了一把斯莱特林,让防护网能够接到他。
第三层……
第四层……大家都疏散完了,老师们都开始四处找队员。
扫帚突然恢复了。温顺老实,一改之前金蛇狂舞的风范。消停没一会,大家又开始想分个高下。
“应该是扫帚年久失修吧。”“我们还可以再比!都没有抓到金色飞贼是吧?”
“对呦”“比赛”“没有成功”“没有失败”“不如”“去玩洋娃娃!”
“别开玩笑了,”阿德里安面沉似水,“我的扫帚是昨晚试飞的,就算不说我,哈利波特的扫帚也是年久失修?要是重演,我是应该重新放一次血?不如都去搜索金色飞贼。”
“这主意不错。”伍德点头。相对的,格洛弗面色阴沉:“要是他们随便哪个人拿到了——”
“反正还得到追球手手里,谁输谁赢各凭本事。”大家都觉得这个可以有,全新的比赛重新开始。
大家看起来都肯定了一层层的那种划分,每一层都有那么零星几个人在找金色飞贼。
突然扫帚又动了,最上层的看到下一层的人扫帚纹丝不动,赶紧喊话要接一下,刚下去没一会,这一层又开始抖动,大家一层层往下落,让阿德里安又放了一次血,接住大家。
“这个有七分钟。”阿德里安指着防护网说:“大家都一无所获?我和哈利又要比了。”
这里离地面差不多两层楼高,稍微密一点的树都能挡住所有阴损的视线。看台上又一次有了小猫两三只,激动地看着这场比赛。
一分钟后,阿德里安拳头里透着金黄,两队降落地面。
斯莱特林们拍桌子鼓掌叫好,格兰芬多唉声叹气。
邓不利多赶回来已经是下午的事。当他听说这么大的事故,马上把人聚在一起,要问清事情始末。
“米勒娃,西弗勒斯,你们都留下,好让他们安心。孩子们,要喝点热巧克力吗?”
一人手里一杯热巧克力,心里暖洋洋的。
当听完来龙去脉,邓不利多缓缓开口:“阿德里安我的孩子,你怎么做到的呢?关于那个防护网?”
阿德里安想了一会,慢慢开口:“是这样,校董维护学校,不仅仅是出钱,还包括防护。而相应的,校董的子孙后代如果受伤,学校在相同的基础上,还会给出更多保护。我用了这条法则,我手臂受伤,有可能控制不住扫帚,飞往各个地方去,于是学校为我铺开防护网。
我拥有一定的魔法生物血统,当时哈利也看见了,我显了部分原型,而我的外公是很久之前的校董,他是个纯血魔法生物,你知道的,寿命长,难以孕育。我的爸爸遭遇袭击,失去魔力,他期盼我很久,我才降临,我们这个校董的职位早就被替了,但是职位没了,保护仍旧在。”
“那我倒是要问一句了,”一个拉文克劳的男a双手环胸站了起来:“为什么你的扫帚没问题呢?”
“我不知道,但说我扫帚没问题可不对。我的扫帚在第一次去救哈利波特时也开始发抖,就是我说‘老师会救我们’那时候,不过我可以接受检查。”
“你是收益最大的那一个,”那个拉文克劳不依不饶,“首先,你知道怎样避过最大的风险,致死。其次,众目睽睽之下你敢动手没人相信,你的扫帚是状况最轻的那一个,你甚至提前带好了魔杖!”
“我可以一条一条反驳他吗教授?”阿德里安得到肯定以后也以同样的傲慢回答他:“你可以问问四个球队的任何一个球员,我上场从来都是带着魔杖的。
我的扫帚为什么状况最轻,我不知道,但这是我新做的,新到昨晚才试飞,今早都没把它放进扫帚棚!从选枝子到刻魔法阵都是我一个人做得,我甚至加了一根我的头发。比赛时我利用我的头发和我产生联系来稳定状况,我可以提交魔杖来佐证。
相不相信我没法说,但是我真的能保证不致死吗?我和哈利在扫帚上,给自己开个口让网张开,网可是要一会才能铺开的!要是一个人害怕了,甚至手滑了,我就能接住?甚至有一个格兰芬多拉了一把我们队员,要不是他或者她,我们都飞到黒湖那边去了,根本来不及回去救他,还知道怎样避过最大风险,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写小说?”
把那个a堵得面色一僵,愤愤不平地一屁股坐下。
“我知道你,今天刻意散布谣言说是我干的。要是没有的事,你对着四个学院造谣,你就当着四个学院的面给我道歉!”阿德里安冷笑一声,也坐下了。
“好了孩子们,阿德里安,我先检查你的魔杖和扫帚,如果事情如你所说,我让米勒娃先去辟谣。”
他珍而重之地交出扫帚和魔杖。一番检查过后,都和阿德里安的供词对上了。
米勒娃急匆匆起身:“我去辟谣。还有男孩,有人为此质疑你,让他来找我。”她抱了一下阿德里安,把格兰芬多球员托付给斯莱特林院长,就匆匆离去。
“我坚持我的要求。”阿德里安平静地陈述到,“我还有个猜想,不知道能不能有证据佐证。
我的扫帚状况最轻,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把它放在扫帚棚?在场有人施了黑魔法,我敢肯定,甚至是直接对着哈利波特来的,我想要接他,第一次,我的扫帚也有颤动。
但是远远没到哈利的那种程度,只能说,我们之间还有其他差异。但是都是新扫帚,都没有其他问题,问题只能出在扫帚棚,我没放进去而他放了。”
邓不利多赶紧让队员把扫帚都放上来,他好做个检查。
晚饭时分,一个消息传遍全校:有人恶作剧要送一锅无色无味的痒痒药,结果送的时候猫头鹰溅到自己身上,路过扫帚棚时忍不了,结果一锅都打碎了,导致今天的事件。
那个拉文克劳脸色阴沉,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歉意稀薄的道歉。
晚上这个四人组和邓不利多校长偶遇了。
“校长,”哈利低声呼唤到,“您忙吗?”
“和你聊聊天的时间还是有的。”邓不利多乐呵呵地领着他们去了一个空教室,一挥魔杖清空了灰尘。
“我想知道真相。校长,”哈利的眸子里有火在烧,“我想对他或她有所防范。
图妮娅姨妈写过很多书,她的书有个特点,你遭遇一个事件,要么误打误撞才能出来,却很快又会陷入另一个困境;要么你细致入微地想,明白了幕后黑手是谁,你才能明白要怎么做。
我在霍格沃茨,这是一个封闭的环境,一次不成就会有第二次,像是阿德里安说的,我是被针对的,那么对方怕我真的放手从扫帚上跳下去可以被接住,就可以拿十三条命去填,我觉得他丧心病狂,还想让我死,不是什么食死徒就是伏地魔——”
罗恩和纳威倒抽一口冷气。
“本人希望我死,但是就像阿德里安所说,要是他不是校董后代,不知道这种事,或者他不带魔杖,甚至把扫帚放进扫帚棚,我们今天十四个人,不,十五个人,连命都没有!我不可能为那个人再陪上别人的命,也不可能惶惶不可终日,求您了,这个真相只在我们之间传播就够了。”
“我的孩子,”邓不利多温暖地叹口气,“我希望你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我们还能再承担两年,你失去父母,我们都希望你至少能快乐几年。”
“我能得知真相吗?我想保护哥哥。”
邓不利多抬起手,摆了摆:“听我说,孩子们。你们都是好孩子,你有着斯莱特林的哥哥,还和他这么好,真是太幸福了。
我,唉,这么说吧,你们,尤其是你,哈利,会有很多试炼,不会你占用太多时间,机会到了,你们的肩膀不再稚嫩,我可以把所有事情慢慢告诉你。”
“三楼的走廊。”哈利肯定地说,“只有这一个是今年才禁入的。”
邓不利多眨了眨蓝眼睛,食指顶唇,“嘘。”
“线索处处都有,自己去找吧。”
“哪里有线索?校长?”
“您没否认三楼走廊。”
纳威期待地想要去夜游。
“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和你们去喽!”
@一瓶水母酱_不产粮了全部弃坑  @抖森的发际线_

(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我把第一部改了,这一次我觉得还是很配魔王大大的,不像第一部,施法必须专注,只有一定的概率才能把哈利杀死,没成功吸引大家注意力主要是教授仇恨拉的稳;
哥哥活在四人组的对话里,成为了四人组的第五人。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评论我,毕竟第一次写文,长篇,不好是必然的[然后就可以很开心,毕竟写出来就是胜利]
写文真是个力气活,我从十点十二写到十四点十二,所以求留评,求❤️和大拇哥)

评论(7)

热度(5)